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阋墙(02/横说/兄弟强强)

*横说AU,兄弟强强
*真校霸横x切开黑说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2




向横第一次见到林说是在十一年前一个下着暴雨的夜晚。

 

窗外滂沱大雨倾盆而下,门前的青石板路被雨花狠戾的撞击,隐约蒸腾起缥缈的白色雾气。客厅里没开大灯,天花板上镶嵌着几盏壁灯,昏黄的小光圈照不尽不小的空间,稍微远一点的角落便被黑暗笼罩着,像是藏着什么怪兽,下一秒就要突然窜出来,咬断每个人的喉咙。

 

六岁的向横被母亲抱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刚换的彩色电视机给人物上了色,他兴奋异常,手舞足蹈的模仿动画片里奥特曼变身的动作,然后转头口齿不清的询问母亲,父亲到底什么时候回家。

 

他有些记不清母亲当时的表情,但是他记得母亲还没回答,玄关的大门便被外力推开,紧接着他迫切想要见到的父亲便出现在视野里。唯一与想象中不同的地方,只在他的父亲还牵着一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

 

他那时候还很小,这些年很多事情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消散在记忆长河里。但是莫名的,他始终记得那个夜晚,林说牵着向振南的手出现在家门口。他甚至记得清那些细枝末节,连同那晚的光线是明是暗。向振南撑着一把直杆的大号黑色雨伞,套了一件及膝的黑色羊绒大衣,对上儿子和妻子的视线没有任何尴尬的笑了笑。被他牵着的小孩儿大半张脸隐在大号兜帽里,只能看见白嫩的下巴和过长的刘海。他被向振南抱到鞋柜边的毛绒地毯上,安静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一动不动。母亲牵着向横的手上前,如常的给丈夫拿拖鞋,然后接过向振南半湿的大衣转身去挂好。

 

向横对突然出现的同龄人充满了好奇,眨巴着漂亮的眼睛弯腰凑过去,把脸送到对方过大的兜帽下歪着头打量。

 

向振南笑眯眯的站在一边看着,然后蹲下身把两个人都白嫩嫩的小手放到一起,张口道:“横横,这是林说,以后他就和我们一起生活。你要叫他哥哥,知道了吗?”

 

他那时候太小了,无从分辨一起生活的意义是什么,但是突然有了个哥哥又有点高兴,正想点头答应,却看见向振南从鞋柜里取出他十分心爱的那双小熊猫拖鞋,动作温柔的给林说换上了。

 

要怎么形容那份温柔呢,反正是向横从小到大几乎没享受过的温柔。小孩子不会分辨名利却能敏感的察觉到父亲对待这个陌生哥哥的温柔与关心。

 

林说已经脱下了帽子,露出一张巴掌大的精致小脸。大概是因为冷,他唇色有些发白,但是眼睛却很漂亮,长而卷翘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不经意眨眼的时候让他莫名想到了母亲看的电视剧里那位垂泪的漂亮姐姐。向横悄悄抬头去看母亲的脸,可是母亲站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于是小霸王咽下到嘴边的哥哥,改为一个鬼脸,吐着舌头跑走了。

 

林说便这样在向家住了下来,成为了向横名义上的哥哥。

 

小孩子都不记仇,即便昨天还狠狠打过一架,今天便又能头挨着头凑到一起玩耍。向横是独生子,突然有了个能做玩伴的哥哥开心的很,很快就把初次见面的不愉快抛之脑后,带着林说走街串巷招猫逗狗,称霸小区同龄阶段。

 

相较向横风风火火的个性,林说安静的多,他话不多,总是抿着红红的嘴唇跟在向横身后,不知道的还以为向横才是哥哥。他皮肤很白,又不愿意剪头发,跟向横一起出去玩儿的时候经常被认错成女孩儿。后来林说就更不爱出门了,多数时间都是窝在家里看书写作业看电视,等向横在外边疯了一天满身大汗的回来扔给他几块化的黏糊糊的糖果,或者一支奶香浓郁的雪糕。

 

他们曾经都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

 

向横的母亲在他十二岁那年离开了向家,在林说成为向家长子的第六年。

 

那是六年级最后一个暑假的某个夜晚,他如常抱着篮球满身是汗的冲进家门,迎接他的却并不是母亲的唠叨和饭菜诱人的香气。他喊了几声妈,但是没人回答他,向振南坐在沙发上抽烟,一支接着一支,烟蒂在脚边散了一地。

 

林说站在楼梯口,手指揪着裤线,颇有些无措的看着他。

 

向横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冲上楼梯去母亲的卧室找她,却发现这间房间里所有和母亲有关的东西都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

 

他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走,但他知道母亲这一走就不会再回来了。

 

那天凌晨向横摸进了林说的房间,他爬上林说的床,抱着哥哥的腰把脸埋进林说胸口,像受伤的小兽一般呜咽着哭出了声。

 

