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有旧(破镜重圆/21)

*影帝祺x流量鑫
*娱乐圈AU,破镜重圆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你我有旧,就是有救。




Chapter 21




电影果然没再有什么大场景需要拍,只是两个人又一块儿去补了几个镜头便宣布彻底杀青。

 

杀青宴那天徐鸿一如既往,醉的东倒西歪被人抬了出去。马嘉祺前脚把导演送上车,后脚再回宴会厅就见丁程鑫正抱着他的经纪人在发酒疯。陶桃在一边事不关己的抱臂看着,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还有点儿幸灾乐祸的意思。

 

左大经纪人一看影帝回来了立刻松了一口气,忙不迭招手让他把人接过去。

 

“小丁儿这酒品也堪忧啊,你以后可别让他喝酒了。”左煜把醉的神志不清的丁程鑫塞进马嘉祺怀里,低着头拉扯自己被抓皱的衬衫领口又道:“他非说我把你藏起来了,让我把你交出来。”

 

影帝将醉的迷迷糊糊的小流量抱紧,闻言顿时忍不住笑出声。

 

“还有你——”

 

左煜话锋一转指尖又指向陶桃,满脸委屈和控诉:“你就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笑的还挺开心!”

 

陶桃翻个白眼,优雅的抿了一口香槟不做回应。

 

杀青宴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结束,影片的后续工作就和演员没关系了。只是两个人没休息几天新工作便又雪片似的扑了过来。

 

马嘉祺身价摆在那儿,邀约自然都是些高档次的国际大品牌,偶尔抛来橄榄枝的剧本也都是名导演大制作。

 

影帝优哉游哉的喝着咖啡挑剧本,小流量就在另一边串词背台本。

 

丁程鑫如今也今非昔比,有陶桃和马嘉祺的双人护航,在跻身一线流量的道路上走的是顺风顺水。电影拍完了,自然就要开始准备陶桃之前和他说过的国民综艺。

 

虽然只是个三番位置,但毕竟是固定班底,这个机会不知道多少同行在眼红,丁程鑫自然也珍惜的很。但他多年没上过什么大流量的综艺节目,也一直不是很有综艺天赋,只能靠后天努力再挣扎一下了。

 

马嘉祺一瞧丁程鑫仰天长叹的模样就觉得可爱,有时候还会故意跟他对对台本给他抛梗。虽然方式是土了点儿,但效果竟然还不错。努力了几天以后,丁程鑫本人都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综艺感有所提升。

 

正式开录之前丁程鑫请即将一起工作的几位前辈和导演制片人之类的幕后Boss一起吃饭,几位前辈人倒是很好,言辞间对他也颇有照顾。反倒是某位男导演似乎对他看不上眼,敬酒时故意为难了他两句。

 

丁程鑫有点委屈,又着实茫然,偏偏还被那位导演为难着灌酒,多亏其他人在中间打哈哈圆场才揭过去。

 

小流量被灌了一肚子酒,但觉得也算完成任务,这点儿委屈算什么,于是迷迷糊糊的被小助理和陶桃指派过来的司机送回了马嘉祺家。

 

两个人从山里回来没多久就秘密同居了,影帝以自己的住处更隐蔽为由诱导小流量,成功把人拐回了家。不过他住处隐蔽这一点是真没吹,两个人同居一个月愣是没被拍到过。

 

马嘉祺今天收工早,做了晚餐在家等丁程鑫,结果是从司机和助理手里把醉醺醺的小流量接过来。影帝肚子里的火跟浇了油似的蹭蹭往上烧,他抱着人往二楼卧室走,一边歪头询问小助理到底怎么回事儿。

 

助理实诚,把小流量被为难了的事情倒豆子似的叨叨一遍,末了愤愤的补上一句。

 

“我看那个导演就是对程哥图谋不轨,一边灌酒还一边想上手摸他,多亏陈老师和蓝姐给挡了一下。”

 

马嘉祺听的额角太阳穴青筋直跳,他把人轻手轻脚放床上又给拉好被子,这才招呼着小助理出来。

 

“陶桃呢?这种场合她怎么没跟过来?”

