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有旧(破镜重圆/09)

*影帝祺x流量鑫
*娱乐圈AU,破镜重圆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你我有旧,就是有救。




Chapter 09




丁程鑫总算知道拍个剧照为什么要换睡衣了。

 

他和马嘉祺分别站在导演两侧默不吭声的注视着道具组的工作人员把挂着帷幔的大床搬到场地中央,灯光组摄像组以及各组工作人员穿梭着开始忙活,直到场地收拾的差不多了导演的女助理又提着篮子凑上前。丁程鑫好奇的探头看了一眼,只见女助理举着竹篮扬起手,下一秒道具床的上方便下起了花瓣雨。

 

丁程鑫:……

 

嗯…浪漫一百分。十八线如是想到。

 

他不由又回忆了一遍导演刚刚说的姿势,余光再瞄一眼站在另一侧的马嘉祺,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欸不是,导演,您确定这剧照放出去电影不会被封杀吗?”丁程鑫瞪着漂亮的眼睛不死心的询问。

 

导演得意的摆摆手:“放心吧,我打听过了,擦边球,完全OK哟。”

 

丁程鑫话头一哽,下意识抬眸去看另一边一言不发的马嘉祺。对方显然一直在关注他,见他抬头看过来立刻扬唇十分温柔的笑了笑。

 

狐狸终于忍不住学着自家经纪人的模样翻了个白眼。

 

然而嘴上不说,心里却还是抗拒的。等到两个人真按照导演指示爬上那张挂满帷幔的大床,丁程鑫顿时紧张的呼吸都快了几分。

 

床沿四周都挂着细白透亮的薄纱,道具组的人正扶着大号风扇对准道具床的方向使劲吹。风一来,不但裸露在外的肌肤沾了凉意,连带着轻薄的床幔都飘动起来,灯光再暗上几分,还真有点儿仙气飘飘的意思。

 

丁程鑫皱着眉趴在满床的玫瑰花瓣上,清甜的玫瑰香气不住窜入鼻腔,却丝毫安抚不下他的满腔恼火。他紧张的后背发紧,冷汗把纯白的睡袍浸上潮意。身边的位置塌下去一块,紧接着是衣料窸窸窣窣摩擦的声音。丁程鑫下意识握紧拳头克制着动手的冲动,不耐般偏头将视线落在床头一角不动了。

 

马嘉祺慢条斯理的解开睡袍带子,精致的锁骨和漂亮却不夸张的腹肌便隐隐约约的暴露出来。他把睡袍扔到床尾,赤裸着上身翻身压在丁程鑫身上。他脸上还是惯常的笑意,仿若他所有的行为的确都只是为了工作而已。

 

“哥哥。”

 

丁程鑫听见他刻意压低的声音,咬着下唇没听见似的挣了挣,本能的想要逃离对方的桎梏。马嘉祺却并不理会他的抗拒,按照导演说的整个人压覆着狐狸,然后探手到人身下去解睡袍带子。但也不知故意还是无意,他温热的手指绕着带子越缠越复杂,明明一拉扯就开的的玩意儿被他有意无意的拽紧,手指也不小心似的蹭过丁程鑫的小腹肌肤。

 

“……我自己来。”丁程鑫忍了几秒钟终于忍无可忍的推了一把马嘉祺的手,自己伸手下去三两下便把带子扯散了。

 

“哥哥夹的好紧。”马嘉祺眨眨眼很是无辜,像是只在说丁程鑫把睡袍带子压的太紧。

 

“滚!”狐狸猛的偏头看过来,上过妆的眼睛漂亮的惑人。眼尾用描金笔细细描上一朵精巧的红色玫瑰,眨动间亮晶晶的眼影愈衬的他顾盼生辉。

 

影帝深知见好就收的道理,被骂了也不恼,笑眯眯的受了这一句又俯身下去。

 

接下来的进程就顺利多了。影帝之所以是影帝,自然是因为有着过硬的业务能力。

 

拍摄场地里光线昏暗香风浮动,被围在床幔里的两个人身形影影绰绰的交叠。床头帷幔被吹起一角,半遮半掩的缝隙中隐约可窥见其中的曼妙春色。

 

丁程鑫背对着马嘉祺半趴在床上,上半身小幅度撑起,松散浴袍褪至背脊正中位置,不但将圆润细滑的肩头暴露在空气中,连带着锁骨和胸口肌肤都愈遮不遮似的隐约可见。他稍仰着头,双眸半阖,视线却直直的向着镜头方向看过来。泛红的眼尾略微上挑,长睫轻颤间眼角的玫瑰仿佛要活过来。他精致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像是在吞咽什么东西,红唇微张发丝飞舞。一条手臂搭在纯白的枕头上,另一只手被马嘉祺自后握住十指相扣着停滞在半空。

 

十足的沉溺模样。

 

马嘉祺压覆在丁程鑫身上,侧头对着镜头方向,半张脸埋在人颈窝,薄唇贴在丁程鑫肩头,要落不落似的旖旎又温柔。他柔软的发丝剐蹭着丁程鑫的下颌,视线专注的看着丁程鑫的侧脸,瞳眸里的深情像是下一秒就要溢出来一样。他一只手略微施力扣住丁程鑫的滞留在半空,另一只手拉拽着对方半褪的浴袍,看起来马上就要将人全部扒光,却又偏偏要露不露的独享着玫瑰的风情万种。

 

 

“好啊,妙啊!完美!”

 

导演激动的从屏幕后跳起来,高兴的嘴都合不拢,手掌不住拍打着毫不吝啬他的肯定。

 

“我就知道我没选错人,这部电影就是为你们俩量身定做的!”

 

马嘉祺早在导演出声喊停那一刻便从丁程鑫身上起身了,他抓过扔在床尾的睡袍利落的穿好下了床,迎着导演凑过去笑眯眯的回话。

 

丁程鑫后知后觉似的皱眉坐起身,他平复了一下激烈的心跳又揉了把微烫的脸颊,这才系好睡袍带子也跟着下了床。三个人围坐一圈等着工作人员重新换景,你来我往的商业互吹了两三波才心满意足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两个人换好服装补完妆时间不早,导演拍板再拍两张合照两张单人就放他们回去休息。两个人都惦记着早收工,再拍合照的时候效率果然高了不少。

 

连刚刚在床上那种尺度的照片都拍了,枕个大腿摸脸对视那还是问题吗?

 

两个人面对着错开身,肩膀贴着肩膀,拥抱似的完成了第二组合照。

 

感觉来了效率自然也就上来了,又拍了不到一小时徐鸿就喊了收工,大家互相道两句辛苦开始忙活收拾东西下班。

 

丁程鑫跟在助理身后钻进化妆室,一边用浸了卸妆水的化妆棉往眼睛上擦一边跟陶桃吐槽剧照尺度太大。

 

等一行人拾辍好从休息室出来正赶上马嘉祺那边也刚整理完,两边的人猝不及防打了个照面,影帝一愣,随即歪头露着两颗虎牙笑起来。

 

“鑫哥,明天见啊。”

 

丁程鑫眉眼一弯,笑的若无其事。

 

“还要多多指教啊,嘉祺。”






TBC

评论(25)

热度(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