林说也没睡,但是他也不说话。那个夜晚,林说动作温柔的用手抚着他的后背,一遍又一遍,直到后半夜两个人都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向横性情大变。

 

 

其实一切都有迹可循,向横不止一次听到过向振南和母亲的争吵,林说、私生子一类的词眼夹杂其中,从前向横不愿细想,但他到底不再是几岁的稚童,某些事情只需一根细细的线,便可顺畅的连接起来。

 

他开始疏远林说,嘴角总是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似笑非笑的盯着林说看,表情像是不屑又像是无所谓。林说最初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以为向横只是闹小脾气,他想了很多办法试图平息弟弟的怒火,然而他所做的一切总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换不来向横的任何反应。次数多了时间久了,林说便也识了趣,自动自觉的避开向横,尽量不再出现在对方面前。

 

可这种做法似乎比先前的主动还让向横不满,弟弟对他的态度从视若无睹变为处处针对。林说永远表现的和一个好哥哥无异,无论向横做了什么,他始终都是淡淡的看他一眼,默默的收拾烂摊子。这种状态从六年级最后那个暑假持续到现在,可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没人试图去改变。

 

 

 

 

 

“堵你的人认识吗?”

 

甜水巷外没了颓败的景象,骄阳炙烤着大地,偶尔飘来的一缕风也是热的。林说一只手捂着小腹,另一只手微微动了动,随即抬起用手背抹了把嘴角摇摇头。

 

向横本来也没指望林说会认识,他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复毫不掩饰的嗤了一声。打理的极具叛逆感的刺猬头猛的凑到林说面前,皱着好看的眉头讽刺似的勾了勾嘴角。

 

“他们打你,你不会还手吗?”

 

林说像是被向横突然的接近惊到了,本能般后退两步,小鹿似的一双眼睛瞪的滚圆,过了几秒钟才下意识又摇了摇头,结结巴巴的道:“我…我不会打架…”

 

他说到后来声音也低下去,垂下头不让向横看到他的表情,像是羞于被向横看到伤口一样。

 

“可是,哥哥…”向横话音一顿,不依不饶的又凑上前去拉近距离,他抬手一把抓住林说后脑微长的柔软发丝,略微施力半迫着对方抬头看他。林说像是害怕又像是紧张,身体都有些僵硬似的,连挣扎的动作都没有,只瞪着那双漂亮的眼睛难掩惊恐的看他。四目相对,向横清楚的在林说的瞳膜上看到自己勾着嘲讽笑意的一张脸,他就势又向前凑了凑,虎牙齿尖蹭了蹭下唇,语带嘲讽的笑起来。

 

“你这么没用,让我觉得很丢人啊。”






TBC


——

愿大家都一切顺利。

阋墙(01/横说/兄弟强强)

*横说AU,兄弟强强
*真校霸横x切开黑说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1




“听说了吗,林说又被三中的人给堵了。”

 

“欸?听谁说的,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宋滇刚刚说的啊,他来上课的时候不小心看见的,三中好几个人,把林说堵了。”

 

“啧啧,真够惨的。我看他脸上上次那伤还没好呢,这回又要添几道。”

 

“要怪就怪他有个了不起的弟弟,自己又没本事。三中那帮人动不了向横,不堵他堵谁。”

 

“可我看着,向横跟他也不对付吧。平常连话都不跟他说一句,要不就冷嘲热讽的,明显不喜欢他啊。”

 

“我听说,林说是向家收养的。可不就是为了给向横挡灾嘛。”

 

……

 

咔嚓。

 

向横快速转动魔方的双手一顿,似笑非笑的推开半掩的班级大门。他缓步到讲台前垂眸打量台下围坐在一起的几个人,漫不经心似的舔了舔嘴角。

 

“林说被堵哪儿了?”

 

适才八卦的激情澎湃的几个人纷纷垂头捏着笔对着习题册装鸵鸟,闻言有个胆大的抬头往台上看了一眼,正见向横歪着脑袋半眯着眼睛盯着他们看,顿时手一哆嗦在习题册上画了长长一条线。

 

“我再问一遍,林说被堵在哪儿了?”向横身体略微前倾,小腹抵在桌沿像是要凑近一般,食指轻轻敲了敲木质桌面。

 

“在…在甜水巷,宋滇说的!”

 

向横满意的点点头,抬手把手里的魔方拍在桌面正中。他用眼神又扫了一遍台下几个人的脸,虎牙抵着下唇来回磨蹭,歪头笑的满面无害。

 

“再让我听见你们几个讨论林说,就没这么容易翻篇儿了。懂了吗?”