 

“桃姐本来是要来的,但是公司那边有事儿敖总一直给她打电话。程哥又再三保证不会出问题,桃姐才……”

 

小助理瞟着影帝的脸色声音越来越低,后知后觉自己好像在摸老虎须,缩了缩脖子不敢吭声了。

 

马嘉祺揉着眉心挥手让人先回去,小助理如蒙大赦,二话不说脚底抹油了。

 

陶桃接到电话的时候时间不早,屏幕上马嘉祺三个字兀自跳的欢快。她拿起酒杯晃了晃,又将柔软的白色披肩拉扯好才按下了接听键。

 

一开始电话那头的态度还算正常,结果说了几句丁程鑫今晚应酬上的事情口气便不自觉的有了些责备的意思。陶桃一言不发的听完了才仰头将杯子里的半杯酒尽数饮下,她撂下杯子口气也顿时凌厉起来。

 

“马嘉祺,这么多年我陶桃仁至义尽了。我再喜欢你那也是过去的事儿,我答应帮你自降身价带丁程鑫不过是还你帮我和敖三的恩情罢了。”

 

“怎么着,是不是敖三还没把我们俩的结婚请柬送到你手上,让你现在还以为我对你余情未了?”

 

“你不会好好说话是吗?我为丁程鑫谋划拿资源的时候你怎么不把你刚刚那套说辞搬出来说?”

 

“马嘉祺你记住了,丁程鑫登顶那天就是咱俩两清那天。到时候你别求着我继续带你的小情人,我没那个美国时间。”

 

她说完也不等那边回复,啪的按了通话仰在宽敞柔软的沙发椅里。客厅没开灯,花园里的灯光顺着落地窗照进来,将空间衬的愈发昏沉静谧。

 

陶桃瞪着杏仁似的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天花板发呆,末了眼角悄无声息的落下泪来。

 

 

马嘉祺被骂了一顿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他捏着已经安静下来的手机又沉默了两秒才后知后觉被陶桃挂了电话。

 

影帝把自己刚刚说的话又想了一遍,后知后觉好像是有点儿过分了。他不由想到当年在家宴上认识的那个小女孩儿,明艳又骄傲的模样,忍不住叹息着抬手揉了揉眉心。

 

丁程鑫并不知道因为他陶桃和马嘉祺之间产生了矛盾,小流量一觉起来只烦恼宿醉过后脑壳有点儿疼。

 

他简单的洗漱完循着饭菜的香气摸进厨房,正对上马嘉祺听见动静抬头看过来的视线。

 

“洗漱了吗?快过来吃饭,我煮了粥和醒酒汤。”影帝围着围裙对他招了招手,虎牙俏皮又温柔。

 

丁程鑫嘿嘿一笑,翘着呆毛在餐桌前落座,心安理得的等着马嘉祺把早餐给他端上桌。

 

“多吃点儿,吃饱了我们就出发去录影棚。”

 

影帝把粥和小菜一一给他在面前摆好,末了轻轻揉一把他的头发低声叮嘱。

 

小流量下意识想到昨晚为难他的男导演,顿时忍不住皱了皱眉。马嘉祺敏感的捕捉到对方的情绪,明知故问他怎么了。

 

丁程鑫哪儿知道马嘉祺早就掌握了一切,只摆手说没事儿,就是喝多了头疼没胃口。影帝拖长了尾音哦了一声,笑眯眯的转身去端醒酒汤了。

 

小流量还以为自己隐藏的不错,一边在心里吹爆自己的演技,一边暗自发愁等会儿跟马嘉祺一起去录节目要是再被为难可怎么办。




TBC

——

真的是开学没热度,可以偷懒拖更的意思,了解了。

评论(24)

热度(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