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心照不宣

*半架空现实向
*随便写写,七夕快乐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丁程鑫一度在去年夏天之后靠近许多次,经常是弯着嘴角,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狐狸似的眯着眼。又或者在镜子前扭动身体重复一遍舞蹈动作,再回过身来挥舞拳头威胁我到底学会了没有。

这些都是去年夏天结束之前极少发生过的事情。


北京的七八月酷暑难捱,比起重庆的闷热来竟毫不逊色。集训场地的环境着实算不上多好,卫生间都得跑到楼外去。脚尖还没踏出大门,此起彼伏的快门声和小声尖叫便接踵撞进耳道,再混夹上没完没了的蝉鸣,燥的人连勉强的笑脸都做不出。

在集训场地丁程鑫极少跟我结伴去卫生间,他向来比其他人都勤勉几分,所有人都去歇着了他也要再晃着身体哼着调把舞蹈动作再过一遍才算结束。所以即便我卖萌讨好软硬兼施的哄着他陪我一起去,他也要瞪着漂亮的眼睛问我是不是三岁,去厕所还要人陪,然后抵着我的后背把我一个人推出教室。

卫生间的环境也实在一般,这么长时间了我依然难以习惯,每次来心里都得吐槽两句。

天气炎热,卫生间里倒还阴凉。水龙头里的水流像是浸过冰,冲刷过指隙感觉实在美好。心情身体舒适了心情自然也好上几分,不由把刚曝光的调子又哼上两句。再一抬头,丁程鑫正从外面推门进来。他的目光和我猝不及防的在镜子里对视两秒钟,末了这人竟先歪着头无辜的笑起来。

“你不是不来吗,嗯?”

我下意识怔愣一下,但紧接着做出恼火的模样,脸上还板着三分不乐,虎牙却早已丝毫不顾及我的意志,先一步暴露真实心情。于是我掩饰似的略一抬手,未曾擦拭的水迹便甩了他一身。

他倒也不生气,凑过来拍了一下我帽子的帽檐,再开口难得软了嗓音带了两分讨好意味。

“人有三急,不受我控制啊。马总大人大量,等小的两分钟呗。”

他拐进里间了,我只好靠着洗手台等他。




去年夏天兵荒马乱。不夸张的说,去年进公司进家族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开始的时候我和丁程鑫不算太熟,但也不算生疏。他做惯了操心劳力的大哥,对新来的每个弟弟自然也要上心。

后来拍了家族剧,又因为剧情和角色被粉丝过度解读了和队友的关系。一直到公司插手之前,丁程鑫都始终和我保持不远不近的关系。

后来怎么突然亲近起来的来着?

他默认了公司的要求,有意无意的和我多了些互动。但是时间不久,我们发现彼此竟还算的上契合,爱好目标甚至想法都不谋而合。我们开始双人餐,两人游,就算去逛个街,都得互相吐槽一句你怎么品味都跟我差不多。

他为什么接近我,他心里清楚,我全都明白。


但是他监守自盗。

我长醉不醒。


“马总真乖啊,方总奖励点儿什么好呢…”

他从里间施施然拐出来,歪着头做思考模样,一边扭开水龙头洗手一边笑眯眯的看着我,好像真在等我提什么要求似的。

我下意识用舌尖舔了舔虎牙,把未出口的心思尽数吞咽回喉口。然后凑上前扯了扯他脑后扎起来的小揪揪。

“没什么过分要求。大过节的,方总给表演一个喵喵喵吧。”




END

评论(16)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