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暧昧实验番外之匪我愆期(现实向/03)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3




重庆的冬天透着寒意,湿冷弥散在风里,顺着每一个张开的毛孔往身体里钻。

 

丁程鑫哆哆嗦嗦的把外套裹紧,抬脚撩闲似的去踢马嘉祺雪白的鞋面。马嘉祺抬眸看了他一眼,歪着头露出两颗小虎牙笑的无奈,下一秒就顺从他的幼稚抬脚回击。两个人小学鸡似的你踢我一下我踩你一脚玩儿的还挺开心。

 

不远处的拍摄进程还在继续,导演举着扩音喇叭吼的中气十足。马嘉祺偏头看了一眼凑到丁程鑫耳朵边低声逗他:“宋文嘉在导演面前好像小鸡仔儿。”

 

丁程鑫下意识脑补了一下缩小版的宋文嘉抱着导演大腿泪眼汪汪瑟瑟发抖的模样儿,顿时笑弯了腰。

 

马嘉祺故作严肃的咳了一声,最后也忍不住破了功,噗嗤一声大笑起来。

 

他们拍摄的场地是在一个桥洞下,地势很低,四周高墙林立,吹到底下的风倒是真不算多了。

 

等戏的时候两个人凑在桥柱后背着风玩儿手机,丁程鑫把屏幕送到马嘉祺面前问他哪个颜色好看。

 

马嘉祺瞧了眼屏幕毫不犹豫的说粉色,结果被小狐狸不轻不重的打了一拳。他龇牙咧嘴的抗议说我又没说假话,你就是穿粉色很好看啊。

 

这次丁程鑫没再打他,反而不屑一般嘁了一声收回视线,耳朵尖却悄悄红了。

 

化妆师绕过桥柱招呼丁程鑫出来补妆,马嘉祺也跟着起了身,眼见小狐狸闭着眼任由化妆刷在脸上扫来扫去不由手痒难耐。他绕手到丁程鑫身后在人腰间戳了一下,又凑到人颊侧小声逗他。不成想补妆这就结束了,化妆师一转身小狐狸便转过身来对他笑了笑,下一秒他的胳膊便与人掌心亲密接触。

 

马嘉祺下意识诶呦一声后退两步想躲,丁程鑫却立刻抬脚跟上抓着马嘉祺小臂问他还敢不敢。

 

和宋文嘉一起的三人镜头一拍完两个人就又闲了下来。马嘉祺站在台阶上远远的看着宋文嘉因为数次NG而表情痛苦的脸忍不住笑了笑。

 

“惨还是老弟惨。”丁程鑫的声音从下方传来。马嘉祺低头去看,正对上小狐狸上台阶时看过来的眼。

 

“你怎么上来了,上边风大。”马嘉祺下意识伸手扶他,丁程鑫却摆摆手自己跳上台阶道:“下边没意思,看看上边到底有什么风景让你留恋。”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从远处聚堆的长枪短炮上收回来落在马嘉祺脸上,眼里盛满了笑意像森林里最狡黠的那只小狐狸。

 

马嘉祺哭笑不得,往台阶下退了两步招呼人下去:“走吧走吧,上边风吹的冷,咱们下去吧。”

 

他说话的时间里又往下走了两步,然后回头去看还在台阶上的丁程鑫。

 

小狐狸沉默两秒钟颇有些泄气的模样,不情不愿的嘟着嘴从台阶上跳下来:“好吧好吧,都听马老师的好了吧!”

 

马嘉祺也不说话,只垂眸露出两颗明晃晃的虎牙笑的温柔。

 

等戏的时间有点儿长。可怜的宋文嘉还在被导演重点关照,丁程鑫和马嘉祺并肩站在一边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好困。”丁程鑫说着歪头到马嘉祺肩膀,脸颊贴在人身上柔软的毛衣布料上撒娇般蹭了蹭。

 

“再坚持一下,最后一场拍完就结束了。”马嘉祺垂眸凑到人耳边低声安慰他,一只手抬起想去圈小狐狸的腰。

 

“别抱。”丁程鑫阖眸又蹭了两下,语调懒洋洋的:“有粉丝在拍。”

 

马嘉祺了然,僵在半空的手打了个转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装模作样的划开锁屏键。

 

怀里顿时噗嗤一声,小狐狸在他肩头笑弯了唇角。

 

 

 

 

第一天的拍摄还算顺利,桥洞戏份拍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都是第二天的工作。

 

两个人结伴回了宿舍将自己打理好,然后把课本拿出来凑在一起做题。中考在即,不辛苦一点不行。

 

收好书包上床时夜色已深,丁程鑫长舒口气抱着手机刷微博,脑子里还在无限循环AC等于BD。

 

“小火柴你说数学里最难的是不是几何?”

 

马嘉祺正在收拾桌子,闻言歪着头想了想摇摇头道:“应该不是吧,这才哪儿到哪儿,上了高中还有更难的。”

 

小狐狸哀嚎一声抓了把头发:“我的天啊,简直要了命了!要是每道几何题都能随便做辅助线多好啊,我肯定都会做。”

 

“什么都这么简单还用的着天天刷题吗。”马嘉祺忍不住笑了笑,甩了拖鞋爬上床。

 

丁程鑫不情愿的撇了撇嘴往床的另一边动了动身体,嘴上还不依不饶:“我不管,几何就是最难的。我说它最难它就是最难!”

 

“好好好,几何最难好吧。”马嘉祺忙不迭的点头附和,抖了抖被子钻进被窝:“快睡觉,明天还起早。”

 

他说着伸手关了灯,房间里顿时一片黑暗。

 

“我靠没拉窗帘!”丁程鑫下意识按亮手机,偏头戳了戳马嘉祺的腰:“小火柴你去拉窗帘。”

 

马嘉祺闭着眼没动窝,丁程鑫又戳了一下。

 

“啊!丁程鑫我打你了啊。”马嘉祺嘴上凶的很,身体却认命的掀开被子要起来。

 

“哈哈哈哈你打呀,来来来小火柴咱俩打一架。”丁程鑫见捉弄成功嘿嘿笑了两声,一边把毫不设防的人按回被窝里一边撑起身体把窗帘拉好。

 

马嘉祺哼了两声没动,只趁着他往被窝里钻的瞬间把温热的掌心往人腰上贴。

 

丁程鑫腰部敏感,被他不轻不重的摸上一把痒意顿生,不禁诶哟一声翻身压上。

 

“小火柴你能耐了是不是?”

 

“谋杀亲夫啦!丁程鑫你下去啊!”马嘉祺扯着嗓子夸张的嚎,手上却毫不犹豫的往人衣服里摸的更深,专挑对方敏感的地方撩拨。

 

丁程鑫被他欺负的浑身发痒,根本忍不住笑声嗷嗷直叫。

 

两个人幼稚至极的在床上闹了一阵,丁程鑫却突然停了动作。不知何时起,他大腿内侧突然被戳了一下。一开始他没在意,结果反复几次,再迟钝的人都反应过来是什么了。

 

小狐狸顿时整张脸烧了起来,他下意识抬眸看了眼身下的人,只见马嘉祺胸口剧烈起伏着呼吸粗重,瞳眸却亮晶晶的正盯着他看。

 

四目相对间,丁程鑫噌的从他身上翻下去一把扯过被子盖过头顶。

 

“时间不早,小火柴快睡觉!晚安!”

 

身侧安静了两秒钟,然后是马嘉祺略显低哑的声音。

 

“晚安丁儿。”




TBC

评论(24)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