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有旧(破镜重圆/10)

*影帝祺x流量鑫
*娱乐圈AU,破镜重圆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你我有旧,就是有救。




Chapter 10




丁程鑫正式进组那天阳光强烈,蓝天白云,难得的大好天气。

 

十八线深呼吸给自己加油打气,立誓要把翻身仗打的漂漂亮亮。去拍摄场地的路上他又把剧本翻了几遍,背了一万遍的台词也又读上几遍再加深记忆。

 

不得不说,徐鸿异军突起果然不是偶然,比如眼光独到就是优点之一。丁程鑫早已把剧本记的滚瓜烂熟。复起的第一部戏,不管是怎样得到的,他都不敢不珍惜。

 

电影剧本改编自国内顶级文学网站极为有名的著名耽美作家代表巨作,讲了一个黑帮老大的情人与卧底之间的爱情故事。毫无疑问,丁程鑫饰演的程以清自然是那个所谓的情人,而马嘉祺饰演的向横自然就是搞了目标人物的卧底。说是情人,但其实程以清只是前帮主名义上对外公布的身份,事实上他作为孤儿被前帮主收养教习,这外表粗犷实则温柔的前帮主一直把他当弟弟一样看待。可惜这位前帮主在一次火拼中被对手算计埋伏,不幸落难。程以清在前帮主出殡当天带着十几个手下兄弟血洗了对手总部报了仇,自此一战成名雷厉风行的接手了前帮主留下的偌大一个帮派。再然后认识了被手下当礼物送上来的卧底向横,从此开始了一段爱恨纠葛的血腥爱情故事。

 

丁程鑫在接下电影的当天便充值了论坛币去拜读了全文。不想故事实在精彩,以致于十八线根本停不下来,一宿只睡了两三个小时,第二天去公司都挂着硕大的黑眼圈。

 

接到这种电影自然是考验也是机遇,电影的题材从最开始便给了它无数的话题度。演好了,平步青云扶摇直上。若演不好,虽不至于彻底凉凉,但前路也绝不好走。陶桃最开始就跟他说过,之所以给他接这部电影,不单单只有马嘉祺的原因,更大一部分原因自然是通过这部电影跻身一线流量的路会更平坦更顺畅。

 

丁程鑫不敢怠慢,原著看了两三遍,剧本更是小字标注各色荧光笔画的满满当当。

 

发布会刚结束时他翻过热搜,大多数原著粉对小说影视化都抱着怀疑态度。这份怀疑自然不是来自封神封帝的马嘉祺,百分之八十的原著粉对马嘉祺出演向横的态度都是喜大过惊。但相比之下,质疑丁程鑫是否能诠释好程以清这个角色的声音显然更大。丁程鑫自然知道自己的斤两,他一个从前跑网剧演各种男N号的十八线被各种无端猜测自然再正常不过,好在他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心脏承受力倒是锻炼的一等一的好。再加上陶桃和团队坚持不懈的为他运作,这些冷嘲热讽的质疑声倒是消停了不少。

 

丁程鑫懒得理会虚拟世界的不顺遂,多数时间自己一个人研究剧本也能研究到疯魔。好在剧照公布以后对丁程鑫的谩骂声少了不少,不少原著粉表示丁程鑫这个感觉还真有点儿程以清的味道在里面,但具体如何还是要看成片。不过很多黑粉成了中立路人,又有许多原著CP粉或单纯被他和马嘉祺吸引的CP粉入坑,再加上一些他从前的那点儿粉丝和因为他的颜值转粉的路人,丁程鑫一时竟也跻身二三线流量的水平线,三天两头就要上次热搜。对此真十八线小透明本人并不在意,只心心念念盘算着电影开机进组的日子,梦里都在揣摩程以清这个角色。

 

他到达拍摄场地的时间尚早,马嘉祺还没到。陶桃指挥着新上任的助理和带来的员工给他往酒店房间拿行李。丁程鑫和导演打过招呼便先回酒店去拾辍自己,等他按照约定时间再出门,马嘉祺正倚靠着他房门旁的墙壁玩手机,见他出来便笑眯眯的收了手机和他打招呼。

 

“好巧啊鑫哥,你也要去片场吗?”

