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有旧(破镜重圆/14)

*影帝祺x流量鑫
*娱乐圈AU,破镜重圆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你我有旧,就是有救。




Chapter 14




最后一天的棚内拍摄内容并不多,许是因为第二天要出发去山里取景,剧组上上下下都忙着整理道具收拾东西。

 

丁程鑫收了工去换衣服卸妆,马嘉祺坐在一边等他。

 

最近这段时间两个人的关系有了大幅回温,特别是昨晚一起吃了个饭再一起回酒店以后…丁程鑫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发愣,脑子里却开始忍不住回想马嘉祺温热的怀抱。

 

狐狸小脸一红,心里的天平不由又偏颇了不少。

 

马嘉祺在一边看着,隐约猜到对方在想些什么。他凑过去拍了拍丁程鑫肩膀唤人回神,招呼着十八线和他一块儿回酒店。

 

丁程鑫抬眸在镜子里和马嘉祺对视,很是无辜的眨了眨眼让他先回去。影帝皱着眉一脸委屈的问为什么,丁程鑫又支支吾吾的不肯说,连带着马嘉祺也梗着劲儿不动了。最终两个人一道出了化妆室,影帝跟在十八线身后,就差在脸上写上不爽两个大字了。丁程鑫可不理他,一个人自顾自的直接去找徐鸿。结果真到人跟前儿了,又狐眸微眯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目光不住梭巡着忙碌的摄影棚提出要帮工作人员一块儿收拾东西。

 

徐鸿和马嘉祺闻言皆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小流量估计是还没习惯自己的身份转换,从前那套十八线自觉还如影随形。马嘉祺想着怪不得他不敢告诉他,原来是这回事儿。影帝站在小流量身后一言不发,虎牙齿尖蹭着下唇,明明是笑眯眯的模样,却着实让人感受到了冷意。

 

导演哪儿敢真让丁程鑫动手,客套了几句明里暗里暗示丁程鑫可以跟马嘉祺先回去,偏偏一直聪明的十八线这回跟傻了似的,执拗的就要帮忙,还振振有词他以前经常做这种事情,熟练的很。

 

从头听到尾的影帝脸上都要冒黑气了,一把拽过小流量的手腕不由分说的扯着人就走,任由丁程鑫怎么挣扎就是不放。

 

到了大门附近丁程鑫也不敢挣扎太过,只能不情不愿的任由马嘉祺牵着他往外走。期间他试着轻轻挣了挣手腕,意料之中的没挣开不说,反而被影帝握的更紧了。

 

丁程鑫垂首不敢抬头,余光瞄到门外树下那一圈长枪短炮的小姑娘们,心里暗嘲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明天的热搜说不定就是他和马嘉祺公开,或者影帝和他不睦。

 

苍了个天啊,做个明星真的好难。

 

好在酒店离的不远,丁程鑫被马嘉祺一路拉扯着进了电梯周遭才突然安静下来。狐狸动了动被桎梏的手腕抬眸看着对方,不知为何有些心虚。

 

“马总,可以放开了吧?”

 

没成想马嘉祺闻言非但没放开,反而猛的回过头来看他。

 

自从再遇见到现在,丁程鑫从没见过马嘉祺用这种眼神看他。眸子里印刻着清晰的愤怒痛楚,又难掩愧疚深情。他是三冠影帝,他每个眼神微表情都演技绝佳,丁程鑫早就知晓,但他看到这个眼神便清楚对方是真实的动了怒。

 

他为什么生气?是为他,还是为自己?

