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谷风与鹿(上)

*网游/师生/校园
*全员现代AU,OOC预警

 


滴滴滴。

公孙钤扶着桌沿用力一推,办公椅自动滑回电脑前。他凑近了些距离去看屏幕上刚跳出来的新消息——

果然是王上又在抱怨了。

 

【爆娇小肥啾】悄悄的对你说:气死了!我们数学老师今天又在课堂上叫我回答特别难的问题!好丢人!

 

公孙钤歪头把这条消息又细看了一遍,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意,他将修长的一双手搭在键盘上,略微想了想回复。

 

你悄悄的对【爆娇小肥啾】说:也许你的数学老师只是看你好看,想着重培养你呢。

 

消息发过去半天没回复,公孙钤不禁莞尔,顺手摸了旁边的教案过来整理。

滴滴滴。

公孙钤抬头扫了眼屏幕,只见小肥啾着实很爆娇的发了一连串发怒的表情,紧接着又敲了一串字过来。

【爆娇小肥啾】悄悄的对你说:呸!!!孤王不需要!!!

 

公孙钤的拇指指腹无意识的在空格键上摩挲半晌,终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公孙钤,任职钧天高中高三年组数学老师,目前手上带着两个班。年轻英俊,温和博学,虽然刚过半五十,却已经有了三年教龄,带了两届毕业班,且成绩斐然,一跃成为目前最炙手可热的优秀教师之一。

俗话说的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去。死是不敢死,活,也实在太累了。作为同学们学习上的好老师,生活中的好朋友,公孙钤温文尔雅,斯文有礼,同事学生提起他来都是赞不绝口。却没有人知道,实际上,他快被这群熊孩子气死了。

于是同在钧天高中任职的好基友仲堃仪表示,搁我我是看不下去了,公孙兄,给你推荐一下这款叫《刺客列传》的游戏吧,我自己也在玩儿,艾玛,老好玩儿了!

于是乎,公孙钤一入游戏深似海,从此压力是路人。

 

他摆弄着鼠标将屏幕里的人物转了个身,那一身骚包的孔雀蓝看的他难得有些不好意思,特别是肩头那几根随他动作而晃动的孔雀翎,更是快将满屏的闷骚溢出屏幕。

不过…反正没人知道这是我,我就放心大胆的放飞自我吧。

公孙钤如是想到。

 

滴滴滴。

公孙钤瞟了眼屏幕,顿时为自己适才的想法感到一丝羞耻。

【假酒与禽兽可兼得】悄悄的对你说:公孙兄,城内酒馆一叙。

仲堃仪有病吧,有什么事儿不能明天上班说吗!

公孙钤看了眼自家王上暗下去的头像,想象了一下包子脸的小男生一边愤愤的骂他一边苦大仇深做题的模样,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半晌才噼里啪啦的敲下回复。

 

你悄悄的对【假酒与禽兽可兼得】说:稍等。

他将教案推到一边,操纵着屏幕里的小人进城去了。

 

 

 

你悄悄的对【君子世无双】说:呸!!!孤王不需要!!!

陵光抬头扫了眼屏幕上最后一句话愈发不爽,这么半天都没等到回复,以他对人的了解估计着对方不会再回复了。这么想着,陵光干脆啪一把将笔扣在桌面上,双眼盯着平铺着的卷子简直要喷出火,只恨不得立刻就把这磨人的东西撕个干净。怎么想就怎么做,他一双纤长漂亮的手指头顿时按在了卷面上,然后犹豫了片刻,到底还是没动手。

他盯着卷面上鬼画符一样的数学符号,只觉得悲从中来,委屈的眼眶都泛了红,下意识又开始想自己的竹马玩伴。

“裘振啊……!你去当兵了走的干脆,留下我独自面对这些数学题,可叫我怎么办啊!”

他把车轱辘话翻来覆去的念了两遍,又开始日常diss他的数学老师。

“这姓公孙的真是个变态,天天留这么多数学作业就算了,还给我额外加量…一定是性生活不和谐,被女朋友甩了才这么愤世!”

