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有旧(破镜重圆/08)

*影帝祺x流量鑫
*娱乐圈AU,破镜重圆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你我有旧,就是有救。




Chapter 08




车窗外的风景飞速倒退,路灯和车灯将城市的夜晚映照的灯火通明。

 

丁程鑫靠在车窗上盯着窗外,瞳孔却没什么焦距。他的视线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和马嘉祺到底怎么回事儿?”

 

陶桃从后视镜里瞟了他一眼,指尖不住滑着屏幕,态度像是随口一问。

 

丁程鑫沉默着。保姆车里光线昏暗,他半边脸颊隐没在黑暗中,另外半张脸被路灯照亮,影影绰绰的映出个模糊的轮廓。

 

他不说话,陶桃也不意外,反正她也没想着他会说。于是她从包里翻出昂贵的女士香烟点燃一支夹在指间,目光落向窗外。

 

“不管怎么回事儿,我得提醒你。以后摸头碰手拥抱这些动作你们俩少做,回头有心人给你贴个倒贴捆绑人设,还得我费着劲儿给你处理,听见没有?”

 

丁程鑫盯着香烟飘散向窗外的青灰色烟气抿了抿唇。

 

从前他和马嘉祺好的时候惯爱摸头杀这种互动。他们俩一直是队内家长组的人设,他作为队长不遑说,马嘉祺性格脾气好,人又温柔,但认真严肃起来弟弟们怕他更甚于他这个队长。但就是这么个强势骄傲的哥哥,却总是露着小虎牙给他摸头。

 

在千人舞台上跳舞时低头给他摸头,在拍戏场地的镜头前低头给他摸头,甚至在嘻嘻哈哈的玩闹时也毫无心理负担肆无忌惮的低头让他揉上两把。

 

他比谁都知道今晚的场合情况他不能和马嘉祺过于亲近,可当他看到马嘉祺尖尖的虎牙,温柔的眉眼,还有下意识般略弯下来的腰身,手就像不受控制似的先理智一步抬了起来。

 

指尖触及到依旧柔软的头发,瞳孔里再印上他讨好似的笑容,他就不得不再一次正视自己其实已经想他想到快要疯掉了的心。

 

我不爱他了吗?丁程鑫阖眸自问。

 

不,还爱。

 

过不去的只是他当年先放手,只是不愿意认同对方当初没有和他咬牙撑到底。马嘉祺为什么会选择离开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原因,可他只要一想到马嘉祺当年是为他放弃了一切远走他乡,他就无法原谅自己当初的无能为力。马嘉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过于简单直白的事实如鲠在喉,像一根扎在肉里的刺让他钝痛清醒。

 

所以他自甘堕落,自我放逐,任由不再完整的组合分崩离析,眼睁睁看着自己从顶点狠狠坠下,最后无人问津。

 

他在报复马嘉祺,也在报复他自己。

 

你想看我前路坦荡一片光明,但是我不想。我在十八线外辛苦的摸爬滚打,要让你愧疚,要你后悔,要你心疼。

 

要你漂洋过海不远万里再奔赴我而来。

 

丁程鑫划开手机锁屏,看着马嘉祺发来的微信消息不由弯了弯唇角。

 

“我们俩好过。”

 

大概是沉默了太久,他嗓音略有些嘶哑,但吐字很清晰。

 

正对着窗外吞云吐雾的陶桃动作一顿,猛的回过头来看他。丁程鑫也不介意,瘫在座椅上大大方方的任她打量。

 

“也是,要不然他也不会为你做这么多。”陶桃垂眸自嘲似的弯了弯唇角,偏过头去不吭声了。

 

丁程鑫盯着屏幕上马嘉祺发过来的晚安无声笑开。

 

 

 

 

马嘉祺被经纪人的夺命连环call从被窝里揪起来。他迷迷糊糊的探手去床头摸手机,点开微信看了眼和丁程鑫对话框。

 

对方昨晚回复的晚安加一个句号他足足看了一分钟,这才心满意足的哼着小调起身。

 

去往拍摄场地的路上经纪人询问他有没有刷微博,影帝这才后知后觉的点开微博,熟练的切换小号点进实时热搜。

 

马嘉祺和丁程鑫的名字高高挂在热搜第一,再往下看前五名除了他和丁程鑫一人占着一个位置,就是祺鑫摸头杀。影帝扫了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儿,甚至心情颇好的点开了头条。

 

进去第一篇就是一张照片。

 

温暖如昼的灯光下,他面对丁程鑫略弯着腰,丁程鑫笑眯眯的看着他,一只手覆在他头上。周围的其他人和风景都被虚化,只有他看向丁程鑫的眼睛里像是落满了碎星。他的衣摆被微风吹起一角,丁程鑫略歪着头,翘起的发丝可爱又俏皮。

 

文案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风雪夜归人。

 

马嘉祺心口一热,手指已经不受控制般点了进去。

 

转评区显然没有博主岁月静好,除了嗷嗷叫着好甜和吹颜值的粉丝,就是顶着他头像内涵嘲讽丁程鑫倒贴的毒唯。马嘉祺看的眉头一皱,手指向下滑了滑,发现这种言论还不少。

 

“陶桃那边怎么说?”他闷不吭声的点了个赞,头也不抬的询问经纪人。

 

“桃姐那边说…说…事情是你主动惹出来的,左右不是什么大事儿,就交给我们解决了。”

 

马嘉祺想了想陶桃翻着白眼讽刺他的模样笑了笑不置可否。

 

“那我们这边怎么做?管是不管?”

 

“管,当然管。找人把我们俩前些年同组合时候的CP图放出去炒兄弟情,引导一下风向,剩下的看看再说。”

 

“……CP图?”经纪人瞪着眼睛看他,表情看起来像是想把他吃了。

 

马嘉祺歪头想了想,切出当前页面点开清晰动图:“嗯,是有点儿太刻意了。那就再带几张全员的图吧。”

 

经纪人:……

 

 

 

 

 

丁程鑫到拍摄场地的时候马嘉祺已经到了。他来的路上也看到了热搜,时隔多年上了热搜,但却是以这种方式,着实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实在让人恼火。以致于他见了马嘉祺连个好脸色都懒得施舍,只瞪他一眼便去化妆了。

 

上赶着凑过来讨好的影帝心里好委屈。

 

化妆的时候马嘉祺又试图跟丁程鑫搭话,可惜十八线打定主意不理他,除了实在不能当听不见的问题嗯哦的敷衍两句,其他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马嘉祺简直要憋到吐血内伤。

 

两个人底子都好,化妆也不费什么劲儿,等俩人化好妆出去场地也刚搭好。

 

拍定妆照的摄像看他们俩出来了顿时眼前一亮,一拍大腿指挥起来。

 

“欸嘉祺小丁儿,你们俩完事了吧?我们先来拍这个最刺激的场景。”

 

丁程鑫和马嘉祺下意识对视一眼,都颇有些尴尬的向摄像凑了过去。




TBC

评论(29)

热度(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