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有旧(破镜重圆/07)

*影帝祺x流量鑫
*娱乐圈AU,破镜重圆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你我有旧,就是有救。




Chapter 07




“你什么意思?”

 

后台卫生间一般媒体进不来,同事和工作人员也都在前面忙活。马嘉祺被丁程鑫堵在这儿,第一反应是先瞄了眼他身后的门锁。

 

丁程鑫瞧他这模样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不依不饶的凑近一步又道:“别看了,锁好了。我就问你到底什么意思。”

 

马嘉祺略微垂首很无奈似的笑起来,他顺着对方脚步下意识后退两步,后背贴在冰凉的墙面上。

 

“不想和我扯上关系的不是程哥你吗?我以为我按照你的想法说你会高兴呢。”

 

丁程鑫脚步一顿,脸上的表情也怔愣一瞬。

 

的确,要和马嘉祺撇清关系的不是他吗。那现在他又有什么资格和理由站在这里质问马嘉祺的想法?

 

丁程鑫抬眸对上马嘉祺的视线。他眼睑涂了一层亮晶晶的眼影,覆着唇膏的红唇微张,看着马嘉祺的眼神像是打量又像忍耐。

 

马嘉祺也不恼,笑眯眯的和丁程鑫对看,虎牙暴露出来,齿尖一遍遍的蹭着下唇。丁程鑫看了一会儿,终于懒得计较般先一步偏头避开了眼神交锋。

 

“那陶桃和这部戏怎么回事儿?”

 

“陶桃应该都和哥哥说了吧,哥哥还明知故问是想听我亲口说给你听吗?”马嘉祺略一歪头,笑容两分调侃三分邪肆,剩下的五分影影绰绰看不清晰。

 

丁程鑫沉默着分辨了一会儿也不再纠结,他稍稍扬颌笑的甜蜜,上挑的眼尾像是隐着千般风情,眼神一过便顾盼生辉似的。粉嫩圆润的指尖顺着马嘉祺的颈线向上,最终温热指腹抵住他下颌处那颗精致的痣温柔摩挲。

 

“她是跟我说了,但是哥哥比较好奇的是你为什么这么做。嘉祺是在可怜哥哥吗,嗯?”

 

他说话间凑的愈近,身体前倾靠在马嘉祺身上,唇瓣贴着人下颌轻蹭。尾音刻意拖长却又放轻,像是呢喃又像撒娇,说话间呼出的热气和淡淡的酒气不住拨动马嘉祺的神经。

 

“……哥。”

 

马嘉祺垂眸盯着丁程鑫扇子似的眼睫刻意缓慢扑闪,喉结滚动了两下猛的偏头不再去看对方的脸。他下意识抬臂环住丁程鑫的腰,沉默片刻却只哑声唤了他一句。

 

他知道丁程鑫清楚他的用意,也明白对方是在发泄不满。这么多年过去,丁程鑫还是会抓住一切机会的丁程鑫,只是他已经不再宁折不弯。

 

是他没保护好他。

 

 

丁程鑫用五根修长的手指贴上马嘉祺脸颊略微施力,半迫着对方调转视线和他对视。他下颌微扬红唇半张,轻眨的双眸像是不屑又像肯定,引着人忍不住想仔细猜想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的好意,哥哥收下了。这个——”

 

丁程鑫说着话音一顿,瞳仁上清楚的印着马嘉祺沉默的脸。他用温热的指腹蹭了蹭马嘉祺泛粉的下唇,然后略一偏头吻在他了的嘴角。

 

唇瓣相接,柔软触感一碰即离。马嘉祺惊讶的垂眸对上丁程鑫的视线,却只见他弯着眉眼笑的甜蜜。把诱惑两个字表现的炉火纯青的十八线凑到影帝耳际,刻意压低了声线哑声接道。

 

“是谢礼。”

 

 

 

 

马嘉祺回到会场时宴会已近尾声,在场的媒体记者走的七七八八,只有一些粉丝还守在门外探头探脑。

 

想来也是,本来也只是别出心裁的发布会,大家伙儿留下吃个饭就已经是十分给面子了。这会儿发布会结束了,饭也吃的差不多,自然是要退场了。

 

“嘉祺,干什么去了?”陶桃冲他招了招手,嘴角微翘,打量他的目光也带着些调侃的意思。

 

马嘉祺下意识看了眼不远处正和导演说话的丁程鑫摇了摇头,再张嘴表情都是无奈的宠溺。

 

“能干什么去啊,猎人被狐狸咬了一口,可不得包扎一下伤口嘛。”

 

陶桃对此的回复是惊天大白眼,转身不理他了。

 

马嘉祺也不介意,斯文有礼的凑到导演和丁程鑫面前打招呼。

 

徐鸿三十出头,出道年头不算长,但是几部电影都十分叫座。一般来说,这样的天才都有些大众不能接受或理解的怪癖,比如造型奇特。但徐鸿不,如果不知道他是个导演,第一次见他的人多半要把他当成个商业精英。

 

他发际线不高,发量也足够浓密,三七分的微卷短发打理的干干净净。人长的不算帅,但看着很舒服,笑起来还有一个酒窝,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这人一身西装革履,表情温和的跟丁程鑫在低声交谈,一见马嘉祺过来立刻抬手打了个招呼。

 

“导演程哥,你们聊什么呢?”马嘉祺也不客套,顺势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回身拿了杯酒啜饮。

 

丁程鑫的表情淡定,好像刚刚和马嘉祺在卫生间里交锋的人不是他一样。他抿了抿唇笑起来,逗趣似的向马嘉祺晃了晃酒杯:“导演在问我,到底哪里让马影帝刮目相看纡尊降贵亲自来跟我搭戏。”

 

“欸,我可没有,嘉祺你可别听小丁儿污蔑我啊。我就是在和他讨论演技。”徐鸿赶紧摆摆手解释,满脸无辜的瞪着丁程鑫。

 

十八线嘿嘿笑起来,似乎真的只是开了个玩笑而已。马嘉祺在两人中间来回看了看,末了无奈的撇了撇嘴打趣:“我看你们二位是合起伙来寻我开心呢。实在过分,罚酒。”

 

他说着伸手去推丁程鑫手里捏着的酒杯,指尖相触,丁程鑫被烫到了似的手腕一抖,他下意识抬头对上马嘉祺的视线,半眯的眸子里看不清情绪。

 

马嘉祺也不理会,像是真的只是无心碰了一下,向丁程鑫晃了晃杯子仰头灌酒。

 

 

 

 

宴会结束时徐鸿是被助理扶走的。这人什么都好,唯一的毛病就是酒量不行,偏偏精英外表下有一颗人来疯的心,每逢这种场合,必定喝个烂醉如泥。

 

马嘉祺和丁程鑫一起送徐鸿上了车,不约而同的站在原地不吭声。

 

陶桃抱着胳膊站在他们俩身后,等了两分钟见他们还没有说话的意思不由又想翻白眼。

 

“丁儿,走了,明天还有工作。”

 

“是,来了。”丁程鑫嘴上应了一句,视线一转,目光却落在了马嘉祺脸上。

 

影帝在夜风里笑的温柔,一双眸子里映着会场外通明的灯光。他探舌舔了舔虎牙齿尖,忍不住又凑近一步。

 

“明天见阿程。”

 

丁程鑫一愣,随即不能自控似的抬手覆在人头顶,手腕晃动着揉弄了两把影帝柔软的头发。他在晚风中眉眼微弯,唇角笑容甜蜜。

 

他说。

 

“明天见,嘉祺。”




TBC

评论(30)

热度(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