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18/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18


 

程氏集团的会议室位于整座大厦的最顶层,程明谦不在这边处理事务的时候这里少有人至,不过虽然今天程明谦不在,会议室里却还是热闹的很。

 

说是热闹,倒也不是什么熙熙攘攘的吵闹景象,只不过是多了些人气而已。

 

长长的红木会议桌两侧此时坐满了西装革履的诸位董事,他们面色各异,目光却落在同一个方向。

 

程以清以手支颐略微垂着头,任由各种意味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看起来颇有些疲惫,但是面色倒还好,只是抵在眉心处反复揉捏的拇指怎么也没把蹙起的眉头碾平。

 

“少董,和陈家的合作到底怎么办?时间紧迫,您还是尽快下决定吧。”

 

会议室里又沉默了片刻,末了终于有人受不了似的先张了嘴。

 

程以清动作一顿,抬眸往他下首看了看,正对上他三叔隐含嘲讽的一张脸。

 

“这么长时间三叔都等了,这会儿怎么等不了了?”心知他这三叔不安好心程以清也不客气,狐狸似的一双眼睛从他三叔身上移开视线,淡淡的将在场所有人都扫了一遍。

 

程明礼被侄儿不软不硬的堵了这么一句顿时脸色一沉,他瞟了眼坐在对面老神在在的程明义咬了咬牙,心道既然你这小辈当众折我的面子,我这当叔叔的自然也不用仁慈了。

 

“以清,话不能这么说,三叔着急自然也是为了程氏好。我听说简家也有人和陈家接触过了,我们程家再不抓紧,怕是到嘴边的肉就要飞了。”

 

程明礼这话丝毫没客气,言辞间连面子工程都放弃了,说完便抱着手臂倚靠在沙发椅上挑衅似的看向正中位置的程以清。

 

他这侄儿确实哪里都好,可惜是个Omega,他程家偌大的家业当然不能交在一个Omega手里。从前他大哥还好的时候这话他自然只敢在心里想想,但这会儿程明谦已经躺在病床上醒不过来了,他这心思自然也就活泛起来了。

 

程明谦是个商人,但同时也是政客,这身份虽然束缚着他颇有些畏手畏脚,但好处自然也不必细说。

 

程家和简家不同,简家在商界沉浮多年,直到简从安这一辈才从了政,底蕴不可谓不丰厚。但他程家是程明谦从政后半路出家涉足商界,相较起来自然稍弱了简家一头。但程明谦是个有能力的,当然不可能甘心被简家一直压在头上。这些年经过他的两边经营,不但在官场和简从安斗的不分轩轾,在生意场上更是奋起直追,直接威胁到简家的根本利益。这也是这些年简家和程家愈发不对盘的主要原因。

 

程以清自然不知道他三叔一时间想了这么多,他只是半眯着眼似笑非笑的将其打量一圈,末了才云淡风轻的道:“和陈家合作不是小事,其中种种还有待商榷。不能因为简家我程氏就鲁莽,这要是被外人听了还以为我程家是怕了简家呢。”

 

程以清最近医院公司两头跑,除了程明谦中毒的事还要调查爆炸事件,程氏的大小事务也尽数落在他身上。他倒是知道两个叔叔的动作愈发放肆,只是高强度的压力下颇感力不从心,到了这时候连虚与委蛇都不愿意了,干脆痛快的撕破脸。

 

“你!”程明礼眼皮一跳,竟被程以清堵的一时无话可说。

 

“我看有待商榷是假,拖延时间才是真吧。以清,莫不是那简家小子给了你什么好处,才让你忘了你到底姓什么了?”

 

程明礼正恼火着,对面始终一言不发的程明义却突然张了嘴。他和程明谦六分相似的脸上此时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说出来的话却毫不留情面。

 

程以清的脸色陡然阴沉下来,他面无表情的对上程明义的视线,低声反问道:“二叔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您再说一遍。”

 

程明义也被程以清的脸色唬的心头一紧。他这个侄儿虽说是个Omega,但事实上他们都知道程以清比大多数Alpha都优秀也狠戾的多。可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他自然不可能认怂,于是干脆咬咬牙接着道:“以清,二叔听说前段时间你和简家那个叫简亓的Alpha来往甚密,甚至一起在简家的酒店过夜了啊。”

 

程以清双眸微眯怒极反笑,连带着声线都低沉了几分。

 

“所以呢?二叔想说什么?”

 

“二叔想说什么以清当真不知吗?你们年轻人,干柴烈火性别吸引当叔叔的当然理解。你们小年轻谈恋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但是不该牵扯到家族利益。即便以后你真和简家那个小子怎么样了,你也还是姓程,万事还是要以我们程家的利益为先。”

 

“二叔的意思是说,我和简亓有私情,并且因为这个置我程家的利益于不顾了?”

