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有旧(破镜重圆/15)

*影帝祺x流量鑫
*娱乐圈AU,破镜重圆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你我有旧,就是有救。




Chapter 15




“鑫哥,我能坐这儿吗?”

 

丁程鑫摘了一边耳机抬头看了马嘉祺一眼,下意识动了动身体换到里边,把原本的座位让了出来。影帝也不客气,颇为心安理得的在小流量身边落了座。

 

眼神炙热的女性工作人员们纷纷可惜的叹息一声收回视线,又凑在一起研究衣服鞋子化妆品去了。

 

马嘉祺偏头去看丁程鑫。对方微低着头,正认真的盯着手机屏幕。长睫扑闪着,齿尖无意识咬住潋滟唇肉,侧脸精致的像幅画。

 

“哥你在看什么?”影帝装作不经意般凑过去,探头瞄小流量的手机屏幕。然而对方顿时惊慌起来似的,一把扯下两边耳机将屏幕反扣在腿上,欲盖弥彰的对他眨眨眼道:“随便看看,没什么。”

 

“哦——”马嘉祺眼神乱飘,撇着嘴故意拖长音调,附和似的点点头。丁程鑫见状稍稍安心些许,然而还没等他平复心跳,就听马嘉祺自言自语般紧接着又道:“可我刚刚怎么好像看见我自己了呢…”

 

丁程鑫蓦然红了脸,转过头去瞪大了一双漂亮的眼睛自以为恶狠狠的盯着马嘉祺抬手便打。丁程鑫自小便和弟弟们都是这种相处模式,曾经一块儿训练的弟弟没有一个没接受过来自程哥的这种爱的关怀,但要说经受次数最多的,那一定非马嘉祺莫属。习惯成自然,这么多年过去,马嘉祺依然对此记忆犹新。丁程鑫甫一抬手他便下意识与人十指相扣着摆手讨饶,嘴里服软的话一句接一句。

 

“哥,哥我错了!”

 

“哥我真错了,错了错了!”

 

丁程鑫被他逗的牙不见眼,狐狸尾巴都要翘上天。两个人闹了一阵直到车都快开了才安生下来,昨天的不愉快就像没发生过一样,絮絮叨叨的小脑袋又凑到一处讨论马嘉祺曾经演过的那部电影剧情。

 

要去取景的目的地距离影视城不远,但也不近。因为毗邻影视城,不少剧组都直接到那儿去取景,所以山里开发的极好,直通的大路更是修的平坦又宽阔。两个人头挨着头一人一只耳机看了会儿电影,结果路途才过半,马嘉祺便感觉旁边的小脑袋在一点一点。

 

他下意识偏头看了一眼,果不其然,丁程鑫已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另外一只耳机虚虚的挂在他的耳朵上,随着主人的动作越来越松,眼见就要掉下来。

 

马嘉祺抬手扶着丁程鑫的小脑袋把人按在自己肩头,又轻轻取下对方耳朵上挂着的那只耳机,这才退出手机的播放页面。小流量找到了舒服的位置和姿势,只又动了动把脸埋进影帝颈窝,便小动物似的哼哼着彻底睡了过去。

 

被当成枕头的马嘉祺哭笑不得,小心翼翼的收好东西便靠着椅子靠背也闭上了眼。

 

到达时丁程鑫才被马嘉祺叫醒,他没睡醒,表情看起来有点儿懵,乖巧的任由马嘉祺牵着他的手下了车。

 

场务在分发酒店房卡,走到两个人跟前儿却只递过来一张房卡。

 

影帝挑了挑眉。

 

苦着脸的场务只好战战兢兢的解释:“不好意思啊嘉祺小丁儿,这几天还有两个剧组也在山里拍戏。我们这边来订房的时候剩的就不多了,大家都凑合凑合三四个人挤一挤。你们二位…也凑合凑合吧。”

 

马嘉祺暗道一声妙啊,脸上却故意摆出为难的表情偏头去看被他牵着手的丁程鑫。

 

“鑫哥,你看…”

 

丁程鑫还没清醒多少,断断续续听了个大概也没多想。见小姑娘确实满脸为难的表情也不忍责怪,于是点点头答应下来。

 

“行,没事儿。我和嘉祺一间就行。”

 

影帝顿时笑的更真诚了,接过房卡还不忘叮嘱小场务别自责。小姑娘激动的两颊通红,临走还再三保证这间房绝对是最高级的套房,让两个人安心住。

 

等刷开房门清醒过来的丁程鑫才知道小姑娘说的最高级套房是什么意思。客厅到处散落着玫瑰,水晶吊灯一亮都是暧昧的粉红光线。卧室里的大号双人床一看就足够柔软,偏偏四周还镶着大块大块的镜子。浴室玻璃是磨砂的,人一进去便是影影绰绰的模糊轮廓,虽没透明的直白刺激,却又隐约勾着人遐想惦记……

 

丁程鑫僵在卧室门口眉心都快打结了,在找场务换个房间跟助理凑合和忍受这让人头疼的情侣套房跟马嘉祺凑合之间纠结犹豫。

 

影帝拖着两个人的行李从他身后探头往卧室里瞧了一眼,没事儿人似的随口一句。

 

“嚯,看来是真没空房间了,连这种房间都订了。”他说完便回身去了客厅,把行李箱打开开始整理东西。

 

丁程鑫不由跟着他走过去在沙发上落座,看着马嘉祺把惯常穿的白T黑T条纹T一件一件拿出来折好放在一边。他沉默了两秒忍不住道:“欸,你就接受在这儿住啦?”

 

马嘉祺闻言倒是很惊讶似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先答应人家姑娘的人不是鑫哥你吗?再说了,现在房间都分完了,你后悔也没有其他房间给你换了吧。”

 

丁程鑫:……他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可我怎么还是莫名觉得吃亏了呢。

 

小流量毫无办法,只好拖过自己的行李箱打开,跟着影帝一起收拾东西。

 

一行人拾辍的差不多三三两两的结伴去酒店一楼餐厅吃午饭。丁程鑫给陶桃打完电话报了平安,嘴里还嘀咕着想吃海底捞。直到马嘉祺再三保证回去就带他去吃,小流量才不情不愿的喝了海参粥又吃了牛排,吃完了还要跟影帝抱怨不好吃。

 

影帝:……

 

影帝一边刷卡一边想,我能怎么办,我只能宠着啊。

 

按惯例第一天是没有拍摄任务的,剧组的人休整了一中午,下午便到山里整理场地。两个人自然不用跟着去做这种工作,于是都在房间里对戏熟悉台词。

 

马嘉祺洗过澡换好衣服便上了床,半靠在床头翻着剧本,时不时瞄一眼沙发上坐着的人暗自好笑。

 

丁程鑫不好意思和马嘉祺一块儿大白天的爬上床,见对方已经先上了床便抱着剧本在沙发上翻看。

 

拍摄进度已经过了大半,电影还要赶着末班车,年末送去各种颁奖典礼审核,所以连带着每天的拍摄任务也多了不少。

 

和马嘉祺这样朝夕相处的日子,其实并没有多久了。

 

丁程鑫盯着剧本,瞳孔却渐渐没了焦距。他看着荧光笔画过的台词发呆,直到马嘉祺推了推他才回过神来。

 

狐狸抬头,眨眨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来人。马嘉祺不知什么时候从床上下来了,赤着脚踩在地毯上。他见丁程鑫抬头看他,扫了眼腕间的表盘。

 

“阿程,我们去山里看看吧。”




TBC

评论(24)

热度(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