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拿云(01/横清/监狱强强)

*横清AU,监狱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1




“下一个,0224号,出列。”

 

程以清应声懒洋洋的从人群里走出来,微长的刘海遮了半只眼,将他的表情衬的模糊不清。他抬脚向前,在指定位置附近站定,任由周遭排队的犯子们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

 

长长的办公桌后坐着个狱警,他翻了翻面前的花名册下意识抬头往前瞧了一眼,目光甫一相对他怔愣一下,下一秒嘴角一弯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0224号程以清,过失杀人罪,七年有期徒刑,有异议吗?”

 

程以清听清了罪名脸上终于有了些许惊讶的表情,但下一秒他就嗯了一声摇了摇头,面上又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不慌不忙的走到办公桌一侧去接囚服和生活用品。

 

他听见周遭的犯人们在窃窃私语,小声议论着他能不能熬完服刑期活着出去,就连给他递东西的狱警都一脸暧昧的看着他笑。

 

程以清懒的理会,闷不吭声的接过东西转身就走。

 

很快下一个人接替他刚刚站的位置站过去,黏在他身上的视线也少了不少。程以清垂眸扫了眼袋子里装的东西,目不斜视的站到另一条队伍最后。

 

“哥们儿,你这也太招摇了,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这样就敢进来?”

 

程以清忍不住想笑,他抖了抖袋子看清里面装的牙刷毛巾暗啐一口,抬眸去看适才跟他搭话的人。

 

“那不然我怎么办啊,先做个整容再进来吗。”

 

面前这人长的不高,瘦弱的像营养不良的豆芽菜,偏生又贼眉鼠眼,打眼一瞧就不是什么好人。程以清瞧了两眼觉得寒碜,干脆垂下眼睛直接开怼。

 

那人估摸着也没想到他长的唇红齿白漂漂亮亮张嘴就怼人,一时上下嘴皮子碰了碰却没说出话来,这人自讨没趣,挠了挠头转回身去了。

 

程以清摸了摸粗布囚服,视线不经意般打量了一圈偌大的场地。

 

太阳还没到毒辣的时候,城楼似的高墙上每隔两米就站着个端着枪全副武装的特警,影子被阳光折射在脚底下,恨不得连牙齿都套个面具,冰冷严肃的看不清脸。

 

操场周围密布着高压电网,仅有一扇巨大的铁门封住通向外面世界的唯一出口,场地里十几个狱警在绕着圈巡视,不远处的办公楼里人影绰绰。

 

很显然,这固若金汤的肖河监狱恐怕连蚊子都飞不出去。

 

程以清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指尖无意识拨弄着囚服一角认真思考着接下来的生存之道。

 

“嘿哥们儿。”身前那豆芽菜安静了没一会儿不死心似的又转过身来小声叫他,程以清刚想出点头绪的思路顿时被打断,颇感不悦的抬眸看他。

 

程以清长的漂亮,一双眼睛更是勾人,谁要是被他眼波流转的看上两眼,那真是要生生连魂儿都勾了去。可这人若是蹙着眉头表情不满的用那双漂亮眼睛盯着你的时候,也的确威慑力满分,着实要把人瞧的战战兢兢,承受力不行的人怕是要忍不住抖一抖。

 

“我…我,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会儿进去的时候低调点…”豆芽菜被程以清这毫无掩饰的一眼激的遍体生寒,结结巴巴的说了三个我才把这句话说利索。

 

程以清沉默两秒钟点了点头,心说对方也是好意,不轻不重的笑了一声道:“我倒是想低调,恐怕我也就只能想想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偏头去看操场一侧长长的一条路,几个狱警正守在路口来回晃悠,远远的能听见一浪高过一浪的叫喊声。那是独属于男人的,粗犷、野性、豪放又肆无忌惮的叫嚷。

 

豆芽菜下意识顺着程以清的视线偏头看了看,而后才后知后觉的点点头叹了口气,老大哥似的拍了拍他肩膀语重心长般道:“兄弟,好好保重,自求多福吧。怪只怪你长了这么一张漂亮的脸蛋儿。”

 

程以清闻言忍不住笑了笑,他半眯着眼遥遥的望向那条路的尽头,恍惚间隐约看见两个穿着囚服的犯子一走而过。

 

 

 

 

对完花名册领完生活品这项活动宣布结束,犯人们跟在狱警身后开始排队进入生活区。程以清排在队伍中间的位置,微扬下颌看着队伍前方的犯人们一个接一个的踏上那条路。

 

大门顿开,适才似乎还很遥远的声浪陡然清晰起来。估计是在举行什么比赛,夹杂着脏话的加油声灌了满耳。

 

程以清略垂下头跟在豆芽菜身后向前移动,队伍最前方显然已经进入了生活区域,因为刚刚还震耳欲聋的加油声这会儿已经被此起彼伏的口哨声取代。

 

