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暧昧实验(现实向/04)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4




两个人在老幺一言难尽的注视下闹了好一阵才双双气喘吁吁的并肩瘫回床上。

 

丁程鑫仰头抬手把枕边的手机摸过来解锁,指尖在屏幕上滑了两下欸了一声。

 

“怎么了?”马嘉祺探头凑过去看他手机。

 

“stf姐姐叫你们有节目的先下去集合。”丁程鑫下意识往对方身边靠了靠,举着手机送到马嘉祺面前。

 

两个人动作自然,似乎谁也没觉得这种行为有些逾距。默默围观了全程的小学生默默抓紧了自己的手机。

 

“唉,养家糊口真难啊。”马嘉祺抻了抻胳膊,边开玩笑边从床上爬起来。他套上大衣垂眸用自己的手机在群里回了条收到,临出门前不忘叮嘱丁程鑫穿羽绒服。

 

“我就不穿你拿我怎么样!耀文儿还在呢,你怎么不提醒他穿羽绒服啊?”丁程鑫眨着一双眼,狐狸般笑的狡黠。

 

马嘉祺从善如流,视线从丁程鑫身上转到一脸状况外的弟弟身上。

 

“耀文儿一会多穿点。”

 

刘耀文:……原来你们还记得我这个小学生的存在。

 

他暗自在心里槽了一句还没来得及应,马嘉祺紧接着又道:“然后监督你鑫哥穿羽绒服,他要是没穿哥唯你是问啊。”

 

“……知道了!”小学生中气十足。

 

马嘉祺对目瞪口呆的小狐狸得意的晃了晃两颗虎牙关门出去了。

 

 

 

 

大部队集合的时候丁程鑫还是穿了羽绒服。马嘉祺跟在宋亚轩身后正和张真源说话,一抬头迎面见丁程鑫垂着脑袋过来,没睡醒一般直打呵欠不由笑了笑。

 

“困了?”Stf在前点名,马嘉祺凑到丁程鑫身边低声询问。

 

丁程鑫抬手抹了把眼角的生理泪水嗯了一声,惦着脚看了眼酒店门外的天空。可惜门口守着的粉丝太多,只能看到模糊的一片剪影。于是他兴致缺缺的收回目光又低下头不吭声了。

 

马嘉祺顺着他的视线扫了一眼就猜了个大概。这种事情他也同样无奈,只好搜肠刮肚的给他讲冷笑话。

 

站在他俩前边的陈玺达听见了喜滋滋的凑过来和他们并肩走,直戳马嘉祺的手臂撒娇说小马哥再讲两个呗。

 

马嘉祺瞧着笑的前仰后合的傻弟弟心道这笑点也太低了,却还是声线温柔的又回忆了两个讲给他。

 

丁程鑫在旁边瞧着俩人‘父慈子孝’的画面直道可比冷笑话有意思多了,不由抚掌大笑,引的其他几个弟弟纷纷一脸状况外的迷茫。

 

 

 

 

 

路演结束后丁程鑫垂头跟在弟弟身后上了车,他又困又累只想赶紧休息。夜晚灯光昏暗,随行的Stf点了好几遍人头也没校准,只好扯着嗓子问还有谁没上车。

 

丁程鑫探头瞧了一圈,也被过于昏暗的光线迷了眼,只好扬声喊大家报数。他的一话音未落,马嘉祺便在他身后跟着报了二。丁小队下意识回头看去,只见马嘉祺窝在座椅里扬颌对他笑的温柔。丁程鑫被他这笑容晃花了眼,心跳陡然漏了一拍。他轻咳一声掩饰过去,抬手跟着Stf点人头。

 

“齐了齐了,开车!”累觉不爱的Stf喊的撕心裂肺。道路两边的行道树缓缓退去,他们终于远离了人群包围得到了片刻安宁。

 

折腾了一天崽子们都累了,一个个歪在座椅上七扭八歪睡的直流口水。丁程鑫却托腮看着车窗外灯火辉煌的城市睡意全无。

 

他很想看看外滩,看看东方明珠,但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都只能想想作罢。他正兀自遗憾着,马嘉祺温柔的声线便突然在安静的车厢内炸开。

 

“姐姐,我们都没来过上海,能不能让我们下车看看啊?”

