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How old are you

*祺鑫AU
*竹马竹马/校霸x校霸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马嘉祺将手里的风纪册往前翻了一页,修长的指尖顺着最底下的名字往上滑了一小段停住,余光瞟一眼人名后跟着的数字面不改色的翻回当前页面,下笔如有神。

 

 

2018年5月8日,高一五班丁程鑫本月第十二次迟到。

 

 

写完这句他啪的一下把本子合上,略微眯着眼打量面前吊儿郎当站着的人。

 

丁程鑫并不在意对方审视般的目光,他一条腿膝盖微曲,懒洋洋的站在原地任着马嘉祺瞅他。扬颌盯着校门口那块久经风雨的石碑目不转睛,漆黑的漂亮瞳仁乌溜溜打着转,粉嫩舌尖舔过嘴角,丝毫注意力没分给面前肩带红袖章的竹马。

 

“丁程鑫,你越来越能耐了,这个月才过去八天,你就迟到了十二次。”马嘉祺的视线自人湿漉漉的舌尖上移回到丁程鑫脸上,本子随手扔给身后的张真源上前一步。

 

丁程鑫下意识抬脚想退,后知后觉这动作有点儿怂,只好硬生生停下了动作干咳一声:“你不在这儿堵着我我早进教室了,就是你害我迟到你知道不知道!”

 

他瞪圆了一双漂亮的眼睛,下颌微扬气势十足,看起来像是真的下一秒就要跳过来把马嘉祺暴打一顿。后者却并不在意,只歪头对他笑了笑,两颗虎牙不那么尖利的齿尖隐约晃了晃。

 

丁程鑫一怔,下一秒领口松松垮垮挂在脖子上的领带就被人拽了一把。他随着惯性下意识向前凑了一步,眼睁睁看着马嘉祺精致的眉眼在他面前放大。

 

“我靠!马嘉祺你有病啊,是不是找打!”他嘴上这么说着,却并没有什么动作,放任对方身上清新的皂角香灌满他的鼻腔。

 

马嘉祺似乎也笃定了他不会动手,垂眸给他整了整衣领,指尖翻飞三两下就把人打的乱七八糟的领带系的规规矩矩。

 

“明天早点儿,再迟到我就告诉叔叔阿姨了。”马嘉祺笑眯眯的放开他退开一步,略微侧着身给他让出一条路来,优哉游哉的不吭声了。

 

丁程鑫张了张嘴想骂人,对上马嘉祺那双盛满笑意的眼睛却怎么也骂不出口,末了只得啐了一口道:“你除了会跟我爸妈告状还会干什么?”

 

“还会每天堵在校门口抓你迟到。”马嘉祺面不改色。

 

“……告辞!”

 

丁程鑫一溜烟儿跑了。

 

马嘉祺远远瞧着对方的身影钻进教学楼,脸上的笑意立刻消失的干干净净。

 

“真源儿你带他们在这儿抓人吧,我过去看看丁程鑫。这个月迟到累计超过三次的其他人都直接上报就行了。”

 

“好的老大,没问题老大。”张真源挤眉弄眼的撞撞他的肩,一脸我都懂的表情。

 

马嘉祺也不辩驳,垂眸笑笑甩手走了。

 

 

 

 

 


丁程鑫一觉睡到自然醒,再睁眼第三节课都下课了。他打个呵欠抹了把眼角的生理泪水,抬头灌了一大口饮料。

 

“爽啊。”

 

前桌的敖子逸闻声转过头来:“睡醒了?”

