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有旧(破镜重圆/11)

*影帝祺x流量鑫
*娱乐圈AU,破镜重圆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你我有旧,就是有救。




Chapter 11




“导演,这…”导演助理坐在徐鸿身后欲言又止。镜头里,马嘉祺已经扣住了丁程鑫的脚踝,这可是剧本里没有的场景啊!导演向来反感演员擅自加戏,就算你是影帝也不能自作主张吧。

 

小助理犹犹豫豫的暗自嘀咕,一双眼睛紧盯着徐鸿的手,只等导演一声令下就喊卡。

 

然而徐鸿并没吭声,他只是盯着镜头屏幕,拇指指腹不住摩挲着食指指节。画面里丁程鑫精致的眉眼诱惑生动,流转间满是含情脉脉,偏偏眉梢眼角又是不加掩饰的轻蔑不屑。一个抬眸一个勾手就是高高在上的女王做派,像高傲骄矜的猫,任谁也不能得到他一点眷顾。

 

马嘉祺侧对着镜头,下颌线崩出完美的弧度。他一双眼睛视线专注的落在丁程鑫脸上,面上一派清冷无谓的态度,滚动的喉结却不经意间暴露了他的真实情绪。影帝修长的指尖扣住狐狸细瘦的脚踝腕骨,毫不嫌弃的低下头去亲吻他的趾尖。像最忠诚的骑士虔诚的亲吻自己的王,像忠实的信徒热切的膜拜自己的主。

 

女王在笑,但眼神凌厉又冰冷。他潋滟的红唇张合,精致漂亮的像幅画,说出来的话却冷硬而伤人。

 

“好,卡!”

 

徐鸿以热烈的掌声作为今天拍摄的结尾。他迎着从丁程鑫和马嘉祺凑过去,热情的邀请两个人一起吃宵夜,末了还激动的拍了拍丁程鑫的肩膀表示实在是太令人惊喜了。

 

一行人吃过宵夜时间不早。徐鸿和各位工作人员的房间和他们不在一个楼层,几个人在电梯口告过别便各自回去。丁程鑫和马嘉祺的房间挨着,想找个借口分开都一时艰难。末了两个人各自占据电梯一角默不吭声的盯着不断跳动的数字。

 

马丁靴底踩踏在酒店铺了厚厚地毯的走廊里没声音,丁程鑫和马嘉祺一前一后各怀心事的拿卡刷卡。

 

“哥。”

 

进房间前丁程鑫被马嘉祺叫了一声,他一只手扶在门把手上,下意识偏头去看对方,眉梢微挑表情是显而易见的疑问。

 

马嘉祺突然歪头笑起来,虎牙齿尖衬的他又添几分可爱。他眨了眨眼,表情竟有些天真的模样。

 

“哥…”他又唤了一声,不由自主般凑近一步接着道:“哥,你身体好点儿了吗,还难受吗?”

 

“……什么?”丁程鑫下意识问了一句,眉心微蹙表情迷茫。马嘉祺却不说话了,只露着小虎牙笑。

 

丁程鑫开始发散思维,由马嘉祺问的身体好点了吗回想到两个人在他家的那个夜晚。一瞬间狐狸的耳朵尖染上绯色,他抬眸瞪大眼睛看向对方,脸上尽是羞恼,咬牙切齿的叫罪魁祸首。

 

“马嘉祺!”

 

影帝显然惜命的很,眼见十八线这个表情求生欲立刻强烈起来。他挠挠头嘿嘿傻笑着给丁程鑫道晚安,然后干脆利索的开门关门咔嚓落锁。

 

丁程鑫:……

 

有什么方法能冲进前任的房间暴打他一顿,挺急的,在线等。

 

 

 

 

日子流水似的过,拍摄进程也按计划进行。丁程鑫每天片场酒店两点一线,偶尔和剧组的人一块儿吃个宵夜。和马嘉祺的关系倒是真的缓和了不少,看来沟通与了解果然是说和的最佳利器。动不动两个人还能凑一块儿对个戏交流一下心得,氛围竟真的柔和了许多。

 

丁程鑫演技确实不错,比起娱乐圈当下的各种流量小生来说,除了一张漂亮的脸蛋,演技更是值得称道。但到底多年没经受过什么专业学习,天赋虽然好,很多时候真和影帝飙戏难免稍微落了下乘。在镜头前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实在不好,丁程鑫为此郁闷了好几天,偶尔得空刷刷微博,都恨不得搜罗到什么快速提升演技的一百零八种方法。

 

第一个发现他这种情绪的人还是马嘉祺。其实自从那天两个人大飙演技他却稳稳压了丁程鑫一头开始,他就隐约察觉到了对方的这种低迷心情。但丁程鑫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也不可能直白的承认。影帝想了好几天,最终试探着用对戏交流的方式给了狐狸不少指导和提示。

 

丁程鑫天赋不差,领悟的快不说,还很得心应手的可以举一反三。他这么聪明的一个人,自然把马嘉祺的心思看的清清楚楚。他倒没觉得耻辱,也没觉得不可饶恕,反而受着马嘉祺对他的好,默认了两个人愈发暧昧的相处模式。

 

其实谁都没放下,两个人心知肚明。

 

但薄薄的一层窗纱仿佛是条屏障,两个人享受窗纱捅破前的美好时光。追寻着背影的目光,专注的眼神,摸头杀背后抱,糯米鸡里的一小块肉,汤碗里的最后一块排骨,情窦初开的少年般悄悄触碰的小指。

 

世人常说,心意相通的暧昧才是这世上最美好的感情。从前太久远了,久远的丁程鑫都有些记不清他们俩曾经在一起之前那些美好又柔软的过去。马嘉祺变了好多,相较于从前他愈发沉稳成熟,温柔也不再是单纯的温柔,他的戾气被他的温润包裹着,平滑温和的像潺潺溪流。但他又好像没变,从前对他的好现在只是翻了倍数。他们挨着脑袋凑在一处看AIR JORDAN出了什么新款,一起讨论纯色和条纹哪个更显气质……

 

他们还像少年时一样,亲密无间无话不谈,会轻轻蹭蹭指尖,会抱怨对方游戏打的不好,会瞪大眼睛说就是你盯着我,也会弯下膝盖笑眯眯的讨饶叫哥。

 

但他们再不会在昏暗的训练教室偷偷亲吻,唇瓣贴合,两个人紧张的不知所措,谁也不敢先动。最后不知是谁忍不住探探舌尖,另一个人便闭着眼迎合。也不会再钻进一个被窝,八爪鱼似的抱着另一个人,腿都要横在对方身上才算满意,第二天拍拍人被枕麻的胳膊愧疚却又不服输的刻意夸上两句小火柴的胳膊枕着很舒服。

 

丁程鑫盯着马嘉祺出神,心里还在想着从前那些有的没的,一时咬着筷子尖怔愣起来。

 

马嘉祺给他盛好汤再一抬头,正对上丁程鑫没有焦距的一双眼。他忍不住笑了笑,伸手戳了戳丁程鑫的脸颊。

 

“阿程,我知道我很好看,但也不至于让你看呆了吧。”

 

丁程鑫嫌弃似的翻个白眼,不由分说的去夹马嘉祺餐盒里最大的那块红烧肉。

 

影帝立刻做出委屈的表情撇着嘴控诉,眼睛里的笑意却快要藏不住。




TBC

评论(25)

热度(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