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14/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14




“我想要的东西很简单…”程以清顿了顿话头,抬眸用一双漂亮的狐狸眼直视着简从安,唇角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无端生出些狡黠的意思。

 

简从安眉头微蹙,看着程以清漂亮的唇瓣张合,吐出轻巧的几句话。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放了我弟弟达夏,然后请简伯伯管教好贵家两位公子,不要再招惹我。我们前尘旧账一笔勾销,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程以清痛快的把自己的目的要求和盘托出,身体懒洋洋的倚靠进柔软的沙发里。他摩挲着自个儿两根圆润白皙的手指头等待简从安的回复,像是这两根手指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地方一样。

 

简从安五指成拳努力压抑下心头怒火。到他这个年纪这个位置已经鲜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动怒了,但程以清说这种话无异于在打他的脸,话里话外都是他管教不严纵容两个儿子纠缠他。老爷子垂下略显厚重的眼睑平息火气,心知对方虽然话说的不中听但的确是眼下最佳的解决方法。他轻轻敲了敲桌角,片刻后再抬头又是慈祥温和的一张脸。

 

“好,那就按以清说的办,伯父一会儿就派人把你弟弟完好的送回去。但是伯父丑话说在前,以清也听伯父一句。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如果再出什么纰漏,可不要怪伯父没提醒过啊。”

 

程以清摸准了简从安必定会答应,眼下也不在意他的警告,反正这都是情理之中。于是他起身模样乖巧的点了点头,漂亮的眼睛略微弯起。

 

“伯父说的以清可不敢忘。那事情解决了,时间也不早,以清就告辞了。至于我弟弟就不劳烦伯父的人了,我直接带他走就行。”

 

他一边说着一边向简从安稍稍弯了弯腰作为告别时的礼貌,一双眼睛却已经控制不住一般瞟向门口方向。

 

简从安从善如流的拍了拍程以清的肩膀,又客套了两句虎父无犬子之类的废话云云,末了才叫助理带着程以清去放人。

 

 

 

 

程以清在前,达夏在后,两个人跟在简从安的助理身后一言不发的往大门方向移动。

 

跟这些人打交道得提起一万分小心,说话都得先在心里斟酌三遍才能出口,劳心劳力。程以清暗槽一句,忍不住扬颌打了个呵欠。

 

简亓才从车里下来,迎面就撞上程以清掌心捂着嘴,眼眶盈满生理泪水的模样。他怔了怔,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过很快程以清就发现了他的存在,就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对他挥了挥手,笑容肆意。简亓眯着眼睛扫了眼他身后略偏着头一脸不爽的达夏,末了将视线和注意力又尽数放回程以清身上。

 

“简大少爷,好久不见啊。”程以清歪着头,漂亮的眼睛迎着阳光略微眯起,姿态自在惬意。

 

简亓微笑抬脚上前,两颗虎牙齿尖轻蹭下唇:“以清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啊。”

 

程以清像是验证他话中真假一般,抬头打量一圈周遭低声嗤笑起来。

 

“可不敢当,简少爷家如果还是寒舍,那我们家可不成了乞丐窝了。”

 

简亓也不理会他的调侃,只歪头又道:“以清来找我吗?怎么不多坐一会儿就要走。”

 

程以清挥了挥手没答,倒是一直做人肉背景墙的助理终于开了腔。

 

“程少爷来和董事长谈事情,现在正要送程少爷出去。”

 

简亓一怔,一时竟觉得有些不知怎么接话。程以清来找他父亲什么事情显而易见,看来这件事情到底是尘埃落定了。

 

程以清可没空理会简亓心里的小九九,他迎着阳光又对简亓挥了挥手,略歪着头笑的明媚。漂亮的眼睛微微眯着,眼尾挑起活像狡黠的狐狸。他的唇角翘起,刘海被微风吹开一点缝隙,若隐若现的露出一双英气的眉。

 

他说。

 

“简亓,我们有缘再见啦。”

 

 

 

 

简亓在简从安面前站定的时候还在想着程以清适才的告别。他一时有些摸不清程以清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又隐约觉得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简从安坐在办公椅上冷冷的看着面前一言不发的两个儿子,满腔怒火最后都化为一声冷笑。

 

“你们都大了,觉得自己翅膀硬了,所以也不把我这个老家伙放在眼里了是不是?”

