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有旧(破镜重圆/19)

*影帝祺x流量鑫
*娱乐圈AU,破镜重圆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你我有旧,就是有救。




Chapter 19




马嘉祺瘫在铺的又厚又软的救生垫上眯着眼看天。

 

天高云淡,难得的好天气。影帝咧嘴,虎牙齿尖蹭过下唇,忍不住笑出了声。

 

剧组的工作人员有条不紊的凑过来把人从垫子上拉起来,上下打量影帝有没有哪里受伤。马嘉祺摇了摇头,垂首撩开衬衫帮着工作人员解安全扣。

 

小悬崖从上边看挺陡峭,其实暗里乾坤凸出那一块底下是凹陷在内的平地,整个悬崖顶到底下平地的高度能有个两米就多说了。剧组又早早在下边铺了足够绵软厚实的安全垫,各项保护措施做的A等级,就算真想受伤都有点儿难度。

 

这边马嘉祺身上的安全扣安全带才解了个七七八八,那边丁程鑫已经一溜儿小跑从崖顶下来了。他直直的凑到影帝跟前,拽着人胳膊又摸又揉。

 

“我真没事儿,没受伤。”马嘉祺哭笑不得,任由人拉扯着上下打量,丝毫不挣扎。

 

丁程鑫闻言抬眸瞟了他一眼,又确定了好几遍马嘉祺真没受伤才放下心来。不过担心是多余了,但其他心思又来了。丁程鑫不能自控般想到了适才在戏里时的场景感受,只因为爱,程以清被向横像傻子似的玩弄于鼓掌之中。

 

戏里是程以清和向横,戏外却是丁程鑫和马嘉祺,何其相似。

 

丁程鑫眉心一皱,顿时看向马嘉祺的眼神都多了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怀疑意味。影帝心里咯噔一下,立刻明白了小流量又在胡思乱想。

 

他三两下将身上剩余的一点儿累赘扯干净,牵过丁程鑫的手就要走。

 

小流量被他拽的一脸茫然,眨着漂亮无辜的眼睛看他。

 

“你要干什么?”

 

向来沉稳的影帝难得有了些急迫的模样,捏捏狐狸爪子眼神真诚:“阿程,你听我解释。”

 

丁程鑫眨眨眼,蓦的粲然一笑。其实这么长时间以来,他早就重新接纳了这个人,又还有什么好怀疑。

 

狐狸狡黠的歪头笑,用修剪整齐的指甲轻轻戳了戳影帝的掌心。他开口,声线黏软又温柔。

 

“你不用说,我都能懂。”

 

 

 

 

自从那天拍完那场高潮戏之一,剩下的拍摄工作就简单轻松了不少。徐鸿不止一次在剧组聚餐时大肆夸奖手下的两位主演,直言自己真是捡到宝了。

 

悬崖戏拍完他在监视器里看效果,高兴的快要合不拢嘴。

 

“那场面,那演技,真不是我吹,你们会二刷的,我保证。”某导演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在山里取景的戏拍的差不多,回市区的行程自然就被提上了日程。

 

马嘉祺在洗澡,丁程鑫便自己窝在沙发里刷微博。

 

之前小号刻意带节奏黑他的事情已经过去很久,这件事情却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偃旗息鼓慢慢被遗忘。相反,在陶桃和马嘉祺团队两边的把控下,热度竟一直居高不下。

 

不过显然,两边都是浸淫已久的老油条团队,在把控舆论和带节奏这方面绝对是专业的。现在除了两边唯粉对二人的CP炒作不屑一顾嗤之以鼻偶尔冷嘲热讽几句,双人超话里长期保持着正主热恋过年的状态。有些现在的路透图和从前组合未解散时的饭拍图被“有心人”一点一点“扒出来”成为“mdszd”这条铁律的证据。

 

丁程鑫搜了一下祺鑫点进实时刷了刷,看到第一条合照九宫格的实时热评底下不少从别家过来的路人粉都在感叹好甜。他点进层主的微博主页看了看,首页几乎都是某网剧的两位二线演员,看来的确是没有恶意的路人粉。