 

陵光,就读钧天大学高三一班。曾经是个品学兼优的乖乖牌,直到竹马竹马裘振去当兵留下他一个人在千军万马中过独木桥,才开始有些自暴自弃一般放弃学习。尤其数学,没了竹马的帮助,连作业都不想写,彻底放飞自我。于是被看穿了一切的数学老师公孙钤叫到了办公室谈人生。

“陵光,你高二数学还可以啊,现在怎么回事?以后自习课来我办公室,我亲自辅导你。”

陵光想骂人,陵光不想憋着,陵光表示,我有一句mmp我一定要讲!

然而他还是被迫在每一节自习课乖乖钻进公孙钤的办公室被辅导数学,动不动还要被布置比别人更多更难的作业。

陵光越想越生气,化悲愤为力量,捏着笔杆子把演草纸戳的哗哗响,一边愤愤的把答案写到卷子上一边不解气的diss自己老师。

“竟然如此残忍的对待貌美如花的我,如果这是在游戏里,我一定要把他这样那样,那样再这样!人头挂在悬赏上赏十万金!”

 

 

 

 

然而人头值十万金的公孙钤此刻只是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下意识又扫了一眼自家王上灰着的头像,抽了张纸巾擦了擦。

屏幕里一蓝一黄两个游戏人物面对面坐着,左下角的私聊框里最后一句话还是仲堃仪发来的。

【假酒与禽兽可兼得】悄悄的对你说:公孙兄,吾王就是高二年组那个学霸孟章啊!我控制不住我记几个儿了,但求今晚一醉方休啊!

公孙钤犹豫片刻,脑子里莫名浮现出包子脸的小男生垂头咬着嘴唇做题的模样。他浑身一哆嗦打了个激灵,再一分犹豫都没有了。

你悄悄的对【假酒与禽兽可兼得】说:半小时后,楼下大排档见。

 

 

孟章推开家门低头换鞋,二弟听见动静出来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厨房里传来炒菜的油烟声,紧接着就是妇人的高声询问:“是小四回来了吗?”

孟章抬头看了眼默不吭声的弟弟微抬音量:“妈,是我。”

厨房里的翻炒声顿了片刻,紧接着又是油点迸溅的声音,妇人却不说话了。孟章看着弟弟似笑非笑的收回视线转身走了,才把换下来的鞋放进鞋柜里闷不吭声的回了房间。

就算回来晚了,也不会有人关心一句,无所谓啦,反正早就习惯了。

孟章关了门,沉重的书包规规矩矩的放在椅子上。他后仰着身体将自己扔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天花板发呆。

 

孟章,钧天高中高二组学霸,典型别人家的孩子。年组第一是日常,掉到第二是反常。家里还有三个弟弟,爹不疼娘不爱,又因为过分优秀与弟弟们也不甚亲近。自小有些怕生,沉默寡言,有些自闭。在班里也被排挤被孤立,所以实在过的压抑。

 

滴滴滴。

他这平淡无波的生活里唯一的乐趣,大概就是来自这款叫做《刺客列传》的游戏。

孟章从床上爬起来将休眠的电脑按亮,大概扫了一眼消息框。是帮会消息,几个人在刷国战事宜。他漫不经心的扫了两眼,点开联系人列表看了看,那个人的头像灰着,消息里也没有留言,大概是今天还没上线。

孟章难得惆怅的叹了口气,将自己瘫在椅子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挟天子以令诸侯】悄悄的对你说:王上,您来啦。

孟章看了眼消息,坐直身体噼里啪啦的回复。

你悄悄的对【挟天子以令诸侯】说:爱卿有要事?

【挟天子以令诸侯】悄悄的对你说:臣不知两日后的国战假酒舍人是否参与,无法排兵布阵,特来向王上请示?

孟章嗤了一声,又扫了眼那灰着的头像。

你悄悄的对【挟天子以令诸侯】说:他已向本王告过假了,国战暂且全权交由爱卿打理了。

【挟天子以令诸侯】悄悄的对你说:微臣遵旨。

 

孟章的指尖无意识摩挲过鼠标滑轮,半晌点开灰色的头像给他留言。

你悄悄的对【假酒与禽兽可兼得】说:挟天子刚刚来问本王爱卿是否参加两日后的国战,本王替你回绝了,爱卿你懂本王的意思吧。

 

 

 

 

仲堃仪当然不懂,因为他现在没看见消息。他正在大排档上与他的好基友公孙钤喝酒撸串谈妹子…啊不,是自家王上。

仲堃仪把酒杯一撂,满脸义正言辞:“公孙兄,我想好了,我要申请调去带高二。”

公孙钤沉吟片刻,觉得不该说他的好兄弟禽兽,毕竟他也想搞自己的学生。多说无益,他干脆对仲堃仪举起酒杯郑重其事:“那为兄就先祝仲兄心想事成了。”

仲堃仪咧嘴一笑:“彼此彼此。”

两个人于是就自家王上多可爱展开了激烈讨论,仲堃仪喝多了有点儿大舌头,眼皮子都快贴一块儿了。

“公孙兄,对于你抛下我这个兄弟转投敌营的行为,我表示强烈谴责!”

