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有旧(破镜重圆/17)

*影帝祺x流量鑫
*娱乐圈AU,破镜重圆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你我有旧,就是有救。




Chapter 17




月朗风清,星辰遍布,溪流声潺潺。丁程鑫将小脑袋倚靠在马嘉祺肩头,五指张开向着夜空遥遥晃了晃。

 

马嘉祺也仰着头和他一起数星星,虎牙不时蹭过唇瓣给人指哪一颗更亮。丁程鑫自然不认同,故意和他唱反调,非说旁边的那颗更亮一点,于是两个人就到底哪颗星更亮开始争辩,最后尾音消弭在相接的唇齿间。

 

 

“我曾经以为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丁程鑫和马嘉祺额头相抵,刚被放开的唇瓣一片潋滟,他纤长的睫毛颤动,与影帝四目相对。

 

马嘉祺不作声,只垂眸沉默着笑开,虎牙齿尖抵着下唇,抬手去摸丁程鑫的脸颊。

 

小流量并不闪躲,乖乖的任由对方温热的指尖蹭过颊侧,他略微阖眸,过去的几年幻灯片般一幕幕在他眼前闪过。他看到最开始和马嘉祺分开那会儿自暴自弃的自己,邋里邋遢的窝在两个人曾经的小窝里,盖着薄薄的双人被汲取对方最后一点气息。

 

看到被后辈踩下峰顶的丁程鑫,不经意间偷听到工作人员的冷嘲热讽。为一个男五号三九天穿夏装拍水下戏的丁程鑫,被秦美丽一次次像献祭品一样奉上的丁程鑫,无数次午夜梦回时蜷在被子里哭肿了眼的丁程鑫……

 

没有马嘉祺的这些年,一个人踽踽独行的丁程鑫。

 

“可人啊,真是最理性也是最感性的动物。身体里像有两个我在矛盾的拉扯,一个说永远不能原谅你,这辈子都要恨你。我所经历的一切苦痛都是因为你,再也不能接近你。可另一个我说,我经受的所有痛苦都只怪自己自甘堕落,我不但没有责怪你的资格,甚至你为我放弃为我牺牲,我都没有好好珍惜,我应该永远对你怀有愧疚。”

 

“我不知道哪个我说的是对的。白天里我遭着冷眼吃苦受难,我想我要听第一个我的,永远都不能原谅你。哪怕你当时就站在我面前跟我说对不起,我也要骄傲的推开你,告诉你咱们俩再也没关系了。但是当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在黑暗里瞪着眼睛等天亮的时候,我又成了另一个我。我想我咎由自取这么多年,我甚至放任自流,自毁长城,我为的又是什么?我到底是在折磨你还是折磨我自己。”

 

“我听人说,最难的就是破镜重圆,因为即便修好了,那道缝隙也还在。可是马嘉祺,感情不是一朝一夕无关紧要的东西,你回来找我了,你的付出你的努力我都看到了。我可以嘴硬,可以说我还恨你,可以在这个时刻矫情的跟个姑娘一样跟你说这些娘们儿唧唧的东西。但是这里——”

 

他探手去抓马嘉祺的指尖,引着对方将掌心覆上胸口。小流量眨了眨漂亮的眼睛,眼尾泛了红,用雾蒙蒙的眼神看着对方。

 

“它正在欢呼雀跃,它又在为你跳动了,它逼着我跟你说,我还爱你。”

 

马嘉祺目不转睛的和丁程鑫对视了一会儿,片刻后他将人揽入怀中,温柔的吻去对方眼角湿意。

 

他的声线依旧清亮温柔,细碎的吻落在丁程鑫唇边。他牵着小流量的手十指紧扣,眼里是未加掩藏就快溢出来的疼惜和爱意。

 

“不会有缝隙的阿程,它都被我填平了。”

 

 

 

 

新片场的第一场戏是全片中三大高潮之一,向横的卧底身份暴露,被程以清带人追到了山顶。向横在爱情和任务中受折磨,感叹世事皆难两全其美。被程以清逼上山顶竟觉得如释重负,在程以清开枪前自己跳了下去。

 

既然是重点戏之一,对情节的细节和质量自然更为严格。整个拍摄现场鸦雀无声,除了机器滑轨的细微声响和山顶呼呼的风声再无其他。

 

程以清举着枪的手在颤抖,他紧紧闭上眼,指尖抵在扳机上却迟迟扣不下去。向横距离他十步开外立于崖边,脸上是一贯嬉皮笑脸的模样,却难掩颇为放松的情绪。他歪头对程以清笑,唇瓣张合着想说话。

 

“卡!”

 

徐鸿的眉心在屏幕后几乎纠结成一团,他探身瞧了瞧不远处的两位爱将,又再回头看看屏幕,忍不住叹了口气朝人招手。

 

“小丁儿你过来一下。”

 

丁程鑫满脸抱歉的走过来,还没到跟前就开始鞠躬道歉。

 

“抱歉抱歉导演,我的问题我的问题。”

 

徐鸿:……

 

他本来想说两句什么,可丁程鑫人还没过来就先把道歉的话说了好几遍,即便有再多火气也不好意思再发出来。他头疼的揉了揉眉心,瞟了眼默不吭声随着丁程鑫凑过来的马嘉祺挥了挥手示意两个人坐下。

 

“小丁儿啊,你…是不是今天状态不好。”他斟酌了一下措辞,颇有些不解的看着丁程鑫。

 

丁程鑫虽然之前没什么太有名的作品和一二番这种能说出去的代表作,但演技着实磨炼的不错。之前拍完的大半镜头鲜少有拍过三条以上才能过的,特别是和马嘉祺的对手戏,被影帝引着入了戏大飙演技,向来是让他觉得省心又欣赏的地方。但今天这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明明该大放光彩的地方来来回回拍了五六遍感觉还是不对。

 

其实也不能怪丁程鑫。小流量打小就是个感性动物,昨天晚上才和分手多年的前任亲密热吻破镜重圆,今天就让他冷着脸对爱人扣下扳机,老天爷啊,未免太残忍,绝对就是在为难他。

 

丁程鑫心里明镜儿似的自己有问题,这简直成了工作和私人感情都拎不清的典型。可他只要一对上马嘉祺的眼睛,一看到对方的笑,这愤怒悲伤又带着深深爱意的情绪就怎么都调动不出来。不得已他只能闭上眼试图用颤抖的手来表达情绪,但这显然达不到徐鸿的要求标准。

 

小流量苦着一张脸,愁的忍不住叹了口气。

 

“对不住啊导演,我的确今天情绪不到位。给您添麻烦了,实在抱歉。我会努力改的。”

 

马嘉祺看了他一眼唇弧微弯,他对徐鸿点了点下颌,探手去拉丁程鑫的手。

 

“这个问题交给我吧,你让大家休息十五分钟,一会儿我保证把和从前一样完美的丁影帝还给你。”

 

丁程鑫诧异的抬头,正对上马嘉祺含笑的一双眼。他怔了怔一时忘了要说什么,只能任由对方拉着他起身往一边无人的小角落去。

 

“欸小火柴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马嘉祺回头看他,虎牙俏皮。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TBC

评论(18)

热度(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