 

丁程鑫摇摇头:“睡觉哪儿有睡的醒的,再睡晚上就睡不着了。”

 

敖子逸撇着嘴给他笔了个大拇指。

 

“欸,最近有没有什么好去处?”丁程鑫两条胳膊搭着桌沿,凑近了些冲敖子逸眨眨眼。

 

“嘿你别说,还真有。横西口新开了家游戏厅,去过的兄弟都说带劲。机器新不说,而且好玩儿的也多。”敖子逸唾液横飞的给丁程鑫飞了个兄弟你懂的表情,成功勾起了对方的猎奇心。

 

丁程鑫把桌子上本就不多的东西一股脑塞进抽屉里起身,走了两步才觉得落下点儿什么。他回头一瞧,敖子逸正襟危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不禁被人给气笑了。

 

“欸我说你,装什么三好学生,赶着紧的走啊倒是。”

 

敖子逸脑袋晃的像拨浪鼓:“我可不去,一会儿灭绝师太的课要考试。”

 

而且小马哥说我再带你逃课知情不报就让我好看。敖子逸默默在心里补了一句。

 

丁程鑫转身凑近敖子逸将人左右瞧了好几圈,抬手往他脑袋上招呼:“是不是发烧烧傻了,来,让爸爸瞧瞧。”

 

“你给我起开!”敖子逸一把拍开丁程鑫的手,宁死不屈的抱着桌子不撒手。

 

“那你抽什么疯呢,赶紧起来走。”眼看马上要上课,丁程鑫愈发没了耐心,揪着敖子逸后脖领子就往起拽。

 

敖子逸被他扯的没了法子,从抽屉里摸出手机塞兜里跟着他起身,嘴里忙不迭的哄着:“得得得,咱这就走还不行吗!”

 

教室里的同学都见怪不怪似的头也不抬,直到两个人出了教室大门才又重新热闹起来。

 

 

 

 

 


丁程鑫眉飞色舞的高叫一声从游戏机前起身,屏幕上硕大的胜利两个字跳出来,光线明艳,愈衬的他眉眼柔和漂亮。

 

“欸三儿,十八校的新老大到底是谁你查到了没有?”丁程鑫一边说着一边又开了局新游戏,白皙圆润的指尖把操作键拍的噼里啪啦响。

 

敖子逸操作控制键的动作一顿,随即漫不经心般嗨了一声:“没啊,哪儿那么容易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藏的那么深,肯定不好查啊。”

 

丁程鑫不觉有他,啧了一声等待进度条读秒:“要我说他就是怂,怕有我这样的英雄好汉挑战他还没捂热乎的扛把子宝座。”

 

“……”敖子逸选择不搭腔。

 

丁程鑫也没在意,等待的间隙又拍了两下操作键:“区区一个学校的老大有什么好炫耀的,等我一统十八校,天天让马嘉祺叫我大哥给我当跟班,让他天天在我爸妈面前装好学生,看我不…”

 

“大哥,逃课出来打游戏爽不爽?”

 

马嘉祺的声音来的猝不及防,丁程鑫一怔,几乎要以为自己出了幻觉。他唰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对上马嘉祺似笑非笑的脸。

 

“我靠。How old are you ??”丁程鑫从椅子上跳起来。

 

“什么?”马嘉祺显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皱眉问道。

 

丁程鑫瞪着圆滚滚的漂亮眼睛理直气壮:“怎么老是你!”

 

“……”马嘉祺忍不住笑了笑,视线仿若不经意般扫过背对着他闷不吭声的敖子逸:“小弟来叫大哥回学校考试啊。”

 

积攒已久的怒气和尴尬终于破表,丁程鑫血气上涌一个没忍住推了马嘉祺一把。

 

“我去网吧你也抓,去台球室你也抓,来游戏厅你还抓。迟到了你抓,早退了你抓,逃课你更是神出鬼没的抓。欸不是我说,马嘉祺你过分不过分,你当警察抓小偷呢还是管女朋友呢?有你这样儿对兄弟的吗啊??你他妈是不是喜欢我啊?天天跟我一大老爷们儿腻腻歪歪你不嫌烦我还嫌烦呢!好好回去做你的乖乖牌行不行?我真…”

 

“你说什么?”本来一声不吭的马嘉祺突然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

 

“啊?什么?”正唾沫横飞的丁程鑫一愣。

 

马嘉祺简直要被他气笑了,虎牙蹭了蹭下唇又问了一遍:“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没有你这样对兄弟的,你不嫌烦我还…”丁程鑫下意识把适才的话重复一遍,明明理直气壮的人越说到后来声音越小。他看着马嘉祺愈发灿烂的笑脸终于聪明的轻咳一声消音了。

 

“你很烦我?”马嘉祺向前一步眯着眼凑近他。

 

丁程鑫脑子里一片混沌,燥意自心底破土发芽迅速成长。他被这无端而来的情绪逼的恶向胆边生,狠推马嘉祺一把不甘示弱的抬眸迎上。

 

“对,很烦你。所以麻烦您老这种乖乖牌,离我这种小混混远一点儿行不行?”