如果跟你一块儿去了天枢,我怎么会遇到吾王呢。还好我投了天璇,你谴责吧。

公孙钤心思打转笑而不语,只把他面前的酒杯又倒满递给仲堃仪:“仲兄来,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执明看着屏幕上刚发过来的新消息委屈极了。

【立志要做上将军】悄悄的对你说:你去找慕容离玩吧,我要陪媳妇儿了没时间理你。

辣鸡齐之侃,有了老婆忘了弟弟,禽兽不如!

执明表示我不高兴,我要告状。他从好友列表里拉出一个白衣飘飘的男神头像噼里啪啦敲了一行字过去。

你悄悄的对【朕与将军解战袍】说:嫂子,我哥欺负我!

片刻后,他得到了对方的回复。

【朕与将军解战袍】悄悄的对你说:滚,谁是你嫂子。

你悄悄的对【朕与将军解战袍】说:你啊,我哥说你是我嫂子。

这回那边消停了,半天没回复过来。执明喜滋滋的点开红衣头像输入消息。

你悄悄的对【人间烟火不可食】说:阿离阿离,我一会儿找你去吃饭吧!

 

执明,钧天高中高三转学生,家境殷实性子单纯。因暑假来找表哥齐之侃玩,无意中见到了在长城写生的慕容离,惊为天人念念不忘,发疯一样托关系找人,自己更是快刀斩乱麻办了转学手续,从此踏上漫漫寻妻…啊不,寻人路。

好在最后还真被他找见了,好巧不巧,他表哥告诉他:“执明,你找的人是我学长。”

 

 

 

 

蹇宾把屏幕上来自执明的回复又翻来覆去的看了两遍终于忍不住给齐之侃发了条消息。

你悄悄的对【立志要做上将军】说:小齐,本王何时是执明的嫂子了?

那边秒回。

【立志要做上将军】悄悄的对你说:王上,您一直都是啊。

蹇宾觉得自己额头一定冒了十字口,忍不住暴怒。

你悄悄的对【立志要做上将军】说:混账!

这回等回复的时间长了一些,过了一分钟左右,齐之侃回复了。

【立志要做上将军】悄悄的对你说:王上息怒,微臣还有更混账的呢。您在寝殿等着,微臣马上就到。

你悄悄的对【立志要做上将军】说:给本王滚出去!

蹇宾噼里啪啦的把消息发出去才发现齐之侃的头像已经灰了,看来他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蹇宾忍不住揉了揉尚且酸痛的腰,破天荒的放弃了自己的教养骂了一句。

“禽兽…”

 

蹇宾,就读于钧天大学大二经管系,学生会主席。斯文俊秀涵养甚好,得益于良好的家庭教育十分有君子气。与齐之侃相识于学生会军训特辑,因为中暑晕倒那一刻被冲出人群的齐之侃接住送到医务室相熟,又经常一起打游戏日久生情开始正式交往。只是面皮儿实在薄,被调戏了两句就红了耳朵尖。

齐之侃推门进来那一刻就看见蹇宾端坐在电脑前,腰板挺的笔直。听见开门声转身看过来,一双桃花眼略微上挑,薄唇一动吐出个字眼。

“滚!”

 

齐之侃哭笑不得。

 

齐之侃,就读于钧天大学大一艺术系,学生会干事。正直善良专业好,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太耿直。对学长蹇宾一见钟情,陪吃陪玩儿陪工作,最终抱得男神归。他的座右铭就是,脸皮不厚何以一亲芳泽。

嗯,的确很耿直就是了。

 

此时他看着蹇宾泛红的耳朵尖不但没滚出去,反而一步跨进寝室顺便带上门,满脸正直的向着蹇宾坐着的位置走去。

蹇宾被他压在椅子里无处可避,他弯下腰去蹭了蹭对方柔软的唇笑的蛊惑。

“王上,微臣这就滚进您的身体。”

 

 

 

 

【醉卧美人膝】悄悄的对你说:阿离阿离,我一会儿找你去吃饭吧!

