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01/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1




夜色泼墨,月光被大片厚重的云遮蔽,天气阴沉,暴雨将至。

 

偏僻的死胡同里传来阵阵钝器与皮肉撞击的闷响,伴随着一声接一声略显凄惨的哀嚎呻吟,十足合格的凶杀现场。

 

程以清拎着已被焐热的铁棍一头抬脚,马丁靴的靴底正正当当踩在地上躺着的人肩头。他偏头啐了一口,将咬在齿关的细长草叶吐在地上,这才歪着头无辜又危险的笑起来。

 

帝都夏日的午夜浸染了丝缕凉意,湿漉漉的微风吹过迅速窜至四肢百骸。程以清搓了搓胳膊,略微俯下身去用铁棍的另一头拍了拍男人的脸。

 

“被Omega打一顿的感觉怎么样?”他弯着漂亮的眼笑的开心,语气像是询问对方今天的晚餐是否还合胃口。

 

男人的脸成了血葫芦,眼眶青黑脸颊红肿,眼睑被血液糊了一半,艰难的从狭小的缝隙里觑着居高临下的小霸王。

 

他浑身都在哆嗦,想说的话在喉管里滚了几圈才终于颤颤巍巍叫出了声。

 

“一个Omega还…妄想耀武扬威,程家有你这样的继承人,早晚要除名。这帝都,早晚…早晚是简家的天下!”

 

“哦?是吗?”程以清脑袋一歪笑的愈发开心,似乎完全没被对方的垃圾话影响。他微扬下颌蹙了蹙眉,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

 

“以后嘛,我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是现在……”他又垂眸笑起来,神情无辜,握在手里的短棍高高举起。

 

阵风扫过,短棍落下,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嚎过后,地上的男人彻底晕死过去。

 

“你要先完。”

程以清从男人身上抬脚,短棍被他随手扔进杂草丛生的路边花坛。适才玩世不恭的笑脸尽数消失了个干净,只剩漆黑的一双眸子里还残留些许怒意。

 

“死了?”身后倚墙站着的几个人纷纷效仿他的动作将铁棍扔下起身迎上,敖三探头越过程以清肩头去看地上躺着的人。无奈夜色太重,男人浑身是血的隐没在黑暗中,一时竟看不出是死是活。

 

程以清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摸出根棒棒糖拆了包装纸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回答:“没,不至于出人命。”

 

敖三点点头不置可否,只挥手把他带来的人打发走,便又哥俩好的搭上程以清的肩膀。

 

“多大仇啊,你抓了他这么多天。”

 

程以清毫无形象的翻个白眼,棒棒糖在嘴里翻来搅去。

 

“那天晚上他和那几个孙子怎么编排我的你不是也听见了吗。我不给他点儿教训他真以为程家只有孬种的Omega了。”

 

“性别又不是你可以选择的,嗨…要我说犯不上,咱甭跟他们这群二流子计较,再教训两次得了。”敖三安抚般拍了拍程以清肩头,试图规劝好友回头是岸。

 

程以清没吭声,他又垂眸回忆了一遍前两天在酒吧无意中听见这几个孙子编排他的话。

“要我说,还得是简家。那简少爷是一般人吗,你瞧瞧自从他开始接手家族事业,简家完全是风头无两啊。”

 

“可不是嘛,到底是Alpha,程家那小少爷也就窝里横的能耐。一个Omega,还能翻了天不成。”

 

“你还别说,这简少爷是Alpha,咱没什么好说的。但程家那小少爷,那脸蛋儿,那身材,诶哟,我真是想想我就…嘿嘿嘿嘿嘿……”

程以清万万没想到自己路过个休息室还能听到如此有意思的言论,后边的话虽然没说出口,但那笑声已然得到了共鸣,一时只剩猥琐的笑声此起彼伏。

 

程以清简直被气笑了,他咬着下唇咧嘴笑起来,一把扭开了休息室的大门。在几个人或诧异或惊恐或闪躲的眼神里笑眯眯的抬了抬手。

 

“嗨——认识你们很高兴。”

“兄弟,回神了,想什么呢?”

 

程以清被敖三唤回了神智,他一撩头发不耐的把还剩一半的糖果吐掉,视线落在小巷外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牌上咧了咧嘴似笑非笑。

 

“合着你是Alpha怎么着都成。甭说了,我非得会会简家那孙子,要不这事儿没完。”

“少爷,又来了一个。”

 

管家恭恭敬敬的略弯着腰站在书房门口,视线落在鞋尖不移分毫。

 

简亓没应声,上好的毫笔蘸墨在宣纸上走笔游龙,笔锋一顿抬手收势,上好的宣纸上遒劲有力的一个大字。

 

趣。

 

他捏着两个边角将纸举在半空,动作温柔的吹了两口气。又略歪着头仔细欣赏了一番,末了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将纸放回桌上摸了镇纸压上。

 

“第几个了?”

 

他双手扶着梨花木的雕花木椅扶手站起身来,从佣人举着的托盘里拿起温热的毛巾净手,漫不经心的发问。

 

“第四个了。”管家顿了顿又接到:“和前几个一样,都说是因为您得罪了程少爷。”

 

简亓把毛巾放回托盘里点了点头,舌尖舔过不那么尖利的虎牙齿勾了勾唇角。

 

“这个程以清,还挺有意思的。”

 

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扫了眼屏幕,饶有兴趣的阖眸笑了笑。

 

“告诉他们我知道了,让他们留个地址给点儿钱送走吧。”

程以清睡到日上三竿从床上爬起来,睡眼惺忪的去摸床头的手机。昨晚和敖三喝的太嗨太晚,回了家倒头就睡,连手机都忘了充电。

 

他按亮屏幕瞅了瞅已经变成红条的电量叹了口气,试图用这仅剩的百分之八的电量联系一下发小。

 

然而刚点开微信,电话铃声便猝不及防的响了起来。欢快的铃声带上震动,不过两秒就彻底耗尽了手机的最后一点电量。

 

“我靠。”

 

程以清揪了把头发不情不愿的从被窝里爬起来,探身去拿充电器。充电开机也得两分钟,小霸王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回笼觉也泡了汤,只好揉着因宿醉而跳动的太阳穴晃进了卫生间。

 

冲了个澡裹上浴袍,程以清总算恢复了些许精力和心情。他抓着棉质毛巾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头发,不知名的小曲儿被他哼的九曲十八弯。

 

手机已经充了三十多的电量,程以清轻车熟路的开了机,不过片刻各种消息提示音便此起彼伏的响起来,只一会儿就震的他手掌发麻。

 

程以清拉下通知栏按下删除键,把未处理的消息通通关掉,看着恢复整洁的页面才心满意足的点开微信。

 

敖三的头像框下标着小红点,明晃晃的数字七晃花了他的眼。程以清心不在焉的点开,修长的指尖戳过屏幕,将消息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末了才点开对方发过来的语音将手机举到耳边。

 

前边几句都是没营养的废话,只有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兄弟,那些人果然去找简亓了。”

 

程以清撂下手机垂眸往窗外看去,他的父亲大概忙完了工作,此时专车正缓缓从院子外向内行驶。

 

他眯着眼睛看着黑色的车身消失在拐角处阖眸嗤笑,指尖无意识摩挲过桌面歪了歪头。

简亓。

我就不信,这样儿我还逼不出来你。




TBC

评论(12)

热度(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