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暧昧实验(现实向/05)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5




丁程鑫是属于睡觉时被吵醒就很难再入睡的人,他迷迷糊糊的在马嘉祺颈窝蹭了两下睡意也去了大半。小狐狸一条胳膊还搭在人胸口,他紧闭着眼睛不愿意起床,只探手无意识的顺着马嘉祺胸膛小腹一路向下,直到指尖触及温热滑腻的腿侧皮肤才反应过来。

 

马嘉祺昨晚睡觉没穿裤子!

 

他顿时涨红了脸,被烫了般噌的一下收手转身,只留后脑柔软的发丝和领口若隐若现的颈后皮肤背对着马嘉祺。

 

该害羞的人是我才对吧……?

 

马嘉祺哭笑不得。他本来是想伸手去环丁程鑫的肩膀,不成想刚动了动胳膊小狐狸便突然摸他。毫无准备的小马哥顿时僵了动作不敢再动,一时面色复杂的盯着对方发旋不发一言。

 

两个人气氛诡异的突然沉默了几秒钟,末了还是马嘉祺先咳了一声打破沉默。

 

“丁儿,醒了吗?”

 

“……”丁程鑫把被子往上扯了扯不吭声。

 

马嘉祺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下床。他坐在床边背对着丁程鑫穿裤子,窸窸窣窣的声音撩拨的小狐狸心痒难耐,悄咪咪转过头去看他动作。马老师一直形体优越,看起来虽然瘦却勉强也能跻身脱衣有肉的行列。薄薄的腹肌线条清晰又好看,腰细腿长肩宽背直。前两天录节目时被迫撩起衣摆露个肉,不知迷的多少姑娘在超话里哀嚎不给活路。

 

丁程鑫想着便忍不住笑出声来,暗自得意这么完美的肉体我天天见到底有啥好新奇的。

 

马嘉祺被他笑的莫名其妙,下意识转身看他。他还抓着腰带没扣,没打理过的头发蓬松的像鸟窝。满脸迷茫的看着小狐狸挑了挑眉:“你笑什么呢?”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丁程鑫被他这个造型逗的愈发忍不住笑,干脆翻身瘫在床上抱着被子大笑出声。他笑的肩膀直抖,眼见马嘉祺似乎已经被笑的恼羞成怒要扑过来才赶紧收住笑声故作严肃的道:“你怎么把衣服穿上了?”

 

“……这么冷我当然要穿衣服啊。”马嘉祺简直无语。他将裹成毛毛虫的人从上到下打量一圈,干脆利落的选择性无视了小狐狸的尬聊,扣好腰带便翻身上床又嘻嘻哈哈的闹成一团。

 

又一次被吵醒的小学生终于忍无可忍,撩开被子跳上两个人的大床选择加入战争。

 

三个人滚做一堆闹了好一会儿才喘着粗气老实下来,马嘉祺看了眼时间叫两个人赶紧起床整理,这才跳下床先去卫生间洗漱。

 

等他们都收拾好东西下楼集合时人已经来的差不多,已经下楼的崽儿们分成两组围在一处剪刀石头布,就地取材酒店的地板砖跳格子。

 

丁程鑫和马嘉祺作为两边的队长率先对决,结果小狐狸技不如人先输一局。马嘉祺组的弟弟们还没来得及高兴,便听丁程鑫瞪着漂亮的眼睛跟小马哥撒娇。

 

“好,输的先是吧!”