 

程以清语调低沉,目光仿佛淬了冰刀似的扫过会议桌前面色各异的诸位董事。

 

到了这会儿程明义倒是想开了,当下也不理会程以清的目光,只低下头摆弄面前的钢笔笔盖,嘴角却嘲讽似的弯了弯。

 

“那可不一定。”

 

“就是,那可不一定。以清你一个Omega,抵不住本能服从Alpha我们当叔叔的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你可不能枉顾我们程家的利益。”程明礼安静了没几分钟,见他二哥都张嘴了立刻接上,软刀子捅进去偏偏脸上还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三叔说我抵不住本能顺从简亓?”程以清音调略轻,尾音稍稍扬起,脸上更是笑意温和。但任谁都能听出他话里的冷意。

 

程明礼被他这侄子的气场唬的一缩脖子,下意识看了程明义一眼。后者也正看着他,见他目光过来轻轻点了点头,程明礼见状底气也足了起来。

 

“以清你也别不承认,Omega对Alpha没有抵抗力这种事情,在座的各位董事都是你的长辈,难道还有谁不知道吗?别说简亓现在让你拖延和陈家的合作,哪怕他让你要了大哥的命你恐怕也不会拒绝。谁知道爆炸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全都看过新闻,那天你和简亓可都去了现场。”

 

程明礼话音一落,安静的会议室里顿时爆发出一阵嗡嗡的议论声。一直保持着沉默的董事们终于坐不住了,三三两两的开始和身边的人议论起来。

 

程明义和弟弟对视一眼忍不住得意的笑了笑,随即立刻打蛇随棍上,义正言辞的道:“如果你只是听简亓的意思拖延我们和陈家的合作我们这些长辈倒是还能原谅你,但如果你和简亓合谋弑父,可别怪当叔叔的不念亲情了!”

 

程以清食指微曲轻轻敲击着红木桌面,眸色深不见底,唇角的笑意却压不住似的愈发冷然。他倒是没想到两个叔叔为了夺权连这种话都敢说,一时竟连适才的怒意都压下了几分。

 

“你们的意思,是说拿到以清弑父的证据了吗?”

 

这边程以清还没想好怎么应对,那边会议室的大门猛的被人从外边推开。在座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偏头看去,只见敖国栋面色凛然的直奔程以清而来。

 

敖三跟在父亲身后面色严肃,但视线一对上程以清的便立刻不正经起来,挤眉弄眼的生怕对方没看见他似的。

 

程以清当即心里一松,嘴角的笑意也散了几分冷意。

 

“两位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是拿到以清弑父的证据了吗?”

 

敖国栋军人出身,面色颇有些肃杀气,他鹰隼般的目光在程明义和程明礼身上一一扫过,见两人都不敢答话才冷笑一声,一把将手里的文件甩到桌面上。

 

“看来二位并没有证据,只是信口雌黄罢了。不过你们没证据不要紧,我倒是想请二位解释一下这段时间你们管理的分公司的账目问题。”

 

程以清本来还一言不发的看着两位叔叔,闻言顿时面色一变,下意识将视线落在他舅舅扔在桌上的文件上。

 

这段时间他精力不够,对账目这一块倒的确没怎么查看,没想到竟被他们钻了空子。

 

程明义程明礼两人也面色骤变,目光晦暗的对视一眼。他们敢在这会儿动账目,自然也是费了不少功夫的。没想到在他们看来万无一失的账目竟还是被敖国栋查出来了。

 

“两位叔叔,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舅舅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程以清双眸微眯笑容危险,身体略微前倾作势就要探手去拿那文件。

 

程明义猛的起身一把抓过桌面上的文件,艰难的挤出一抹笑容。只是他又惊又惧,还掺杂着怒意,那笑容着实难看。

 

“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以清,给当叔叔的几天时间,我们一定把事情查清楚。”

 

“哦?”程以清尾音一扬,随即笑了笑道:“那好,两天以后,还请两位叔叔给我一个结果。”

 

“两天?!”程明礼本来看他二哥抢到了文件刚松一口气,闻言顿时声线拔高。

 

程以清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略微阖眸,面色危险。

 

“三叔觉得有问题吗?”

 

“……没有没有,没有…”程明礼不敢再讨价还价,连连摇头。

 

程明义见状暗叹一声果然还是小看了他们这个侄子,却因为着急回去平账也没心思后悔,只说如果没事他们就先走了。

 

程以清这才懒洋洋的又问了一遍谁还有什么事情或异议吗。看了这么一出在座的各位人精自然都知道这一遭是程以清赢了,当下也没人再往枪口上撞,于是这场会议竟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等会议室里不相干的人都走光了敖三才长舒口气一屁股在程以清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不过碍于敖国栋还在倒也不敢太过放松。

 

敖国栋倒是没再说什么,只关心了程以清几句,又征求了他的意见说安排敖家的人过来帮忙。程以清想了想自己目前的情况,末了还是犹豫着点了头。

 

那边敖国栋刚一离开,敖三立刻像匹脱了缰的野马,彻底放肆了。他整个人瘫在柔软的椅子里,嘴里已经开始不住的跟程以清碎碎念。

 

程以清一边心不在焉的回应他的话,一边垂眸看向手机屏幕。

 

简洁的短信页面上寥寥几条消息,最后一条只有三个字。

 

 

别担心。

 

 

最上方的那串数字已经被备注取代,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简亓。






TBC

 

——

一点儿都不想写过渡章,只想让他们赶紧谈恋爱,可是不写又不行,麻烦。不过过渡章终于都写完了,接下来就正式开始恋爱倒计时了。

评论(14)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