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暧昧实验番外之匪我愆期(现实向/02)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2




马嘉祺也被丁程鑫这句小朋友叫的心口一热。

 

他努力压抑了一下笑的欲望故意撇嘴做了个嫌弃的表情,然后毫无疑问的接收来自小狐狸的暴力甜蜜。

 

丁程鑫靠的愈近,马嘉祺下意识后退两步抬手去拦。指尖相触掌心贴合,下一秒两个人双手交叠着无比自然的十指相扣。温热自相贴的皮肤蔓延开来,迅速将两个人耳朵尖都灼红成一片。

 

“我以为是在戏里面!”马嘉祺瞟一眼正在跟拍的镜头从饭制视频想到剧本,拇指指尖轻蹭小狐狸虎口从善如流。

 

丁程鑫顿时反应过来。总不能被粉丝知道他和马嘉祺私下还看了饭制视频,那岂不是…

 

小狐狸眉眼弯弯的笑起来,双臂向下带的马嘉祺不自觉单膝落地,像是个不正经的求婚礼仪。

 

“哥!哥…!”

 

马嘉祺仰着头对上丁程鑫带笑的脸,膝盖蹭在他鞋面表情难言,却怎么也掩不下笑意。

 

丁程鑫心满意足的放了手。

 

大哥人设不崩,满分。

 

 

 

 

定妆照拍完就正式进组了。丁程鑫家离公司远,为了方便他干脆决定不回家了。

 

Stf知道他要住宿舍张罗着给他安排房间,还问他愿意不愿意和宋文嘉一起住。马嘉祺在旁边站着,闻言顿时脸色有些难看。

 

宋文嘉瞟一眼真团霸和隐藏团霸的表情慌忙摆手道:“别了别了吧姐姐,我习惯自己住。跟别人住我不自在啊。”

 

丁程鑫似笑非笑的的看了他一眼点头附和,笑容乖巧的让Stf给他重新安排。

 

公司的套路大家自然都懂,曾经经历过也没什么话好说。丁程鑫聪明,马嘉祺通透,公司的手段目的他们看的一清二楚。若是从前这样拉着他们奶新人也无所谓,反正无非是在镜头前多些亲密,不吭声也就当默认了。

 

但现在不行。

 

马嘉祺瞧一眼Stf的表情上前一步拽了丁程鑫一把笑起来:“姐姐,让丁儿和我住吧。刚好我跟他讨论一下剧情和表演心得。”

 

丁程鑫没说话,表情却显而易见。Stf看了他们两眼,半天才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笑起来:“行,那就你们俩先住一块儿吧。”

 

“谢谢姐姐。”马嘉祺歪头笑了笑道谢,拉着丁程鑫往外走。

 

小狐狸被他拉拽一把猝不及防,回过头去对Stf笑的甜蜜:“谢谢姐姐,姐姐再见!”

 

马嘉祺闷不吭声的在前,丁程鑫沉默的在后。两个人并肩出了公司大门时天已经黑了,重庆的春天还有些寒意,骤然跨出大门立刻被朔风兜头兜脸的招呼。

 

大抵是实在太冷,总守在楼下的私生都不见踪影。但是两个人还是不敢停留,直到上了出租车才长舒口气。

 

身体甫一放松便被骤然交替的寒冷与热意打了个通透,丁程鑫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低咒一句,身侧的马嘉祺便偏头看过来。

 

“冷了?”他语气温柔,裹夹在空调暖风里平添了些暖意。

 

丁程鑫点点头嗯了一句,双手揣在口袋里盯着他看。

 

马嘉祺也不废话,把围巾从脖子上摘下来抬手给丁程鑫戴好,末了还确认似的拍了拍。

 

丁程鑫也不吭声,任由着对方垂眸动作。

 

 

“你在怕什么?”

 

半晌,丁程鑫突然出声道。

 

“什么?”