 

丁程鑫猛的回头看去,却只见到马嘉祺对他眨了眨眼笑容无辜。他一时分辨不清对方是无意还是刻意,期待却因他这句请求迅速蔓延开来。

 

“是啊姐姐,不能看外滩,就让我们感受一下上海的夜风吧。拜托了嘛!”丁程鑫转回视线对着随行Stf撒娇,试图得偿所愿。

 

迷迷糊糊的弟弟们都被他们这两句话引的心思活泛,纷纷使出看家本领开始谋求这可怜的福利。

 

Stf是照顾他们很久的老人,瞧着自家崽子们一个个脸上都写满了渴望也不由心软。她再三跟司机确认没人跟车才终于点头松了口,然后毫无疑问的被欢呼和甜言蜜语包围。

 

车在路边缓速停下,大门一开,丁程鑫第一个跳下了车。

 

他们在光线明亮的十字路口下了车。夜色已深,路上没什么行人。崽子们欢呼一声都撒了欢的跑来跑去试图拥抱上海的晚风。

 

马嘉祺站在车门边上没动窝,视线随着丁程鑫来回转悠。Stf看了一圈见崽子们都还算老实这才调转注意力。

 

“嘉祺你怎么不下去玩儿?”她看着第一个张嘴提议的小孩儿却并不在意这难得的机会般闷不吭声的站在车前。驼色大衣在路灯下折射温暖的光,唇角一抹温柔笑意将二月寒凉的晚风尽数驱逐。

 

“啊……穿少了有点儿冷,就不下去了。”马嘉祺笑的眉眼弯弯,目光却始终没动分毫。Stf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只看到色彩明艳的霓虹灯牌。

 

她不由疑惑的抓了抓头发,调侃两句好吧好吧,你们这个年纪的男孩子的心思不能猜啊。

 

马嘉祺也不辩驳,余光里瞄见人摸出了手机才又抬眸去找丁程鑫的身影。

 

小狐狸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辆小黄车,正从不远处欢呼着向他逆光而来。他瞳眸里漫上了水雾,红唇一片潋滟。发丝被风吹拂着飘在夜空中,披光载月向他而来。

 

马嘉祺呼吸一窒。

 

“Hello小哥,坐车吗?”丁程鑫在他面前停下,单脚支地抬头看着他,笑容明亮。

 

马嘉祺下意识将对方的小黄车打量一圈哭笑不得:“干嘛,坐前篮儿吗你要我?”

 

“坐啊!”丁程鑫拍拍车筐仰头笑开,理直气壮。

 

“我不。”马嘉祺一边说着一边从车上跳下,绕开护栏在成排的小黄车前停下脚步举着手机弯腰:“我也想骑,我开一辆我开一辆。”

 

“好。”丁程鑫闻言停下动作等在原地,眼见对方扫了码才又踩了两下试图先行。

 

贺峻霖从一边凑过来也低着头要开一辆,丁程鑫被他拦了路,拍着车把模拟车铃滴滴滴直叫,马嘉祺推着车跟在身后,闻声不由笑弯了眉眼。

 

两个人并排绕着长长的马路骑了一圈才算勉强过瘾,跟着疯够了的弟弟们一块儿排队上车。

 

车内灯光暗下,耗尽精力的一群少年终于瘫在座椅里老实了。

 

 

 

 

 

 

马嘉祺是被闹钟声吵醒的,他不情愿的睁开眼动了动身体,这才发现腿被压着。身侧的人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动作,嘟囔了两声却没把腿移开。

 

马嘉祺盯着天花板反应了两秒钟才想起来今夕何夕。

 

昨晚回了酒店已是深夜,崽子们都累的不轻没了精力再折腾打闹。一下车便按照早就分好的房间三两一伙儿的四散开来,排队洗漱完毕就都安安静静的睡觉了。

 

马嘉祺抬手揉了揉头发,放轻动作去摸床头还在响铃的手机。

 

刘耀文也被这声音吵醒了,支起身子迷迷糊糊的瞧了两眼,见他关了闹钟便脑袋一趴又沉入梦乡了。

 

丁程鑫似乎是清醒了,也撑起身体睡眼朦胧的瞧了两眼。

 

“还有一个钟头才集合,再睡会儿吧。”马嘉祺的视线从小狐狸湿漉漉的眼角移开,不动声色的将还未响铃的两个闹钟都关了。

 

“嗯!”丁程鑫用力点头应了一声,歪着头凑过来将脸埋进他颈窝,只留泛红的耳朵尖在被子外。

 

潮热呼吸不断拍打在敏感的颈间皮肤,马嘉祺垂眸扫了眼胸前横着的手臂无声叹气。

 

 

这可真是,甜蜜的折磨。




TBC

评论(3)

热度(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