 

弟弟们目瞪口呆。

 

“对啊,输的先。”敖子逸不愧第一竹马,果断选择见风使舵。

 

马嘉祺忍不住垂眸笑开,连点下颌应他:“好,输的先输的先。”

 

丁程鑫理不直气也壮。

 

胡乱玩儿了一会人终于齐了,Stf点了人头便招呼着大家伙儿排队上车准备出发。

 

 

 

 

 

 

年关将近,各大交通枢纽迎来出行高峰。背井离乡的人们纷纷迫切的想在这个传统节日前返乡,与家人欢度佳节。

 

孩子们当然也不例外。

 

一路上几个年纪小的已经将家乡的过年传统和各种美食不厌其烦的叨叨了好几遍,末了更是十分幼稚的为到底哪里的年夜饭最好吃这一幼稚问题辩的脸红脖子粗。

 

小学鸡。

 

丁程鑫撇了撇嘴暗自槽了一句收回视线,目光略过车窗外飞速倒退的路灯行人落回旁边的马嘉祺身上。

 

“欸小马哥,你们河南过年有什么好吃的啊?”

 

马嘉祺歪头笑盈盈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丁程鑫顿觉大哥地位被挑战,不死心的又将问题重复了一遍。

 

这次马嘉祺没再不吭声,却语调温柔的道:“你来我家过年不就知道了嘛。”

 

丁程鑫一怔,莫名面色发了烧。他恶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气呼呼的窝回椅子里玩儿手机去了。

 

 

 

 

 

 

路程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下了车孩子们围在一起互相做了告别便各自奔赴自己的目的地。

 

马嘉祺往北,丁程鑫向南。

 

来送机的粉丝们将他们层层包围,推挤着他们越来越远。临行前马嘉祺隔着人海远远的往丁程鑫的方向看了一眼,对方和他一样被长枪短炮团团围住,正偏头和同行的敖子逸不知说些什么。

 

马嘉祺看了两眼收回视线,垂头捏着耳机线脚步不停。

 

 

到家时已是深夜。

 

马嘉祺将父母哥哥劝慰好简单冲了个澡爬上床。他已经很久没在这张床上休息过,蓦的一瘫瞬间觉得身体都软了下来。

 

他本来累极,路上便已将倒头就睡的计划确定了好几遍。但等他真的躺在了床上却反而突然之间睡意全无。

 

马嘉祺瞪着天花板出神,心底莫名的燥意却愈演愈烈。

 

他啧了一声从床上坐起来探身去摸手机,这才发现丁程鑫五分钟前给他发了条微信问他到家没有。

 

马嘉祺一拍脑袋后知后觉自己真是忙懵了,连报平安这种事情都能忘。进家门前因为怕打扰家人休息调了静音的手机也忘了调回震动。

 

他赶紧点进微信给丁程鑫回了条消息,又到十个人的群里发了个胜利的表情,这才向上滑屏补记录。

 

弟弟们到家的时间都比他早,胡聊了两句就小马哥最慢便都没了动静,估摸着都是太累抓紧时间去补觉了。马嘉祺笑了笑又把记录拉到最底下,见没人回复他便退回主屏看了一眼。

 

丁程鑫也没回他,马老师扫了眼时间盘算小狐狸说不定是秒睡了。

 

他正想着,丁程鑫的头像下便跳出来个红圈一。马嘉祺喜上眉梢,点进去看了眼对方的消息噼里啪啦的回复。

 

丁程鑫本来就只是因为迟迟没见他报平安才撑着没睡,中间不知道迷迷糊糊睡过去多少回。此时见马嘉祺安全到家顿时放下心来,硬撑着跟他聊了两句便耍赖说困了要睡觉。

 

马嘉祺哭笑不得,赶紧好声好气的哄了两句。丁程鑫临睡前还不放心的又叮嘱他也赶紧睡不要熬夜,马老师忙不迭的应了,这才把小狐狸哄的心满意足的去睡觉了。

 

 

惹人心烦的燥意不知不觉间消失了。

 

马嘉祺将脸埋进枕头里,鼻腔里满溢熟悉的洗衣粉香气,不过片刻便也睡了过去。

 

枕边的手机收到一条微博推送,屏幕骤然亮起。

 

锁屏壁纸上,丁程鑫穿着今早从酒店出来时的那套衣服,正对着镜头笑的温柔。




TBC

评论(9)

热度(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