 

马嘉祺抬眸对上他的视线,表情却平静的并不像询问。

 

“我问你,在怕什么。怕我们的事情被发现?怕前途堪忧,还是…怕耽误我?”最后一句丁程鑫下意识放轻了语气,他漂亮的眼睛直直的与马嘉祺对视,不想错过他的表情。

 

马嘉祺微微垂眸笑了笑,虎牙齿尖轻轻蹭了蹭唇瓣。

 

“其实也不是怕。你知道我的,只要能和你并肩,什么身份…又有什么关系。”

 

丁程鑫蓦然一怔,他眨了眨眼,半晌凑过去将脸颊贴上人肩头阖眸蹭了蹭。

 

“你说的对。”他语气温柔。

 

“只要我们能并肩,其他的……还有什么关系呢。”

 

马嘉祺轻叹一声抬手环上他的肩,偏头在人颈侧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到达目的地时天色已经黑透了,商厦前的广场上灯光大亮,将偌大一片区域照的亮如白昼。情侣牵手而过,行人神色匆匆。

 

丁程鑫侧身绕过身前的小孩儿和马嘉祺小跑着钻进商场。

 

“啊啊啊啊好冷啊!”

 

他搓了两下手嬉笑着把冻的冰凉的小爪子往人领口塞。

 

马嘉祺被冰的龇牙咧嘴,全然不顾形象。得逞了的小狐狸笑的猖狂,一边哀嚎他要饿死了一边抽出手招呼人快上电梯。

 

两个人又进行了一次纯肉系加餐还美滋滋的拍了个照片发微博,然后看着疯狂上涨的转发量和评论互相调侃。

 

“回去吗?”丁程鑫按亮手机看了眼时间。

 

“再逛逛吧。”马嘉祺探头往下边的楼层看。

 

丁程鑫点点头:“也行,反正时间还早。”

 

“你不愿意吗?”马嘉祺拽着人上了电梯,笑眯眯的逗他。

 

“没啊,怎么可能!毕竟能和马老师一起逛街的人,肯定都是品味超好的人。这不是我的荣幸嘛!”

 

小狐狸眉眼一弯毫不示弱。

 

马嘉祺想起自己在舞台上说过的话,难得有些羞赧。

 

两个人逛了两圈买了几件衣服和一些小玩意儿,最后马嘉祺说外边肯定特别冷,忽悠着丁程鑫又一起买了两件一样的棉服外套。

 

到了宿舍丁程鑫冷的不行先钻进浴室去洗澡,马嘉祺瘫在床上摆弄手机,看了眼微信才发现弟弟们都在群里调侃他和丁程鑫二人约会被拍。

 

一头雾水的马老师切了小号爬上微博,祺鑫超话里刷了两下才发现他和丁程鑫逛街被拍了。

 

照片里他和丁程鑫背对着镜头并肩前行,丁程鑫帽衫的帽子并没有将两个人相同款式的外套图标遮住。他们步调一致,身影镶嵌在巨大辉煌的天幕灯光下,朦胧的像是剪影。

 

丁程鑫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三两步凑过来往他床上蹭。

 

“你看什么呢,笑的跟傻子似的。”

 

“喏。”马嘉祺也不解释,只把手机递过去让他看。

 

丁程鑫胡噜一把湿漉漉的发梢傻眼了:“我靠,又被拍了!都怪你!”他一边说着一边故作凶狠的扑过来把马嘉祺压在身下。

 

毛巾和手机都被扔到一边,两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闹了好一阵才气喘吁吁的分开。

 

马嘉祺撩了把丁程鑫的头发起身往浴室去,边走边怼他。

 

“又头发都不吹就出来,感冒了你就知道难受了。”

 

“别废话了!爱卿速速取来吹风机为朕把头发吹干,朕重重有赏!”丁程鑫翻身去找马嘉祺的手机,语气里满是笑意。

 

马嘉祺把吹风机插头接好站在床边笑眯眯的看着用他手机刷微博的小狐狸歪了歪头。

 

“起奏陛下,微臣不要金银布匹,只求佳人在怀。”

 

丁程鑫仰头对他笑,眉眼完成月牙。他重重点了点头,伸手去抱马嘉祺的腰,脸埋在人胸口声线动人。

 

“准奏了!”




TBC

评论(11)

热度(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