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15/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15




要问起程家少爷最近过的怎么样,那绝对是毫无疑问的一个字,爽。

 

自从解决了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程以清的生活就自然而然的又恢复到从前那种潇洒肆意的状态。见天儿和敖三把泡吧把妹当任务,偶尔兴致来了凌晨三四点钟三环飚个车,日子过的可谓是自由自在。

 

这种日子过了快一个月,程以清几乎都快忘了之前和简家闹的不愉快,以致于他在下午四点前睁开眼的刹那差点以为自己在梦游。

 

程以清揉了揉太阳穴,熟悉的宿醉感却并未涌上来,他紧蹙着眉头又在被窝里蹭了蹭,后知后觉想起来昨晚并没和敖三通宵喝酒。

 

他伸手去摸床头柜子上放着的手机,指尖沿着桌面纹路捏住充电线一把扯下,这才抓着冰凉的手机送到眼前。

 

早上八点十五分,一个平常对他来说应该是刚进入梦乡不久的时间。手机右上角的电量依然维持在安全线以下,看来他日常忘记给手机充电这种事情和他是否宿醉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程以清用两秒钟时间思考了一下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堕落’,然后猛然想起自己究竟是为什么突然有了一天正常作息。

 

今天是他爹程明谦从国外回国的日子,他提前三天就被他妈追在身后耳提面命,自然不敢再因为睡过头而错过去机场接他爹的事情了。

 

程以清扔开手机起了床,先去浴室里冲了个澡,然后把自己打理的风流倜傥,这才转着车钥匙出了门。

 

顺风顺水度过的这个月,就连简亓也像从没出现过一样,在他的生活里消失的干干净净。如果不是上次发情期他不可自控的想起被简亓标记时的快感,程以清几乎都要以为简亓只是他的一个假想存在。

 

可无论如何,他和简亓的身份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们没可能。程以清比谁都清楚这一点,于是干脆强行忽略了他不经意间对简亓的那两三点惦念。

 

今天天气不错,只是路上太堵,但堵车这种事情在帝都简直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程以清看了眼时间心里不由着急,他爹的飞机眼看要降落,他却还堵在机场高速迟迟过不去。

 

得,今儿这顿训斥他铁定逃不开了。

 

程少爷长叹口气,认命都瘫在驾驶座上不动了。

 

等拥堵路段过去,距离程明谦下飞机的时间已经过去快四十分钟,这要是凌晨两点半,程以清保准又一脚油门踩到底,飞似的赶过去了。可这会儿不成,帝都的白天,饶是程少爷无法无天惯了也不敢猖狂。

 

程以清把着方向盘老老实实的匀速驾驶,低头瞟眼手机屏幕翻出他爹助理的电话打过去。电话通的倒是快,就是迟迟没人接。

 

这情况着实少见。

 

程明谦的助理跟了程明谦十几年,可以说是看着程以清长大了,就算手头再忙也不可能不接他的电话。

 

程以清不死心的又打了一遍,这回更痛快,手机屏幕闪了闪,直接因为电量太低自动关机了。

 

“我靠。”程以清不由心头一跳,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越接近机场心里的不安就愈发严重,程以清眼皮直跳,偏头扫视来往匆忙的车辆。

 

到路口时他的车被拦下,几个警察正拉着警戒线封路,他摇下车窗把驾驶证递给前来检查的警察,扬起个笑脸询问。

 

“欸警官,前边儿怎么了,为什么封路啊?”

 

结果警察叔叔并没有回答他,翻了他的驾驶证以后只抬眼皮子瞧了他一眼,答非所问道:“程明谦是你什么人?”

 

程以清一怔,下意识答了一句:“我爸。”

 

警察似乎很是可怜的看了他一眼把驾驶证还给他,接着又道:“机场发生了意外爆炸,程部长受了重伤,已经被送到最近的医院了。上头特意交代过,见到你让你直接过去。”

 

程以清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发生了幻听,他眨了眨眼,连车窗都忘记摇上去就调了头。

 

他调头时和后边刚上来的车打了个照面,程以清鬼使神差的顺着没摇上去的车窗瞄了一眼,隐约间似乎看到了简亓的脸。然而还不等他细看,两辆车已经擦肩而过再也瞧不见了。

 

程以清没再多想,心里惦记着程明谦的安危,一脚油门到了底,恨不得直接在车辆渐少的大路上飞起来。

 

 

 

 

简亓到机场时场面依然混乱,好在伤员都已经被及时送往周边的医院。媒体记者闻讯以后蜂拥而来,平均每隔两米就有人举着话筒站在摄像机前说话。

 

他示意司机远远的在路边停了车,默不吭声的旁观着。首都机场是什么安全级别不用多说,可就在这种场合竟然发生了爆炸,那这件事情就很有意思了。简亓一接到消息就先对此产生了疑虑,他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选择了来现场看看。

 

简亓这段日子并不太好过,上有简从安明里暗里的警告打压,下有简戍毫无章法的围追堵截。他步步都走的谨慎小心,就怕一个不注意着了道。不过他到底也经营了不短的时间,虽然被简从安处处掣肘,实力上倒并没动摇根基,只是每一步都走的困难了些罢了。但仅仅如此就已经够他糟心了,每天都要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烦的他有时候连假笑都懒得维持。

 

可要说起简亓心里最烦躁的存在,当属程以清了。

 

他对程以清动了真心思,可就程以清这个人,还有两个人的身份家庭背景,所有一切都像一道鸿沟横在他们两个人中间,险过天堑,难以逾越。如果两个人都是同样心思倒也好说,偏生目前看来,一切不过是简大少爷一厢情愿而已。思来想去,简亓决定还是先缓一缓,一切都慢慢来。

 

最开始他还需要强行克制着自己去找程以清的冲动,后来他也被简从安刻意派下来的俗物杂事纠缠着脱不开身,惦记程以清的心思也就没那么煎熬了。

 

来机场的路上他还想着程以清会不会也受伤了,好在他派去盯程以清的人说程以清并没接到程明谦,安全的很。悬着的心放下了简亓又开始想或许他能远远的看程以清一眼,结果显然,老天爷并不给他这个机会。

 

简亓并不知道,就在刚刚,他和程以清还发生了一场风驰电掣般的偶遇。




TBC

评论(29)

热度(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