 

小流量心下一松,难免嘴角就翘了起来。

 

影帝擦着头发推门出来见到的就是这副场景。小狐狸半歪着身子窝在沙发里,发带衬的他刘海不再长的难以忍受。黑T下摆撩起一块,露出一小截白皙漂亮的腰线。袜子还没脱,酒店的一次性拖鞋挂在脚尖松松垮垮欲落不落。他正懒洋洋的滑着手机,听见开门声下意识抬眸看过来,刚打过呵欠的眼眶里还残留着生理泪水。眸子里一片水雾,红唇潋滟,张合的唇齿间隐约匿着一点白米粒似的齿尖。

 

马嘉祺呼吸一窒,顺手甩了毛巾在一边,笑眯眯的凑过去。

 

“哥,你看什么呢?”他头发没吹,也没擦干,一到丁程鑫跟前儿立刻有水珠顺着发梢落在他裸露在外的颈窝皮肤上。小流量嗔怪似的瞪了他一眼,指尖推开影帝的脑袋让他离远点去吹头发。

 

丁程鑫可太了解马嘉祺了,这人其实就是个切开黑。就拿称呼来说,他平常叫的最多的是什么?阿程、丁儿,讨好他的时候叫鑫哥,和外人开玩笑喊他丁老师。

 

但只要他一叫哥或者叫叠字叫哥哥,那准保是惦记着什么不可描述的坏事儿故意逗他呢。

 

狐狸不吃这一套,推开对方手机一撂就借口洗澡要跑。

 

丁程鑫的确了解马嘉祺,但反之也亦然。影帝把小流量那点儿小心思看的透彻,见他一起身立刻抬手去扣对方细瘦的腕骨。丁程鑫猝不及防,下意识身体后仰寻求安全感,身体又跌坐回柔软的沙发椅里。

 

马嘉祺起身,双手撑在沙发椅两边扶手上眯着眼凑近。他的虎牙像是扳机,不时蹭过下唇只待扣下便要将对手歼灭于无声里。温热指腹扫过真皮沙发,抵住丁程鑫腿根处的布料揉捏两下就又顺势向下。他指尖带了火,隔着布料蹭过丁程鑫大腿里侧,蹭过微痒的膝窝,蹭过线条漂亮的小腿,最终扣住丁程鑫的脚踝腕骨。他将食指指尖探入人未褪下的白色筒袜里,欣赏似的缓缓向下拉扯,手上动作不停,视线却一直盯着丁程鑫的脸,唇弧微弯笑意盎然。

 

丁程鑫被这突如其来的亲密搅混了理智,他呆呆愣愣的半窝在沙发里任由马嘉祺胡乱动作。对方身上冷松木的香气混着沐浴露的香气窜入鼻腔,仿佛曼陀罗的味道引着人沉溺其中丧失理智。狐狸的手被握住,引着去拉拽对方松垮浴袍的腰带,他的指尖触及到温热滑腻的皮肤,顺着结实漂亮的小腹向上,最终滑至人嘴角。他看到马嘉祺领口大开着在他面前屈膝,身体骤然伏跪于前引的他错愕着垂眸看他。影帝却不以为意,将他细长的手指一根根含入口中,舌尖眷恋的一一吻过每一寸指节。

 

“哥…”

 

马嘉祺又在叫他。

 

“嗯?”

 

丁程鑫下意识应了一句,尾音不自觉拉长,撒娇呢喃似的鼻音。

 

跪伏着的人于是舔着虎牙笑起来,扣住狐狸长袜半褪的细白脚踝凑至唇边,自踝骨吻至脚面。

 

丁程鑫被细碎痒意撩拨的忍不住发笑,下颌略微扬起喉骨滚动,漂亮的眼睛弯出弧度。

 

马嘉祺将虔诚的吻落在他脚尖,眼里满溢化不开的浓稠温柔。

 

他说。

 

 

“我好爱你。”




TBC

评论(25)

热度(756)