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风花雪月(07)

*现代架空AU
*总裁赵x学生峰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07    关于游戏




吕鋆峰课少人闲,平常没事儿的时候沉迷打游戏。前有王者后有吃鸡,把好好一个大好青年愣是迷惑的成了网瘾少年。

 

自从搬入总裁家他的课余时间更是多了起来——以前在宿舍没课的时候经常被室友以各种理由强拉出去闲逛,美其名曰‘透透气’。与赵志伟同吃同住以后这种几率直线降低为零,毕竟赵先生要赚钱养家打理公司养活员工和他们的家属上千张嘴。所以总裁很忙,非常忙,特别特别忙。

 

虽然还没到每天加班的程度,但是在家陪吕同学的时间也仅限于下班后。好在赵志伟知道陪男朋友的重要性,从不把工作带回家做,每天下了班就回家。吕鋆峰也是善解人意懂事听话的好孩子,从不抱怨自家男朋友空闲时间太少陪他的时间不多。

 

有课就去上课,没课了就在家里睡到自然醒。家里两天打扫一次,偶尔还能赶在总裁下班回家之前做一顿丰盛的晚餐,从而得到来自男朋友的夸奖。

 

课少又没事做的时候没有馅同学就窝在沙发上玩儿个手机看个电影,不过他最青睐的,还是打游戏来打发时间。

 

说起游戏,吕同学有绝对的发言权。作为一个热爱电子竞技的男孩子,从QQ飞车到剑三魔兽再到突然风靡全国的各种手游,他全部都有涉猎。高三时他迷恋上了王者荣耀,下课打放学打半夜在被窝里做梦都是抢英雄。要不是之前成绩底子好临近高考前两个月又忍痛割爱戒了游戏,能不能考上现在的一本大学就是两说了。

 

高考结束后放飞自我的吕鋆峰同学也没日没夜的玩儿了一个星期,把高三一整年没玩儿痛快的全补回来了。

 

不过再好玩儿的游戏玩多了也就腻歪了,吕同学自从玩儿了个身心舒畅后便不复从前的痴迷状态。上了大学以后室友都打王者,他也就偶尔跟着一起开黑,只是通常都是打几局就放弃了。

 

不过最近,他又迷上了新游戏——吃鸡。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然而吕同学诚然已经等不到晚上了,此时此刻,他正抱着手机在沙发上打的激动。

 

赵志伟推开门迎接他的便是吕鋆峰的一句粗口,他捏着钥匙愣在原地,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挨骂的并不是他。

 

总裁哭笑不得,他一边换鞋一边探头往客厅瞧。果不其然,吕同学正盘着两条大长腿窝在沙发上打游戏。

 

要说吕鋆峰有什么隐藏极深的毛病,大概就是打游戏爆粗口了。

 

这是住在一起后赵志伟偶然之间发现的。

 

在总裁的认知里,吕鋆峰一直是小猫咪一样的小家伙儿。天真可爱,善良孩子气,而且从来听话。该撒娇的时候绝不绷着,该懂事的时候也不会黏人。除了性格跳脱的一面还有心细温柔的一面。虽然有时多愁善感,但是一笑起来就立刻万里晴空,阳光都没有他好看。

 

在赵志伟眼里,吕鋆峰就是最完美的恋人。每每提起自家小男友,总裁都一副犹如情窦初开的少年模样,非常认真的贯彻了痴汉人设。

 

然而有一天,吕同学亲手打破了总裁对他的既定认知。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赵志伟在梦中醒来。他在黑暗中半闭着眼下意识探手去抱睡在旁边的吕鋆峰,然而…他摸了个空。

 

“大峰?”睡眼朦胧的总裁顿时清醒了,他一骨碌从被窝里爬起来低声唤了一句。房间里很安静,除了他自己的呼吸声并没有任何回应。赵志伟抬手揉了揉眉心一阵头疼。

 

这深更半夜的,睡在一张床上的恋人什么时候下了床他都不知道,简直不能更不称职。

 

赵先生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他在黑暗中探身去摸柜子上的手机,然后按亮屏幕低着头找拖鞋。卧室房门关着,家里很安静,赵志伟一时摸不清吕鋆峰是去喝水了还是在厕所,只好打着呵欠套上拖鞋准备先去客厅看一眼。

 

“我靠你是不是脑残啊,荒郊野岭的枪你也敢捡脑子被门夹了吗?!”

 

总裁握着门把手的动作僵在原地。

 

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然而还没等他消化完这句穿透门板的鄙视,下一句脏话便紧接着而来。

 

“我日,建议你回楼下玩儿沙子,这个智商谁给你的勇气和脸来打游戏的辣鸡?”