 

明知故问。

 

丁程鑫对此的回答是连嗯都懒得施舍一句,只翻个白眼抬脚便走。马嘉祺也不生气,双手插在口袋里优哉游哉的跟在他身后,时不时还要嘴贫的逗他两句。

 

狐狸之所以是狐狸,自然聪明又狡黠。他一早便猜到马嘉祺的路数,却也不揭穿,由着影帝小跟班似的跟在他身后絮絮叨叨。嘴上说着你好烦啊真啰嗦能不能离我远点,嘴角的笑意却都快要收拢不住。

 

两个人到拍摄场地时各组的工作人员正在收拾场地忙的热火朝天,徐鸿却坐在监视器后摇着扇子喝奶茶。见他们俩一块儿来了连忙招手示意,马嘉祺不客气的拿起珍珠多的那杯奶茶插上吸管,然后动作自然无比的递给丁程鑫。十八线一愣,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徐鸿一眼,这才一声不吭的接过。

 

徐鸿笑的满面调侃,一脸我都懂的表情看着他们,把另一杯奶茶推到马嘉祺面前,三个人便一块儿坐在监视器后边摇着扇子喝奶茶。直到开拍之前化妆师来补妆,丁程鑫才吸掉最后一颗珍珠起了身。

 

第一天的拍摄内容都在棚内,也没什么大场景。除了几条对手戏便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小镜头。丁程鑫虽然一直跑些不上台面的小网剧小角色,但到底从小就演戏,这么多年,演技是实打实的。不但NG镜头少,和影帝对上两场竟也丝毫不落下风,别说导演了,就连一开始好些不看好他的工作人员都震惊了。倒是马嘉祺,一脸理所应当毫无意外的模样,看的丁程鑫又咬牙切齿的想打他。

 

今天的最后一场戏是向横第一次见程以清的场景,拍了一天不重要的小镜头,终于要拍这场电影中的第一个小高潮场景了。丁程鑫深吸口气平复心头的紧张感,身体在躺椅上侧卧下去。

 

搭建好的议事厅场地不小,最高处摆着柔软舒服的沙发躺椅。柔软顺滑的布料铺就其上,衣衫单薄的凌厉美人侧卧其上。他双眸微阖,似乎是在休息,细弱的手腕微弯,半撑在太阳穴处。狭长的眼尾略微挑起,唇瓣潋滟似笑非笑。衣纱红的似火,愈遮不遮的垂在他的腿根,两条笔直修长的腿被红色衬的愈发肤白胜雪。他姿态懒散,像慵懒的猫,又似高贵的狐,好像看上一眼就要不由自主被他勾去魂魄。

 

“老大,这个向横是下边新收的外门子弟。小的瞧着模样周正,就巴巴的给您送来了。”胳膊上纹着龙尾的刀疤脸心腹微弯着腰指了指身后直直站着的向横,满脸的讨好。

 

高高在上的红衣美人睁眼瞧了过来,一双惑人的眼睛里像是盛满了水雾。他就漫不经心似的扫了一眼便收回目光,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却顿时便让人感受到了他的轻蔑和不耐烦。

 

“什么人都敢往我跟前儿送。”

 

“老大您放心,小的把他祖宗十八代都查过一遍了,绝对干净。”这人嘿嘿笑了两声,挤眉弄眼的模样再配上他脸上那条刀疤,猥琐劲儿立刻翻倍。

 

程以清这才施舍似的偏头给了向横一个正脸,他眯着眼睛打量台阶下大喇喇站着的青年突然笑开。

 

“你过来。”

 

向横依言上前,在程以清面前站定。他生的好看,唇红齿白,笑起来还有小虎牙,是极易讨人喜欢的面相。

 

程以清将勾人的一条长腿凑过去,脚尖顺着向横腰腹向上,蹭过胸口颈侧,最终托着他的下颌眯着眼打量。

 

“你叫什么?”程以清懒洋洋的发问。

 

“向横。”他说着抬手扣住程以清细白的脚踝,垂首侧头在人粉嫩圆润的趾尖落下一个轻吻,语调含糊的又道:“我叫向横。”

 

程以清动作一顿,随即蓦然笑开。但他半眯的眸子里攀上危险,周身的气场都冷了几分。他红唇张合着吐出干脆利落的一个字。

 

他说。

 

“滚。”




TBC

评论(23)

热度(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