慕容离看着执明发过来的消息沉默半晌,直到笔电自动休眠映出一张漂亮却没有表情的脸,他才站起来扣上电脑去衣柜前换衣服。

执明向来这个性子,知晓他不喜接触生人又宅的要命,动不动就找个由子来叫他出门。

 

慕容离,钧天大学大二艺术系。自小话少认生,有轻微的社交恐惧症。除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阿煦便再没了什么朋友,只是两个人一起在《刺客列传》里建立的国家瑶光被天璇国灭了以后,阿煦也A了游戏跟着父母去了国外。从此慕容离愈发话少宅家,整个儿成了个自闭儿童。

假期时他好不容易有了兴致背着画板去长城写生,无奈景点的人实在太多,他嫌吵嫌烦,没画多久就离开了。没想到就那么短的时间竟然被执明盯上了,自从被他找到,这人不知是反射弧太长还是脸皮太厚,无论他如何冷着脸不说话,执明都能笑嘻嘻的贴上来,热脸贴他的冷屁股。

慕容离只是社交恐惧,却不是不识好歹冷若冰霜的人。执明固然黏人自来熟,时间长了却也让他不好意思再驳了他的好意。一来二去,只要是能做到能接受的事情,他也随着对方去了。

 

慕容离正想着,手机便铃声大作。他扣好衬衫的最后一颗扣子扫了眼来电显示,摸起桌子角的钥匙拉开门才接起电话。

“喂…嗯,我正在下楼,你稍微等我一下。好,知道了…”

 

 

 

 

天色渐晚,夜色渐浓。

仲堃仪打了个酒嗝晃了晃脑袋将视线聚焦,好不容易才把钥匙插进锁孔。他着实喝了不少,此时醉的颇有些头晕脑胀,连澡都不想洗了,只想赶紧睡觉。

他踢了鞋,也没分辨拖鞋左右脚,半睁着眼往客厅走。外套被他随手扔在鞋柜上,浑身的酒气却丝毫没减弱。

他走到沙发的茶几前将笔电点亮,屏幕上很快映出游戏页面,消息框一闪一闪,他艰难的点了一下,又抻着脖子努力去看清屏幕上的字。

【壮志未酬不能死】悄悄的对你说:挟天子刚刚来问本王爱卿是否参加两日后的国战,本王替你回绝了,爱卿你懂本王的意思吧。

仲堃仪晃了晃脑袋,意思?什么意思?你想袒护我的意思?

 

仲堃仪,钧天高中原高三组政治老师。说是原,因为现在他已经是高二年组的政治老师了。仲堃仪向来吊儿郎当,年纪不大,讲课方式也十分放飞自我。偶然帮同事给高二代了一节课,没想到独特的讲课方式吸引了班里的小学霸孟章注意,时常与他交流几句。一来二去,仲堃仪愈发觉得小学霸与游戏里的自家王上十分相似。为了证实猜想,他在游戏里试探几次,终于确定自家王上的确是小学霸无疑。自从,一直对自家王上心怀不轨的仲堃仪干脆以自己资历尚浅不宜带高三为理由调去了带高二的政治。时间一长,果然与小学霸熟悉起来。

只是有一件事让他十分苦恼,那就是,自家王上未成年。

 

仲堃仪表示,我心里苦啊。

 

如今趁着酒劲,仲堃仪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嘿嘿傻笑两声按下了回复。

 

你悄悄的对【壮志未酬不能死】说:王上,您的意思,是不是您心仪微臣啊?

 

 

TBC

《一错到底》番外之情非得已(戬杰篇)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查杰拎着水果推开朱戬家的门。

朱戬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一条腿横支在面前的茶几上,手里抱着遥控器一脸倦意。

他闻声偏头看过来,正瞧见查杰低着头在换鞋。柔软的头发随他低头的动作滑落下来,半遮半掩的挡住他的眼睛,看不清表情。细瘦的胳膊垂的笔直,手上提溜着一袋子水果。

“你怎么来了。”朱戬有些惊讶,作势要起身。对方却抬头看过来软叽叽的答了一句:“你别动了,脚不是还没好吗?”