 

赵志伟一个没忍住,开了门。

 

客厅里,抱着手机的吕同学闻声抬头,与万脸懵逼的总裁面面相觑。

 

自那以后,吕鋆峰打游戏爆粗口的毛病彻底暴露。他再也不用藏着掖着甚至为了避开赵志伟,半夜爬起来去客厅打游戏了。

 

而总裁,他觉得他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赵志伟将大衣挂好探身去看吕鋆峰的手机,屏幕里的视角正在前方树林中不住切换。总裁眼睛尖,瞅着视角画面里一闪而过的某个点下意识提醒一句:“那里有人。”

 

“啊?哪里有人?”这句提醒顿时吓到了试图埋伏的小包子,屏幕里的视角转来转去晃的赵志伟眼花。

 

赵先生居高临下的晲了吕同学一眼微微一笑:“亲我一下就告诉你。”

 

“诶呀别闹,快告诉我!”吃鸡心切的没有馅同学急的小嘴要挂酱油瓶。

 

总裁先生猛的弯腰凑过去在人唇上啃了一口,然后心满意足的砸吧砸吧嘴:“地图左上角的那颗大树后面。”说完也不待吕鋆峰的反应,趿拉着拖鞋直奔厨房。

 

绝对不能说是担心被恼羞成怒的小包子暴打一顿才逃跑的。

 

赵志伟如是想着脚底抹油,留下吕鋆峰在沙发上脸颊羞红。

 

 

吃饭时赵志伟状似无意的询问了一句战果,没有馅同学顿时想起了适才激烈的战况尽数被人看了干净,只好默默扒饭一声不吭。

 

“赢了还是输了?”没得到回答的赵志伟又往吕鋆峰碗里夹了块肉,满脸漫不经心。

 

吕鋆峰连饭带肉扒拉进嘴咀嚼咽下,沉默了半晌:“……赢了。”

 

“是不是多亏了我的场外指导?”总裁忍不住得意起来,黄瓜咬的脆生生。

 

“是啊,多亏了你,不然我还赢不了呢。”没有馅同学翻个白眼忍不住开怼。

 

赵志伟嘿嘿一笑并不在意,忙不迭的又给吕鋆峰夹了一筷子糖醋鱼:“换换口味,多吃点儿鱼。”

 

 

 

 

饭后两个人窝在沙发上打游戏。

 

自从住在一起两个人的生活习惯便开始向彼此靠拢。总裁从前是不打游戏的,但是架不住小包子软磨硬泡,于是也开了账号陪小男朋友一起玩儿。

 

虽然是个新手菜鸟,但总裁智商高手速快,没多久就上手了,并且操作并不差。

 

两个人组队进了游戏,吕鋆峰瞬间被赵志伟一身金光闪闪的装备秀瞎了眼。他脑袋枕在总裁腿上,此时忍不住抬眼去瞧赵志伟的脸,然而只见到对方冒了胡茬的下巴。

 

“我说,你搞这么多装备干啥啊,又不当饭吃。”

 

“送你的。”赵志伟面色不变,动作飞快的将浑身透着壕气的装备卸下来:“给你穿,小心冷。”

 

按理说总裁操作并不差,只是也的确与他这身顶级装配不相称。他本来是想直接给吕鋆峰买,无奈对方死活不要,他只好采取迂回方式试图让没有馅同学收下这身装备。

 

吕鋆峰:“……。”

 

他看着脱了装备后一身光溜溜的赵志伟下意识查看属性,顿时被人低到不能再低的防御气吐血:“这是个游戏,冷个毛毛球啊。你赶紧把装备穿上,这个防御跑出去,你找死吗??”

 

又一次被拒绝的总裁抿了抿嘴唇默默又套上了装备。

 

他翻了翻背包,把自己之前找到的运动饮料和止血绷带又交易过去:“那这些都给你。”

 

吕鋆峰拉着页面瞧了瞧点下拒绝:“你留着保命。”

 

抱上了大神大腿的总裁又默默的收起了饮料和绷带。

 

 

游戏赛程过半,赵志伟手速跟不上脑子,一个不小心,凉了。对面杀了他的人捡起他包里的东西瞧了瞧啧啧嘲讽:“你也太水了吧。”

 

因为在屋子里摸装备姗姗来迟的吕鋆峰一声不吭的换了把狙击枪,一枪爆头。

 

“你着火了。”他趴在取代了赵志伟的蓝色晶体旁反讽道。

 

