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暧昧实验(现实向/08)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8




横杆离地的距离越来越近,高度也越来越矮,腰不够软的几个弟弟陆续开始被淘汰。丁程鑫看着屏幕里的李天泽僵尸般艰难的在横杆下挣扎忍不住拍桌大笑。

 

镜头切了个贝贝同学的近景,边角处的马嘉祺却突然转开视线回身不知道去看什么。丁程鑫下意识又凑近了些去看屏幕画面,只见全景镜头里的自己双腿岔开跃跃欲试的模样,右手顺着马嘉祺的小臂一把摸过蹭在人掌心,紧接着对方便动作熟稔的侧身抬臂托住了他的背脊。

 

小狐狸看着屏幕里的自己动作迅速的下了个腰,一手抬起蹭过马嘉祺腰间似乎是想要拥抱的模样。他下意识蹙眉回忆这一段,在角落里将这件小事翻出来。

 

 

马嘉祺从来都是沉稳的,可以依靠的,令人信服的。似乎只要有他并肩在侧,就没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担心的,是不能完成的。不知何时起,马嘉祺这个名字在他心里悄悄和其他弟弟有了完全不同的意义,无论他多慌乱无措,只要这个人安抚的对他笑一笑,他就好像真的冷静下来。

 

再强大的人也有缺点,没人生来完美毫无缺陷。再如何强势的人,也会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悄悄舔舐伤口。

 

曾经依靠的人一走,所有担子就落在他身上只能由他一个人扛。敖子逸固然与他竹马竹马,他却已经习惯了将人当弟弟一样宠着溺着,即便对方无数次表示过想帮他分担,他却总是歪着头温柔笑开,再劝慰两句他还OK问题不大。

 

马嘉祺的温柔是刻在骨子里的温柔,是良好家教养出来的温柔。做什么事情之前都会征求弟弟们的意见,就连给弟弟们夹菜都要用筷子另一头当公筷的人,却不由分说不容辩驳的闯进他的生活。

 

他一声不吭的学了需要他消化的舞蹈,在被提及时却只轻飘飘的说上一句能帮他分担就分担一点儿吧,他这样太累了。默默帮他抠弟弟们的动作,帮他分担属于他的那份责任。

 

明明是小他快整整一年的弟弟,却总是像个哥哥一样照顾他。

 

他们在训练结束后的练习室角落拥靠着阖眼休息,一起悄悄溜出去纯肉系加餐,一起挥汗如雨,再一起并肩摸索前路的方向。

 

而今而后,前路尚远山高水长,他不再一个人踽踽独行,有人伴他左右与他并肩成王。

 

眉目含情的人笑起来会露出两颗小虎牙,兔齿齿尖抵在下唇,乖巧又温柔。

 

 

屏幕里敖子逸动作行云流水的下腰过杆,迎来弟弟们的一致赞叹。丁程鑫的视线却越过敖子逸飞扬的刘海定格在只露了半身站在旁边的马嘉祺身上。并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他抬手轻轻碰了一下对方的胳膊,马老师便头也没回的上前一步弯腰将敖子逸扶起。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其实他大可以自己上前去扶,或者就算他不碰马嘉祺这一下,习惯使然,对方也必然会主动前去搀扶。

 

但到底为什么呢?他就那样下意识的,动作自然的,本能反应一般抬手去找他,依赖他。从什么时候起,马嘉祺在他心里已经是在这种位置了呢?

 

 

“马…嘉…祺——”

 

丁程鑫茫然的看着屏幕里的欢声笑语,无意识将对方的名字低声呢喃出声。

 

“怎么了丁儿?”叽叽喳喳的语通里,马嘉祺却好像将他这声低唤听了个正着。温柔且熟悉的声线在耳际炸开,丁程鑫立刻从呆愣中反应过来,脸颊霎时烧了一片。

 

“啊……那个,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小狐狸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个问题缓解尴尬,结果话一出口他简直悔的想抽自己两耳光。

 

果不其然,语通里安静了片刻,随即马嘉祺低沉的笑声混在电流声里撞上他的耳鼓。

 

“看来丁儿是真的很想我,迫不及待的想让我回重庆。”

 

“……我,呃,我没有。也不是,就…我靠,马嘉祺!”小狐狸终于恼羞成怒,整张脸在小小的视频框里皱成一团,漂亮的眼睛瞪的滚圆,把马嘉祺逗的两颗虎牙藏都藏不住。

 

“受不了了!小孩子没人权吗?两个哥哥成天大庭广众的秀恩爱,这是什么过分行径!我强烈要求冷圈小姐姐们了解一下!”贺峻霖皮的不行,两句话就引的大伙儿纷纷附和,你一言我一语把本就羞恼的丁程鑫逗弄的满脸通红,撂下一句来了重庆你们就都死定了便匆匆退出了通话。

 

敖子逸见状笑的丧心病狂。

 

扯了半天运动会也即将结尾,马嘉祺叮嘱了弟弟们两句都早点儿休息便也退了出去,他点开丁程鑫的聊天框询问对方在干什么。

 

在吃东西消气!!!!!!!!

 

小狐狸秒回,马老师看着一串感叹号暗戳戳的脑补丁程鑫鼓着腮帮子仓鼠一样吃东西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

 

睡前丁程鑫说想吃糖醋虾仁,马嘉祺搜了下烹饪方法,发现还真不算难,于是满口答应学会了回重庆给丁程鑫做。

 

第二天一早马嘉祺破天荒的申请和母亲一起去买菜,结果进了超市便直奔海鲜区称了两斤鲜虾,回了家便一头钻进厨房剥虾取虾线忙活的不亦乐乎。

 

母亲虽觉得奇怪却也只当小儿子是心血来潮,在得知他想学着做糖醋虾仁后更是得意非常的主动请缨要教他。

 

马嘉祺自然求之不得。他妈妈厨艺很好,虽然他没想麻烦母亲,却也乐得有人指导。马老师聪明,学东西向来很快,跟母亲确认了几个要点之后记在手机里,处理好食材便回了房间。

 

上午已经过半。

 

他看了眼丁程鑫的小窗,对方在十二分钟前给他发消息问他要不要连麦写作业。马嘉祺忍不住笑了笑,退回主页面点进群聊看了一眼,弟弟们果然又在群里语通。他翻了翻记录,发现都是些闲聊,这才又赶紧回了小窗发起通话。

 

“小火柴你来啦。”丁程鑫接的很快,几乎马嘉祺刚打过去他便接了起来。

 

马嘉祺理了理耳机线沉声应了一句,作业摊开在前被他翻的哗啦哗啦响。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题便不约而同的安静下来,一时只听见笔尖摩擦纸张时发出的沙沙声。

 

认真做一件事情时间就过的飞快,马嘉祺的闹钟响起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懵。

 

丁程鑫捏着笔轻咳一声发问:“什么声音?怎么了小火柴?”

 

马嘉祺抬手把闹钟关了垂眸笑了笑,作业一合推桌子起身。

 

“丁儿你昨天不是说想吃糖醋虾仁吗,我已经学会了,一会儿接视频我直播给你做。”

 

那边沉默半晌,半天丁程鑫才语意不明却又难掩惊讶的发出一声语气词。

 

“……我靠?!”




TBC

评论(16)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