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有旧(破镜重圆/20)

*影帝祺x流量鑫
*娱乐圈AU,破镜重圆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你我有旧,就是有救。




Chapter 20




丁程鑫是被助理的微信消息叫醒的。马嘉祺还在睡,一条手臂被他枕在脑袋底下,另一条手臂横在他腰间。小流量稍稍动了动身体,立刻便感受到自腰眼处弥漫起的酸疼。他忍不住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还在梦乡中的影帝,单手扶着腰颤颤巍巍的下了床去洗漱。

 

等他收拾的差不多再回卧室准备去叫马嘉祺起床,却发现对方已经醒了,只是看起来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样子。他坐在床上揉眼睛,被子盖住下半身,头顶翘起一撮呆毛。被当做睡衣的宽大白T领口颇低,随着主人抬手又撂下的动作顿时显露出精致锁骨下那枚暧昧的紫红色吻痕。

 

昨夜和影帝颠龙倒凤的记忆瞬间被唤起,小流量蓦然红了脸,凑过去故作凶狠的推人起床。

 

马嘉祺听见丁程鑫的声音才终于清醒了几分,他立刻歪头看过来,虎牙先一步和人打招呼。他抬手去抱丁程鑫后颈,半迫着拉人凑近在对方嘴角落个轻吻。

 

“早安吻。”

 

影帝如是说,丝毫没觉得自己厚脸皮。

 

 

 

两个人收拾好再到楼下集合时剧组的人也都到了大半,有的人已经先爬上了大巴补眠。丁程鑫眯着眼睛瞧了瞧,捏着手机就想上去。

 

马嘉祺眼疾手快,一把扣住人手腕。

 

“坐我的车吧鑫哥,左哥特意派人来接了。”他说着用下巴点了点不远处经纪人派来的保姆车,扣着丁程鑫手腕的胳膊不自觉晃了晃。

 

小流量的视线在保姆车和大巴车之间打转,顿时有点儿犹疑。影帝瞧着对方没直接拒绝赶紧再接再厉,他撇撇嘴做出委屈模样,又轻轻晃了晃小流量的手。

 

“走吧鑫哥,过来的时候我都陪你坐大巴了,这回该你陪我坐了吧。”

 

丁程鑫一听,好像还挺有道理,正想答应就听马嘉祺又在一边持续卖惨:“阿程,路途那么长,我上次陪你坐大巴,下车的时候半边身子都是麻的。地方太小了,伸不开腿啊。”

 

得,这回更没拒绝的理由了,什么幼稚小孩儿。丁程鑫忍不住翻白眼,嗯嗯敷衍着点了头,假装丝毫没看见马嘉祺得意的虎牙齿尖。

 

私人保姆车的确比大巴车高级不止一点半点,丁程鑫这一觉睡的非常舒服,以致于到家下车时还有些恋恋不舍。

 

马嘉祺哭笑不得,承诺明天再用这辆车来接他才作罢。

 

电影拍的差不多,他们自然也不用再长期驻扎酒店。这次从山里回来便各自回家,只等接到通知再回去补几个小镜头就彻底结束。

 

马嘉祺让司机把车先开走,自己跟着丁程鑫回了家。

 

这是他第二次踏进这扇大门,心情却和第一次全然不同。上一次他们不欢而散,他离开时还狠狠甩了这扇门一下。影帝一边心不在焉的想着,一边低头去换鞋。

 

丁程鑫进了家门便瘫在沙发上不动了,嘴里高喊着还是家里舒服。马嘉祺笑眯眯的跟在他身后,把人扔了一地的东西一一捡起来摆好才凑过去俯身吻狐狸的嘴角。

 

“今天没事,我们在家做饭吧。”影帝单手撑在沙发靠背上,用另一只手的食指指腹蹭了蹭小流量下颌,又在他嘴角落个轻吻。

 

小流量胡乱答应了,末了反应过来自己并不会做饭,只好连唬带瞪的要求影帝下厨。马嘉祺嘴上一一应了,手却已经从丁程鑫领口摸了进去,两个人甩了拖鞋从沙发滚到地毯上,又亲又抱的温存。

 

马嘉祺惦记着小流量身体受不住,又亲又摸却也不敢再进一步,只能由着丁程鑫委屈巴巴的抱着他哼哼。狐狸蹭了一会儿见对方只笑眯眯的看着他根本不上套,不由又恼又羞,恶狠狠的咬了他一口才为这场温存画下句号。

 

两个人嬉嬉闹闹的在家里拾辍了房间,又把积攒的脏衣服都洗好晾晒。等到要做饭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家里什么都没有,于是只好互相给对方戴上口罩牵着手下楼去超市买菜。

 

“我们现在回去做饭吃吗?”马嘉祺把一指长的青虾扔进袋子里偏头低声询问,丁程鑫瞧了眼表盘摇了摇头,他凑到人耳边也压低声线。

 

“我们可以先随便吃点儿东西,然后回家歇会儿再做饭,正好就赶上晚饭了。”

 

影帝深感有理,一边点头一边又往袋子里扔了几只青虾。

 

等两个人简单吃过一口再大包小包的回到家,太阳都已经在下山了。丁程鑫惦记着马嘉祺下厨,在外边随便吃了两口就不吃了,折腾一通回家还真有些饿了。

 

马嘉祺哄着人去换了衣服,把食材分类拿出来挑拣洗涮。丁程鑫换好衣服又溜进厨房,瞪着漂亮的眼睛非要帮忙。影帝无奈,只好把青虾给他让他去壳挑虾线。

 

小流量下厨不在行,打下手倒是还不错。虾处理干净了又帮着洗菜切菜,惊的影帝直呼没想到。

 

三菜一汤,说不上丰盛但是挺温馨。丁程鑫和马嘉祺对坐在餐桌台灯下,眉眼弯弯的往对方碗里夹菜盛汤。

 

这个时刻他们不是影帝和流量,也不是万人观仰。他们就只是马嘉祺和丁程鑫,像每一对平凡无奇的情侣一样,一起买菜做饭,一起嬉闹晚餐。

 

马嘉祺看着丁程鑫笑弯了一双狐狸似的眸子,松鼠似的咀嚼着他夹过去的糖醋虾仁忍不住笑。他想,如果时光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吃过晚餐又一起洗了碗,等到了洗澡时小流量倚在浴室门口对影帝抛媚眼,拖长了尾音问他要不要一起洗。

 

马嘉祺摆手说不,丁程鑫就气急败坏的问他为什么。影帝轻咳一声一本正经:“你这么好看,万一洗澡的时候我犯错误怎么办。”

 

小流量琢磨琢磨,竟觉得影帝说的还挺有理,毕竟自己这么有魅力。于是憋着笑认同似的点点头。

 

“嗯,你说的也对。那你就等我洗完洗吧。”

 

丁程鑫动作快,十几分钟便擦着头发出来了。马嘉祺把人按床沿给他吹干头发,这才拿着小流量给他准备的换洗衣物去洗澡。

 

结果等他洗完出来,叫嚣着要跟他开黑一整晚的丁程鑫已经抱着手机歪在被窝里睡着了。马嘉祺怕吵到他睡觉,拿着吹风机去距离卧室最远的厨房拉上门吹了头发,这才悄悄上了床。

 

他把人自后捞进怀里,温热的唇瓣落在丁程鑫瓷白的后颈肌肤。马嘉祺感受着恋人身上清甜的香气弯了弯唇角,在黑暗中轻轻勾住了他的小指指尖。

 

“晚安阿程。”




TBC

评论(12)

热度(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