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有旧(破镜重圆/06)

*影帝祺x流量鑫
*娱乐圈AU,破镜重圆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你我有旧,就是有救。




Chapter 06




发布会现场人来人往,各界应邀而来的媒体记者路人粉丝恨不得把场馆都掀翻。

 

丁程鑫坐在化妆室的镜子前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脸。二十几岁的年纪,实在还得归类在小鲜肉的行列里。可惜出道年头太久,除了早期的死忠粉,还有几个路人知道他这个所谓小鲜肉的名字?

 

化妆室的大门被人从外推开,场馆内熙熙攘攘的噪音一阵风似的飘过,随着大门扣合的动静立刻消失了。

 

原来私人化妆室的隔音效果这么好。

 

丁程鑫不无自嘲的想着,眼睛却下意识顺着镜子里的人影动了动。

 

“桃姐,现在反悔还来的及吗?”

 

来人进门后本来没说什么,只侧对着他在翻剧本。闻言听了什么笑话似的偏头看过来,绝对涂了迪奥999的一双红唇略微弯了弯。

 

“违约金六百万,只要你拿的出来,我现在就给你推了。”

 

丁程鑫愤愤的拿起桌子上的水杯仰头灌水,再一次由衷后悔陶桃在办公室里说不行的时候他没有抗争到底。

 

“我劝你喝点儿差不多得了,等会儿上了台想去卫生间可没机会。这是你踏入上位圈的第一步,就算是死,你也得给我坚持到发布会结束回来再没气儿,记住了吗?”

 

陶桃垂眸继续翻看剧本,说出来的话却跟刀子似的戳的人心口疼。丁程鑫喉口一哽,龇牙咧嘴的把杯子搁回桌子上。

 

“剧本之前我大概看了一眼,没想到剧情还挺刺激。只要你演好了这个角色,我保证你星途坦荡扶摇直上。”

 

陶桃合上剧本转过身来,双手抱臂倚着桌沿老神在在。

 

能不刺激吗,卧底和“寡妇”的爱恨情仇,想不刺激都难。

 

丁程鑫暗暗在心里吐槽,面上却一派清冷不露分毫。陶桃见他沉默不语也没逼他,只歪头打量他两眼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马嘉祺还真没骗我,你果然很有趣。”

 

丁程鑫心思一动,下意识抬眸对上陶桃的眼。

 

“你真是因为马嘉祺才来带我的?”

 

“不然呢?你该不会真以为是公司想起了你这个过气一百年的十八线流量,让我纡尊降贵的亲自来带你?”

 

陶桃似乎是被丁程鑫天真的问题取悦了,食指半弯抵在鼻尖轻笑,一双猫似的漂亮眸子里却没有恶意。

 

丁程鑫沉默起来。他自然知道陶桃亲自来带他不可能是因为公司指派,也想过是马嘉祺动的手脚。只是当这个猜想被认证,他又好像没有像最初设想的那样,觉得被侮辱被怜悯,怒不可遏意气用事。相反,他会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努力向上爬,直到可以再和他比肩而立。

 

 

他了解马嘉祺,就像马嘉祺也同样了解他。归根结底,他们骨子里是一样的人。

 

 

“所以这部戏…”

 

“是他和徐鸿谈的。只要和你双男主,他就接。”陶桃转身把剧本放下,抱臂向他走过来,高跟鞋鞋跟撞在地板上脆响规律。

 

马嘉祺,出走好莱坞第三年便封帝,又蝉联三年影帝桂冠一举封神。即便回国发展,大把好片子好资源主动上门,各路大导争相抢夺,他为什么偏偏选择了这么一部题材敏感又不是什么极大牌导演的片子?