 

简亓后知后觉简戍也在,他瞟了眼满脸委屈的弟弟收回视线弯腰语调平静。

 

“父亲息怒,儿子知错。”

 

“你知错?你倒是说说你哪儿错了?”简从安背靠办公椅宽大的靠背,看向大儿子的眼神复杂难言。那是一个高位者看着让他失望的继承人时的嘲讽与心痛,却又掺杂着些微属于父亲对儿子不起眼的疼爱。

 

简亓从始至终低着头,自然不知道他爹现在用什么眼光看他。但让他这么直白的说出他到底错在哪儿,他一时又不知从何说起,于是干脆闭了嘴不发一言。

 

简从安见状也不意外,冷笑一声又把目光转向小儿子。简戍正无比委屈的看着他,与他八分肖似的脸上依然是多年溺爱印刻下的一贯模样。

 

简老爷子一时头疼。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以前的事情我也不追究了。简亓,明天把你放上去顶敖家派系位子的人都撤回来,空出来的位置我自有安排。你也给我滚去门口跪着,明早天亮之前不许起来。”

 

简亓闻言下意识猛的抬头看了眼自己父亲,却见老爷子正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简亓抿了抿唇,垂在腿侧的一双手紧紧握拳,半晌才低声应了句是。

 

简从安瞧着大儿子的模样没说话,抬手把面前的文件袋甩到简亓面前又道:“程家小子那儿的东西都在这儿了,之前陈六的死和你没处理好的烂摊子当爹的也都替你处理好了。从今以后做事情之前你给我想清楚,没十足把握的事情就不要去做,记住了吗?”

 

简亓又把头垂的低了一些,哑声道:“……是,父亲。”

 

简戍乐得看简亓挨骂,心里美滋滋的盘算着他爹必然舍不得怪他,又做起了这次能从他父亲手里得到多少利益的美梦。

 

他正想着,简从安的目标已经从简亓转向了他。

 

“还有你,戍儿,老大不小的人了,别整天想着游手好闲。出了事情你妈多担心,回去好好休养,以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别掺和了。”

 

这意思是,就这样了?

 

简戍瞪大眼睛看着他爹,一时连装委屈都忘了。

 

简从安却跟没看见似的,视线在兄弟两人之间又转了一圈,结束语说的像是一句随随便便的唠叨。

 

“以后你们俩都离程以清远一点,谁也别去招惹他,听见了吗?”

 

 

 

 

机场大厅向来热闹熙攘,程以清坐在座椅上捏着手机打游戏,神情专注的像是在打职业联赛。敖三懒洋洋的倚靠着靠背,以每分钟三个哈欠的频率等待时间。

 

达西和达夏并排坐在程以清另一侧,各自捏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漂亮!”程以清以胜利结束战局,心满意足的收起手机偏头看向敖三。

 

“三儿,舅舅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敖三挥了挥手,依然懒洋洋的姿态:“没事儿了,姑父那边的人很是靠谱,我爹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调任了。”

 

程以清点点头,片刻后反应过来:“那你呢?”

 

敖三终于舍得把注意力分给他一点,把程以清从头到脚打量一遍挑眉笑起来:“我当然是留在这边跟你继续称霸啊。”

 

“去你的。”程以清状似嫌弃的推了敖三一把,嘴角的笑意却愈发收拢不住了。

 

“达西达夏,你们呢?”

 

达夏看了程以清一眼,连面子上的工作都懒得做了,一声不吭的转开视线没应声。倒是达西从手机屏幕上收回视线看了看程以清道:“以后还没想好,我先带达夏过去再说吧。”

 

程以清点了点头也没再问,气氛陡然诡异了两秒钟。

 

达西扫过屏幕犹豫了一下,末了还是调转视线看向程以清。

 

“程哥,我想问个问题。”

 

程以清对上达西的视线抿了抿唇,小幅度摇了摇头道:“你想问的我都知道。我和简戍联手最开始的计划就不是搞死简亓,简亓段位太高。简戍却没他哥那么难搞,好忽悠的很,我随口说了个苦肉计可以祸水东引,他就忙不迭的应下去实践,我也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可能也是好运加持。至于对你们兄弟俩…”

 

程以清话音一顿,对着达西那双清澈的眼睛却怎么也说不出“的确有利用”这句话,他沉默片刻,张了张嘴但没发出声音。

 

达西向来通透,瞧着程以清这模样就明白了七八分。他大概知道了具体怎么回事儿也就不再追问细节,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没应声。

 

敖三和达夏各自对着手机相面,程以清看着航班信息状似专心,达西垂眸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张纸条来递过去。

 

“对了程哥。”他对程以清笑了笑,把折了一道痕迹的纸条放在程以清手里:“我和达夏就先走了,感谢丁家这么多年的照顾。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就打这个号码吧。”

 

程以清抬眸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笑容温柔的一如从前,末了才攥紧纸条轻轻点了点头。




TBC

评论(34)

热度(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