 

马嘉祺的视线扫过背对着他装鹌鹑的敖子逸,又回落在面无表情的丁程鑫身上。

 

“行,如你所愿。”

 

马嘉祺歪头笑了笑,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啊,人生,寂寞如雪。

 

丁程鑫趴在桌子上,一条胳膊横在颊侧长叹口气。

 

“老丁儿你咋啦?叹啥气呢。”敖子逸从前桌转过身来用笔头敲了敲他的桌子。

 

丁程鑫连抬头的兴趣都没有,双眼无神的盯着露了一小片红漆的墙皮摇了摇头。

 

自从那天跟马嘉祺在游戏厅吵了一架以后他还真过了几天安生日子,迟到没人拦,逃课没人抓,就连在学校外的小巷子里约架都没人叫老师来阻止了。马嘉祺果然守诺,不但没再主动找过他,就连俩人一块儿面对面从家门里出来碰上都当没看见他关门就走。

 

明明是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日子,怎么这会儿真过上了,他反而不习惯了呢。

 

丁程鑫换了一边脸趴着,又叹了口气。

 

敖子逸忍不住又转过身来看他,把人脸上的表情打量一圈撇着嘴摇了摇头:“想小马哥呢?”

 

丁程鑫听见敖子逸提马嘉祺噌的抬起头来,下一秒反应过来颇有些尴尬的摆了摆手又趴回桌子上狡辩:“哪儿啊,怎么可能。我是在想,我今天要不要早点儿回家睡觉。”

 

敖子逸盯着他瞧了一会儿突然凑近低声道:“老丁儿,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什么?!你说什么呢!我喜欢你也不会喜欢他好不好!”丁程鑫顿时炸了毛的猫一般豁然起身,力道之大推着桌椅在地面上划出一阵刺耳声响。

 

敖子逸下意识回头瞧了眼班里的同学,好在这会儿人不多,仅剩的几个同学也聪明的假装不在,埋头的埋头,睡觉的睡觉。

 

他转身回来一边拉着丁程鑫坐下一边状似劝慰的低声道:“诶呀我就随便问问的,不喜欢我就放心了。”

 

“嗯?怎么了?啥意思?”丁程鑫只觉敖子逸话里有话,抬眸盯着他发问。

 

“……他谈恋爱了你不知道吗?就跟高二那个校花。”

 

“那个追了他很久的小太妹……?”丁程鑫语气微妙。

 

两个人没闹别扭之前马嘉祺曾经无意中跟他提过,不喜欢太跳的女孩子,更不可能跟小太妹恋爱。

 

那校花也怪,追她的男孩子排成排她一个都看不上就算了,就逮着马嘉祺这一块儿硬骨头啃。最有趣的是,小太妹见了乖乖牌比淑女还淑女,话都不敢大声讲。那些追校花的男孩子里也不乏十八校中有头有脸的大哥级人物,这么久却一个找马嘉祺麻烦的都没有。

 

“不应该啊…”丁程鑫忍不住皱了皱眉,一时也分不清自己究竟觉得什么不应该。

 

前所未有的悔意如潮水翻涌将他层层包裹,心脏像是被一只手紧紧捏着搓来揉去,简直逼的他呼吸急促眼眶发酸。

 

从前从没留意过的件件小事在他眼前飞速而过。

 

冬日里那人微笑着从怀里取出来递给他的早餐,雨天里那人撑在他头顶的伞。帮他打过的架受过的伤,熬夜帮他补过的作业,拒绝女孩子时揽着他的腰开玩笑似的我喜欢他。

 

……

 

丁程鑫眨了眨眼噌的从座位上起身。

 