朱戬闻言下意识看了眼自己肿起来的脚腕子,却还是起身一瘸一拐的走到查杰面前接过水果。

他笑嘻嘻的调侃:“你跟我这关系还用带水果吗,真是客…”

“我跟你啥关系呀。”

对面的查杰打断他的话,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对上朱戬视线。

 

 

 

 

“欸崽子,谁告诉你我脚崴了的事儿啊。”朱戬抱着颗苹果窝在沙发上,啃的咔嚓咔嚓。

“叫谁崽子呢?”查杰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冷冷的扫了一眼过来。

朱戬嬉皮笑脸的咬一口苹果,全然不在意:“谁答应我谁就是崽子呗。”

查杰白眼一翻:“幼稚。”

朱戬于是笑的更欢,三两口把手里剩下的一半苹果啃完随手扔向垃圾桶,又讨好的倾身凑到查杰面前去:“崽子,我给你也削个苹果吧。”

查杰撂下手机略微坐直了身体抬眼看朱戬:“你是病人还是我是病人呀?你咋回事儿呀。”

朱戬被噎的一哽,随即摆摆手笑起来:“诶呀那有什么重要的,葛格又不是截肢了。”

查杰把手机扔到沙发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朱戬。

“想吃啥呀?我去做饭。”

朱戬一脸懵逼。

“……啊?”

 

 

 

 

最终两个人坐在餐桌前对着一锅方便面面面相觑。

查杰难得在朱戬面前有点儿不好意思,他挠了挠头发软着调子开口:“我也不会煮别的,凑合吃吧。”

朱戬砸吧砸吧嘴,暗想你不会别的还问我想吃什么干啥。

然而他还是拖着肿起来的脚挪到餐桌前坐下。

查杰挑了两碗面放在桌子上回身去拿勺子,再回身面前已经被摆上了面多的那碗,旁边朱戬抱着碗正唏哩呼噜的往嘴里塞面条。

查杰握着勺子柄的手一顿,一声不吭的把勺子放进面锅里坐下开吃。

两个人都沉默着吃了一会儿,朱戬突然抬头一抹鼻子发问:“所以,是拉峰告诉你的还是彭彭告诉你的,我崴脚的事儿?”

查杰慢条斯理的把面咽下去,头也不抬,半天没说话。

朱戬以为他不想说,也不追究了,又低头去夹面里的青菜。

“大峰说的。他说你脚腕肿的像馒头一样,说不定骨折啦。”查杰的语调软软的,筷子搭在碗边略微撇着嘴看他。

朱戬险些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摆摆左手去揉查杰脑袋。

“别听他吓唬你,你葛格这不是好着呢嘛。”

查杰没答话,任着朱戬蹂躏他的发型,低下头去一小口一小口的喝汤。

朱戬笑嘻嘻的又吃了两口面,突然状似不经意的问道:“你那个女朋友,公司怎么说了?”

查杰停下喝汤的动作,抬头看了过来。

 

 

 




朱戬仰躺在沙发上刷微博,厨房里不时传来碗筷碰撞的声音。

那是查杰在洗碗。

从相识到现在,朱戬从没见过查杰做家务。

一方面怕生少语的查杰着实不像会干活的料,另一方面就是朱戬也舍不得他做这些。

他撂下手机往厨房的方向看,查杰的身形模模糊糊的在磨砂门上映出个阴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习惯了视线追着查杰的身影。小家伙儿还像第一次见面那样,柔软的像个小娘炮,但在朱戬心里,他已经是他的小王子了。

下意识关心他,忍不住关注他,不由自主的照顾他。也难怪兄弟们都说他在宠媳妇儿。

朱戬想起熊梓淇笑嘻嘻的那句调侃。

“二狗,把查杰当媳妇儿哄呢是不是?”