 

丁程鑫还没开始仔细去想,马嘉祺已经牵着他的手出了电梯。他口袋里的房卡被影帝一把摸出来,刷卡开门动作一气呵成。

 

狐狸被猎人用双臂禁锢在怀抱与门板之间的时候还忍不住眨着漂亮的眼睛不着边际的想,他不会是要现在亲我吧…

 

马嘉祺当然没亲他。马嘉祺把人甩在门板上圈在怀里,他垂首与丁程鑫额头相抵,有如实质的目光在人脸上扫视一遍又一遍。

 

“丁程鑫。”他叫他。

 

“嗯?”狐狸抬眸,表情纯良又无辜。

 

“以后不许再做刚刚的事,你已经逃开泥潭了,不许再想着回去了记住没有。”

 

丁程鑫怔了怔,一时不知怎么接话,沉默片刻后只能轻轻点了点头。

 

马嘉祺的怒火像是平息了一点儿,他阖眸深吸口气,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又道:“我知道从前都是我做错了,是我自以为是,枉顾你的想法一味单纯的自以为是在为你好。那时候是我没能力,甚至只想着你好就好没顾虑你是不是愿意。我知道你这么多年是为什么,你成功了,你做的很好丁程鑫,你陷在泥沼里脱不开身,你让我比你还痛苦。”

 

丁程鑫抿了抿唇不接话,略偏过头想避开马嘉祺的视线,却被他态度强硬的扣住下颌半迫着调转视线再度对视。

 

“可以了丁程鑫。从今以后你再也不用过那种日子,没人会再对你呼来喝去,对你颐指气使,不会再有人借着捧你的由头对你做肮脏的事。你不用再小心翼翼辛苦奔波,你从前向往的想要的都能拥有了。”

 

马嘉祺用指腹蹭了蹭人下颌,他语气终于温柔下来,看向丁程鑫的目光里像蓄了水。

 

“我回来了阿程,我已经回来了。”

 

“……嘉祺。”丁程鑫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竟然词穷的不知道想说些什么。他与马嘉祺沉默的对视了片刻,末了竟是对方先收回了视线。

 

马嘉祺放开对他的桎梏,卸力一般阖眸站在他面前,他的肩膀略微垂下来,整个人看起来颓靡无比。

 

丁程鑫想伸手拉他,但胳膊好像僵住了似的抬不起来。他看着马嘉祺阖眸再睁眼,叹息似的留下一句对不起便开门离开了。

 

为什么要道歉呢。丁程鑫怔怔的想。难道这段感情里,只有马嘉祺一个人在犯错吗?

 

丁程鑫关好门拿了换洗衣物去洗澡,水流自头顶将全身淋了个通透。丁程鑫想,马嘉祺还清了吗?他又想,到底谁该说对不起呢?

 

拾辍的差不多时间已经不早,期间丁程鑫又接了陶桃一个电话。金牌经纪人在通话里训了他一通,并警告他端好一线流量的架子有什么收买人心的事情意思意思客套两句就行了,别真傻了吧唧的下场实践。

 

十八线一边想着马嘉祺这人太不地道竟还告状,一边嘴里忙不迭的应着陶桃并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金牌经纪人这才满意的换了话题,叮嘱着他明天跟着剧组去山里万事小心手机随时保持接通状态到哪儿都得有人跟着吧啦吧啦说了一堆才算结束。

 

丁程鑫嗯嗯嗯嗯的答应着还不忘吐槽桃姐你好像我妈啊其实心里感动的不行。

 

 

第二天一早云淡天轻,丁程鑫收拾好行李下楼时剧组的大巴车已经准时在候场。三三两两的工作人员在装东西,还有些工作人员已经结伴上车。小助理拖着行李去放东西,丁程鑫便自己往车上走。

 

马嘉祺今天气色不错,还是见人三分笑的模样,丝毫看不出昨天失态时的样子。他眼见着丁程鑫上了剧组的大巴车,在把人叫过来一起坐他的专车和过去陪丁程鑫坐大巴之间犹豫了两秒钟,最终挥手让经纪人把专车开走。

 

影帝不坐专车挤大巴,这可是新闻。围在一处的女孩子们快门按的噼里啪啦直响,就连大巴车上坐好的女性工作人员们都眼冒星星期待影帝在自己身边落座。

 

然而马嘉祺弯腰上了大巴车目光一扫,径直奔着车厢后半部分去了。他在倒数第三排的位置停了下来,瞟了眼里边空着的座位虎牙先出来打了个招呼。

 

“鑫哥,我能坐这儿吗?”




TBC

评论(23)

热度(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