 

其实原因不言而喻。

 

丁程鑫抿了抿唇,下一秒便被人抵着下颌抬起头来。陶桃精致的脸撞入瞳孔,十八线流量眨眨眼,眼里除了迷茫竟再没其他情绪。

 

陶桃歪头打量几眼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略微倾身又凑近了些,染了大红色的长指甲轻轻蹭了蹭丁程鑫的脸。

 

“我好像终于明白马嘉祺为什么愿意为你求我了。”

 

她放了手直起身,把丁程鑫领口翘起来的衬衫边角抚熨平整抬头微笑。

 

“行了,准备一下,马上到时间了。”

 

 

 

 

丁程鑫跟在陶桃身后往台前的方向走,他还低头琢磨着陶桃刚刚说的话,连带着表情看起来也颇有些生人勿近的意思。

 

“嘉祺。”陶桃在前打招呼,然后回身去看丁程鑫。只见刚刚还心不在焉的小流量此时正表情复杂的盯着马嘉祺看,他咬着下唇微眯着眼,不知道是想说话还是不想说话。

 

马嘉祺看了他两眼便善解人意的笑了起来,只点了点头权当打招呼,便跟陶桃有说有笑的往前台走。

 

丁程鑫张了张嘴,末了还是一声不吭的跟在他们身后,心里却忍不住开始猜测两个人的关系。

 

发布会会场布置的华丽盛大,众多媒体记者身着礼服参加宴会似的坐了满厅。丁程鑫上台以后下意识回身看了一眼。

 

枪与玫瑰。

 

背后一早摆好的暗色海报展示板上除了这大气磅礴的四个字以外便只有一把向玫瑰射击的手枪。黑色枪支的扳机已被扣下,飞出的子弹带动气流,娇艳欲滴的艳丽玫瑰飞起了两片暗红色花瓣,盛放的玫瑰却依然美艳逼人,花瓣上还沾着露水,像是散发着引诱枪支弹药的幽香。枪字的左上角爆出一小片暗红色的血花,瑰字的右下角也缀着一朵盛放的精致玫瑰。

 

身价如马嘉祺,见了不知多少大制作电影海报,却也不得不由衷赞叹一句这海报的精妙。

 

发布会倒是进行的有条不紊,只在介绍到丁程鑫将出演另一个男一号时台下不可避免的引发了一小阵骚动。能来这场发布会的记者媒体没一家是浑水摸鱼的,虽然来之前多少收到点儿消息,但真官宣了还是忍不住八卦两句。

 

反观丁程鑫,嘴角弧度都没变上一分。漂亮的眉眼略微弯起,得体大方的问了好,又开了两句无伤大雅的玩笑,逗的媒体记者们一阵善意的笑声才落了座,随后便是见惯了似的游刃有余。

 

陶桃在台下看了一会儿,满意的点了点头。

 

发布会接近尾声,丁程鑫也悄悄松了一口气。再挑两个记者做完问答就可以进行愉快的享乐环节,丁程鑫垂眸在桌下摆弄礼服衣角,暗自祈祷最后两个记者不要点他作答,让他安安静静心情愉悦的去下面酒宴上开吃。

 

“作为最后一个提问的记者,这个问题我想问丁程鑫。”

 

我的老天爷,太过分了。

 

丁程鑫暗自诅咒这个记者等会儿去厕所没有纸,面上却一派笑盈盈的接过话头。

 

“欸,您说。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请问小丁儿,坊间传闻你和嘉祺曾隶属一个组合,后来因为分手分道扬镳。请问这是真的吗?你们俩又是什么关系?”

 

丁程鑫闻言一怔,下意识偏转视线去看马嘉祺。对方却言笑晏晏的模样,似乎丝毫没被这个问题影响心情。

 

作为双男主,他们俩一直一起坐在舞台正中。只是因为两个人气氛奇怪,谁都没和谁互动过。外人看来,好像这两个人真的只是陌生人,坐在一起都不知道怎么交流。知道两个人过往的人,却能从大写的尬字中感受到莫名的奇怪氛围。

 

此时丁程鑫终于忍不住,全程第一次主动去看马嘉祺的脸。对方也配合的调转视线看过来,四目相对,马嘉祺直白的暴露了虎牙。

 

他探身去拿面前的话筒,声线一如既往的干净温柔。

 

“程哥都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那这个问题还是我来回答吧。”

 

他顿了顿,好像只是下意识似的偏头看向丁程鑫。然后道。

 

“我和程哥,就是同事关系啊。”




TBC

评论(34)

热度(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