是啊,可不就当媳妇儿哄呢。

可惜人家可没把我当老公。

朱戬苦笑着叹口气坐起来。想了想又扶着沙发扶手站起来,拖着一条腿往厨房走。

他倚着墙站在门口,看着查杰略微踮起脚来把洗好的碗放进橱柜里,忍不住弯起嘴角。

查杰像是有感应般,突然回过头来。

朱戬一愣,以为查杰要问他怎么过来了。然而对方只是认真的看着他沉默了半晌,然后捏着衣角张了张嘴。

 

“朱戬,我和她分手啦。”

 

 

 



 
查杰把碗筷放进洗碗池里拧开水龙头放水。水流很大,水也很凉。他赶紧又把水龙头关上,一双白皙的手放进洗碗池。

他被冰凉的水刺激的眉头一皱,不由自主嘶了一声。用过的碗沉在水底,水面上却飘起一层油花。

查杰定定的看着洗碗池里的水一时出了神,半天才反应过来去拿洗洁精。

但他控制不好量,过多的洗洁精揉出了一大捧泡沫,拥在水面上白花花的一片。他只好又把洗好的碗冲三遍清水才算洗干净。

朱戬不知道在客厅干什么,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查杰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似的,总想转头去看朱戬。触及到磨砂的推拉门才反应过来他这个角度是看不见人的。

于是他对着粉色和蓝色的两块毛巾踌躇哪一块才是擦碗的。这也不怪他,毕竟他很少做这种事情,在朱戬家里更是连喝水都是对方倒好了递到他手里。

想到这里,查杰动作一窒。

他又想起他前两天故意带所谓的女朋友给朱戬看。彼时朱戬一脸牵强的笑意,却不忘帮他招呼对方。

他一直知道自己嘴笨不会说话,所以很多时候他都不吭声,朱戬就会挡在他前面为他处理好一切。他就像块被朱戬小心翼翼保护的水晶,干净透明却又美好易碎。

但查杰知道自己不是那样的。

他也有自己的坚持和固执,一个男人该承担的所有一切他都可以承担起来。并不是离开谁就无法活下去,但是有朱戬在的时候他总是下意识的去依赖去放肆。

就像是直播时拿两分钟就不想拿的手机,随手就可以塞进朱戬手里。像是犯懒不想洗澡洗头发,就心安理得的等着朱戬给洗。自从和朱戬熟起来,吃穿住行基本上都要他经手,查杰也习惯了依赖习惯了和对方像个连体婴。

那天查杰看着坐在对面强颜欢笑的朱戬不断的招呼他和女朋友吃菜,又偏头看着旁边笑的没心没肺的姑娘,突然就觉得,他需要的,也许真的是个男朋友,而不是女朋友吧。

查杰皱着眉叹了口气,把洗好的碗用干毛巾擦去水珠放在一边,又去摸另一个碗。

两个碗都擦干净了又摞在一起想放进橱柜里。

橱柜有点儿高,他得略微踮着脚才行。如果是朱戬,一定是刚刚好的吧。

正这样想着,他就听到身后拖鞋摩擦地板的声音。

朱戬大概也没想到他会转头看过来,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惊讶表情。

查杰垂眸沉默半晌,一时竟有些紧张,干燥的指尖不住搅弄着衣角。

最后小王子想了想,有个男朋友,也挺不错的呀。

于是他抬起头对上朱戬的视线眨眨眼,软叽叽的说。

“朱戬,我和她分手啦。”

 

 

 




查杰被朱戬按在流理台上接吻。那吻算不上多温柔,甚至还有些粗暴。朱戬带着烟草气息的舌尖狠狠舔过查杰上颚,一只手扣着他后脑勺一只手托着他的腰。

然而衣摆在扭动过程中被撩起,光裸的皮肉不时碰触到冰凉的流理台着实不是什么舒服的感触。

查杰被朱戬吻的快要喘不上气,敏感的腰侧又不时贴上冰凉的石台,只能呜咽着用双手去推拒。

朱戬到底还是舍不得欺负他。

他略微侧着身,把重心放在没受伤的右脚,身体前倾与查杰额头相抵。

两个人都喘着粗气,一双眼睛里却都只有彼此。

朱戬笑起来,张嘴想说话,却被查杰抬手捂住了。

柔软的掌心覆在朱戬嘴唇上,引的对方探出舌尖舔了两下,末了还故意眨了眨眼。

查杰忍不住弯了唇角,却还是轻轻蹭了蹭朱戬额头。

“我有话跟你说。”

查杰顿了顿,抬起胳膊环住朱戬后颈,身体又往前凑了凑。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男朋友啦。”

 

朱戬一愣,随即笑开。他抬手捂住查杰的眼睛,低头吻了下去。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