屏幕外的总裁放下手机俯身亲了吕同学一口。

 

游戏结束,吕鋆峰从赵志伟腿上坐起来嚷嚷着要喝水。赵先生套上拖鞋去厨房给他倒水,顺便端着水果盘回来。

 

“还玩儿吗?”赵志伟往吕鋆峰嘴里塞了颗红提子。

 

吕同学把汁水甘甜的提子咽下肚又摸了一颗:“我先提点意见。”

 

于是赵志伟坐回沙发上摸起手机,两个人一起打开了反馈界面。

 

吕鋆峰戳开普通客服的服务页面摸着下巴想了想开始留言:八倍镜的设置数据和官方给出的数据有偏差,步枪子弹的射程应该根据直径做出相应改变。以及——给VIP的衣服太丑了,能不能请个好一点的美工重新设计一下。

 

赵志伟点开专属客服服务页面:希望尽快推出结婚系统。

 

 

 

 

两个人又打了两局终于退出了游戏界面。

 

“该睡觉了,媳妇儿。”赵志伟放下手机摸了摸吕鋆峰的小脑袋。

 

后者被‘媳妇儿’这个称呼羞的满脸通红,撂下手机结结巴巴的反驳:“才,才不是媳妇儿。我我我我是你男朋友!是老公!”

 

总裁噗嗤一声笑起来,起身弯腰把人公主抱在怀里:“那,老公大人要怎样才肯睡觉呢?需要我履行一下男朋友的义务吗?”

 

吕鋆峰愣了一下,半天才后知后觉赵志伟所谓‘男朋友的义务’是什么,绯色顿时自脸颊蔓延至耳朵尖。

 

“不,不用不用,我自己就能睡。”他说着在赵先生怀里挣扎起来,垂眸埋头在人怀里不好意思抬头。

 

赵志伟也不再逗他,规规矩矩的把小家伙儿放下跟在人身后去卫生间洗漱。

 

 

吕鋆峰心里紧张的不行,草草洗漱完便火烧屁股般先回了卧室。他躺在被窝里闭着眼装睡,大灯已经关了,只剩昏黄的床头灯还散发着光亮。

 

过了一会儿他听见卧室门被推开又关上的声音,紧接着被子被掀开,旁边的位置陷下去一块。

 

灯光灭了,吕同学瞬间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温热的身体自后抱了上来,后脑勺倚靠在颈窝。

 

“怎么还不睡?”赵志伟的声音很低沉,湿热的呼吸喷洒在耳朵尖,灼的吕鋆峰不自觉抓紧了被子。

 

赵志伟下意识垂眸看了眼被自己抱了满怀的人叹了口气。

 

“快睡吧,时间不早了,你明天不是还有课吗。”他说着将拥抱的力道放轻了些,身体也向后挪了挪。

 

吕鋆峰紧绷的神经顿时放松下来。

 

他拱了拱身体犹豫着翻了个身凑过去,把脸埋在总裁胸口,声音嗡然:“你不是也没睡吗,还教育我……”

 

“你不睡我怎么睡啊,吕同学你不能不讲理啊。”赵志伟抬手揉了把人柔软的头发低声笑起来,低头凑过去摸索着在人额角落下个吻。

 

“晚安吻都给你了,不能再拖延了。快睡觉,不睡要打屁股了啊。”

 

“你才舍不得呢,嘿嘿。睡了睡了,一起嘛。晚安老赵。”心满意足的吕鋆峰抬手环住赵志伟的腰闭上眼睛。

 

总裁顺着人背部线条温柔安抚:“晚安大峰。”

 

 

空气中的呼吸声变的平稳绵长。

 

赵志伟动了动身子在黑暗中描摹吕鋆峰的轮廓。

 

他越来越觉得吕鋆峰像是皮薄馅大的肉馅包子,比楼下早餐店卖的好吃几千倍那种。无意识间就把人撩的流口水,逗弄两句又马上怂的像个灌汤包,好像戳一下就要汤汁四溢了。

 

又白又香,总是让人想咬上一口。

 

这么可口的小包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吃到嘴呢。

 

总裁悄悄叹了口气,又把人起了静电的头发压下去给他盖好被子。

 

“做个好梦,我的小王子。”

 

他垂眸在人嘴角落下轻吻,怀抱收紧合眼入睡。

 

梦境中的吕鋆峰看见有一颗棉花糖向他飞来,他抬手接住舔了一口,果然又香又甜。

 

睡梦中的小包子悄悄弯了嘴角。




TBC

评论(1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