“我去找他。”

 

敖子逸看着好友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从口袋里翻出手机给马嘉祺发微信。

 

 

报告小马哥,圆满完成任务。

 

 

两秒钟后,手机震了一下,消息页面只有一条未读微信。

 

 

火腿肠已下单。

 

 

 

 

 


马嘉祺站在班级门口的窗台边远远看着丁程鑫从楼梯拐角跑过来,他逆着光,脸颊因急速奔跑染了层红晕。头发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飞舞着,领带却头一遭系的规规整整。

 

丁程鑫在他面前停了下来,漂亮的小狐狸略弯着腰扶膝大口喘气,修长的手指在他面前挥来指去似乎是有话急着说。

 

马嘉祺也不催他,就沉默的单手揣在口袋里倚着墙垂眸看他。

 

半晌,丁程鑫似乎是平复好了呼吸,这才直起腰来盯着他的眼睛道:“马嘉祺,你跟宋雨乔在一起了?”

 

马嘉祺嗯了一声。

 

丁程鑫皱了皱眉,眉宇间的戾气一闪而过。他不由分说的拉扯上马嘉祺细瘦白皙的手腕,半迫着对方把他推进了教师卫生间。

 

丁程鑫挨个儿隔间踹开门,确认无人才转身去关卫生间的大门。

 

砰。

 

卫生间落了锁。

 

马嘉祺也不吭声,由着丁程鑫自个儿折腾。他抱臂倚在卫生间擦的雪亮的瓷砖上,唇角一抹笑意若有似无。

 

“马嘉祺你当初怎么跟我说的,绝对不会跟她谈恋爱?”丁程鑫转回身来远远的盯着他瞧,一时看不清表情。

 

“我跟谁在一起是我的事儿,和你有关系吗?”马嘉祺笑了笑,抬脚向他靠近。

 

丁程鑫皱眉道:“和我没关系?”

 

“你不是烦我吗?咱俩现在不是已经掰了吗,掰都掰了,还有什么关系?”马嘉祺歪头笑着反问,距离却越来越近。

 

“等等,你别过来。”丁程鑫下意识抬手试图让对方停在原地,他顿了顿话头又不放弃的道:“那你为什么突然和她好了?”

 

马嘉祺没理会他的抗拒,脚步不停凑的愈近。他抬手将系的规整的领带一把扯开,平光眼镜被他摘下随手扔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连看起来十分乖巧的头发都被他抹了一把,刘海被撩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

 

风纪委员学生代表歪头对丁程鑫笑,舌尖舔过虎牙唇弧弯的恰到好处,一时间丁程鑫竟有些恍然。

 

“说烦我的是你,因为我交女朋友跑来质问我的也是你。丁程鑫,你怎么这么有意思呢?”马嘉祺面对面贴上丁程鑫,抬手将人圈在门板与身体之间。他略微垂眸笑眯眯的对上丁程鑫的视线,语调平平。

 

“小时候你说你喜欢乖乖牌,我就为你装了七八年的乖乖牌,结果你现在跟我说你又不喜欢了。丁程鑫,要不然你别给自己定义理想型了,喜欢我成不成?”

 

丁程鑫后知后觉马嘉祺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样,他怔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沉默半晌,他神经一跳莫名其妙问道:“你不是有女朋友吗?”

 

马嘉祺似乎也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眉梢微挑声线低沉。

 

“假的。”

 

“那你喜欢我吗?”丁程鑫内心想给如此少女的自己两个巴掌,问出来的问题却毫不含糊。

 

“你说呢,我喜欢你喜欢的都疯魔了,你是真看不出来还是装看不出来?”马嘉祺垂首凑过来,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丁程鑫下颌嘴角。

 

小狐狸弯了弯唇角,抬眸给他一个wink道:“你猜。”

 

“为了补偿我这么多年压抑天性受的苦,也为圆你一统十八校的梦。跟我谈恋爱,你就是总扛把子的男朋友了,考虑一下吗,丁程鑫小朋友?”

 

柔软的吻落了下来。




END

评论(54)

热度(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