要说号子里这群五大三粗的犯子有个什么乐子,新人入狱这天绝对能排在他们心里第一位。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瞧瞧新人里有没有身条好长的又白净的。一群大老爷们儿,长年累月的关在这种地方,别说女人,连只母蚊子都没有。一来二去,长的稍微白净点儿的男人也能凑合。

 

监狱这种地方,强者为尊,一切凭拳头说话。这种事情只要不闹出人命,狱警都不管。

 

离大门还有几步距离,吼声口哨声却已经铺天盖地。程以清略微抬眸瞟了一眼,只见身穿囚服的犯子们被拦在铁丝网里,站在前边的犯人恨不得直接穿过来的模样,一双双手扒在网眼上,将铁丝网围成的高墙晃的劈啪作响。

 

队伍前面有个白白净净长的挺纤细的男孩儿,这会已经被铁丝网里这群光头刺青们吓的头都不敢抬。

 

程以清收回视线又低下头,不紧不慢的跟着队伍前行。

 

一只脚正式踏入生活区的那一刹那,耳边的欢呼声骤然一顿,随即就是此起彼伏的脏话。程以清目不斜视,像是根本不在意这些犯子嘴里的极品是不是说他。

 

他走的越深欢呼声口哨声越大,有后边的犯子随着他的行进路线追过来,扒着铁丝网高声问他是哪个楼的。

 

程以清漫不经心的瞟了眼铁丝网里的景象,这群犯人叠罗汉似的拥在网前,一双双眼睛因兴奋而泛着红。毫无疑问,如果没有铁丝网拦着,他们现在就要冲上来把他生吞活剥。

 

他前边的豆芽菜被这阵势吓的直哆嗦,下意识回头想安慰程以清两句,结果一瞧,这人淡定的跟什么事儿都没有似的,脸上的表情都没什么变化。

 

难不成真有什么通天的本事?

 

豆芽菜暗自嘀咕着收回视线,终于老老实实的开始期盼赶紧走完这条要命的路。

 

好在外边的犯子虽疯狂,宿舍楼前这一大片空地却还算安静。三三两两的犯子聚在一块儿逗闷子,瞧见有新人来了也推推搡搡的凑过来远远观望。

 

程以清拿着分配好的姓名条对了一下宿舍信息,拎着那一小袋生活用品往七号楼走,结果还没楼跟前儿就被人拦下了。

 

程以清抬头看了一眼面前拦着他的两个人,一个刀疤脸,一个一只眼,正不怀好意的盯着他上下打量。

 

“新来的,还没人罩吧,考虑一下我们兄弟怎么样?”一只眼长的瘦小,獐头鼠目整个一标准的二流子。

 

程以清皱了皱眉,面色不耐的偏过头。

 

“麻烦二位让一下,挡路了。”

 

“嘿你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长成这样儿没人罩会有什么下场你知道吗?”刀疤脸一脸恩赐的表情,一双乱瞟的眼睛却出卖了他的猥琐。

 

“啧。”

 

程以清叹了口气,暗嘲还真是打瞌睡就有人来送枕头。他随手甩了袋子晃了晃脑袋,指骨按的噼里啪啦响。

 

“我自己罩着自己成吗?二位非得试试才死心是吗?”

 

刀疤脸和一只眼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桀桀怪笑起来,显然并不相信程以清这副清瘦模样能有什么能耐。

 

“小子,哥哥劝你认清现实。你这样的美人儿在这里没人罩,会死的很惨哟……”一只眼说着就要上手,眼珠子恨不得黏在程以清身上不动窝了。

 

程以清反感又恶心,耐心彻底告罄。他歪头眯着眼睛笑了笑,五指成拳就要贴上一只眼的脸。

 

“谁说他没人罩。”

 

程以清的动作被这突然插入的清越声线打断,他动作一顿下意识抬眸看去。

 

几步开外的七号楼门口站着两个人,开口的正是前边那个。他身上也套着一件松松垮垮的囚服,外边却披着件及膝的灰色大衣。不同于别人的光头,他不但留了头发,而且明显用发胶固定过,桀骜不驯的全部立在头顶,一双眼睛略微眯着,一颗小虎牙抵着下唇。四目相对,这人略歪了头对他弯了弯唇角,给了他一个微笑。

 

刀疤脸和一只眼闻声下意识回身去看,然后纷纷惊慌失措的弯腰行礼。

 

“向老大,您怎么亲自下来了。有什么事儿您吩咐下边人一声,我们哪能怠慢。”

 

来人摇了摇头从台阶上走下来站在程以清身侧,他弯腰捡起程以清适才随手扔在地上的袋子和囚服抬手递过去,语气平和的扔下平地炸雷。

 

“通知下去,他归我了。”

 

程以清终于忍不住抬眸对上他的视线眯了眯眼。




TBC

评论(73)

热度(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