 

“懂了懂了。”

 

“我们懂了。”

 

几个人忙不迭的点头,目送向横单手揣在口袋里一步三晃的带上了班级大门才逃过一劫似的长舒口气。

 

阳光下,拼好的魔方静静搁置在桌面正中,正上方的亮黄色折射出一道虚虚的光。

 

 

 

 

林说飞起一脚,正中对面人胸口,那人受力身体猛的后退,最终捂着胸口痛苦的躺倒在地。小巷里歪七扭八的躺了好几个人,或捂着肚子或按着胸口痛苦呻吟。林说扫视一圈,嘴里意味不明的嗤了一声。他抬手抹了把嘴唇,见到手背上细小的浅淡血迹才后知后觉嘴角的伤口,此时痛感掺着细微痒意,正侵袭他的神经。

 

“真麻烦。”林说嘟囔一句,摸出手机对着黑着的屏幕照了照,见脸颊上又添了两道新伤才满意的又把手机塞回口袋里。

 

他走到领头人的身前蹲下,视线扫过对方紧捂着的小腹感到抱歉般笑了笑。

 

林说生的好看,属于站在那儿别人看上一眼就要感叹一句美貌的类型。特别是一双眼睛,专注的看着谁的时候总让人生出一种含情脉脉的错觉。

 

此时他歪着头,漂亮的眼睛略弯着,一派甜蜜无辜的表情。

 

“你是他们老大吧。以后别再找向横的麻烦了,记住了吗?”他一边说着,一边扒开对方捂着小腹的胳膊,五指成拳抵在人胃部施力,脸上却还笑眯眯的模样。

 

“记住了记住了!再也不敢了!”那人疼的五官都扭曲,两只手抱着林说的手试图把它搬离开,无奈痛感过甚手上没劲儿,林说力气又大,一时不但没救到自己,反而因为触及伤口的面积愈大,疼的哀叫不止。

 

“今天我被你们堵在这儿打了一顿,然后你们毫发无损的离开了。如果我听到的版本和我说的有出入……”林说话音一顿,垂眸对上这人的视线,手上力道愈重。

 

“绝对不会!我保证绝对完全一样!”那人痛的龇牙咧嘴,鲤鱼打挺一样放声哀嚎。

 

林说歪头欣赏了几秒钟对方痛苦的表情,终于心满意足的起了身。他舍不得似的用鞋尖轻轻踢了踢这人腰侧,抬腕看了眼时间,红唇张合。

 

“带着你的人,马上滚。”

 

躺了一地的人如蒙大赦,哀哀的从地上爬起来,三三两两搀扶着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巷子口。

 

林说倚着墙玩儿了会手机,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才把手机塞回口袋里。他把颈口规规矩矩的领带扯松,校服马甲掀起一角,又狠揉了把头发做出一副狼狈模样。

 

巷口方向传来一阵脚步声,林说下意识抬头瞟了一眼弯了弯嘴角。

 

“好慢啊。”他低声抱怨一句,身体却猛的向下直接躺在了灰尘飞扬的地面上。

 

甜水巷是条弯弯绕绕的死胡同,拐两个角才能到头。巷子里都是些破败了的平房,早些年住了些天南海北的外地人,整体环境就是脏乱差。后来这块地皮被个地产商给买了,说是要建小区。结果还没开始动工,老板就因为偷税漏税进去了,这块地域也就渐渐无人问津。不过这地方毗邻几所高中,又足够隐蔽,向来是茬架的好地方。

 

向横对这地方,俩字儿,贼熟。

 

他轻车熟路的拐进小巷最深处,毫不意外的见到了侧身抱着小腹躺在地上的林说。

 

“死了没?”向横站在原地,略眯着眼打量快把身体弯成个虾米的林说。

 

地上的人动了动,偏过头来看他。

 

他发丝凌乱,大概是疼的狠了,微长的刘海汗湿打绺蹭过眼睑。一双眼睛里盛了水雾,眼尾泛红,湿漉漉的看着他。红唇潋滟,嘴角的伤口还在渗血,脸颊上又添了两道新伤。领口大开着,精致的锁骨和胸口一小片瓷白的肌肤暴露出来,实在怎么看都有些凌虐的美感。

 

向横抿了抿唇,脚尖一动像是想要上前,结果刚挪了一步便又钉在原地嘲讽似的歪头笑了起来。

 

“还有口气就赶紧起来,还等着我去扶你吗?”

 

林说垂眸不吭声,捂着小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他看起来十分痛苦,下唇被咬的发白,额角一层细密的汗珠。

 

“没把你打死,真可惜。”

 

向横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扶墙起身,轻嗤了一声转身便走。

 

林说微低着头,一双眼睛却从汗湿的刘海间落在向横的背影上一错不错。

 

“还不赶紧跟上,是想让我给你收尸?”

 

向横的声音隔着不远的距离飘过来,他脚步不停,身形挺拔的像一棵生机勃勃的小白杨。

 

林说垂眸,半张脸隐在阴影里,唇角悄悄勾起弧度。




TBC

狩猎法则

*横说双腹黑校园AU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正文点我。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